木鱼桥

简单自在

2011呼啸而过,似乎也没改变什么,留下什么。2011的年底,天气忽冷忽热,身体忙乱疲倦,一觉醒来连自己在哪儿都要好好想想,思维混乱得无以复加。以往在路上正好看书的舒服时光似乎再也没有了。在美国时,每到旅馆就想睡觉,博客啥的根本顾不上;回到家里,天还没亮就会早早醒来,博客却只能看而无法登陆,只好干瞪眼。

家里的新房子已经造完,所谓的新农村建设的一部分。我家屋子的外部已经整修完毕,只差内部装修了。哥和我劝爸爸最近几年别装修了,因为我们不会去住的。我甚至连去看看的心情都没有,搞得我爸很伤心。曲意迎合一下能让长辈舒服的多,而我往往不愿意。本来我家的老房子就已经太大了,整得舒服点就行了,完全没必要搬到新房子去。再说,我们一般一年才回一次家,有个舒服的地方住着就行了,何必搬去那边,费钱费时费力?而且我还是个念旧的人,搬到新地方去,邻居基本上是不认识的,怎么去串门?怎么去偷吃?怎么去借摩托车?新房子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公共设施建得不错,乒乓球台,篮球场,老年人的棋牌室,还有一个锁住的阅览室。

家门口的“木鱼桥钓场”生意看来越来越好了,甚至连附近的省道上都有小的广告牌竖着。每天大清早都有不少人坐在寒风中垂钓,那是夜钓的牛人们。这段河流的租借费谁拿走了,问了几个人,谁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些钓鱼人来了以后,我们小村子再也没有发生过偷窃案件,算是一点点补偿?

邻居有个大哥得了绝症,还不到五十,是个正直有原则的人。生命无常,尤其是我们这些不相信永生,不相信有来世的人。为谁而活,为什么而活,要谁认真推敲起来,那些不得不做的理由,多半都是可笑的,多半都不是因为自己。在他人的目光和话语中,我们都活得犹豫、疲倦,身不由己,却不得解脱。“别人会说的”,一句话包含了太多东西。我祝福我表弟夫妇,说希望他们简单自在,这何尝不是我自己所期望的生活。

一个喝醉酒的大叔,要比烟酒不沾的亲切得多,真实得多,哪怕前者正拉着你的手,口口声声说要对你不客气。

Advertisements

2012年01月6日 Posted by | 欣慰, 个人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