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往事并不如烟

这几天,抽空看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作者的语气很平淡,我却越看越伤心。反右文革,把这么多优秀的人物逼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酿下如此大错,几十年了,还不曾看到道歉。一篇篇的文章,一本本的书,都在折磨人。真正的“往事不堪回首”!不过这么一来,烟火气太重,就好像要跟共产党算账一样。章诒和先生大概早歇了这份心思,仅仅是提醒我们,“往事并不如烟”。

Advertisements

2010年07月17日 Posted by | Life | 留下评论

德累斯顿(六)

今天下午6点将要离开德累斯顿,现在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更新博客。


昨天下午跟Andre下班出来,准备到河边抢座位看球。好巧不巧,看到一辆车过来我们就上去了。坐了4站Andre说不对,方向坐反了。于是下车,到对面准备坐回去。这是一个小村庄,家家户户院子里都像个小花园,对面的小丘上是一片金黄,夹杂一些不起眼的绿色,明媚的阳光下很悠闲地躺着几头奶牛,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到对面一查,下一班车在一个小时以后。没奈何,我们只好走回去。幸好今天温度不高,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路不大,来来往往的车很多,骑车的人也不少。我们边走边聊,我不停的问他那些植物,特别是花,这正是开花的好时候,可惜没有相机。不过Andre一问三不知,还不如我知道的多。左右两边金黄一片,多半都是小麦,随着地形而起伏。有一片地却种着油菜籽,我甚至都能闻出那味道来,我已经十多年都没看见这么大片的油菜地了,在家乡,以前是冬天种下,到了春末就可以收割了。不小心坐错车,却收获一场风景,挺值。

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坐上了去市区的车。因为刚好路过Andre租的屋子,我们就先停了一下。他的屋子不大,一个起居室,一个厨房,一个挺大的卫生间和一个卧室。这么一套400欧元,比新加坡便宜多了。这家伙在屋子内里里外外放了十多盆植物,当然多半是仙人球等比较容易养活的,不过挺让我惊讶的。你大老爷们种这么多花花草草干嘛?

随后我们一人一瓶啤酒拎着就出门了,在德国,公交车和轻轨内喝酒是允许的。不过我们打算先填填肚子,免得到晚上10点肚子饿。附近有一家土耳其的大饼卷鸡肉,我们走了一会就进去了。不过进去之前要把手中啤酒瓶中的酒喝光,于是我们喝光了。空肚子喝酒,太阳底下一晒,我都觉得我有些头晕,一脚轻一脚重。这才一瓶啤酒,真是丢脸。

在店内坐下,头晕却有增无减。店中只有另外一个顾客,却不是本地人。长得有些像刘欢,但也不像亚洲人,看起来很潦倒,裤子一块一块的,倒像是拼起来的。坐了一会儿,这家伙却对我们有了兴趣,非要凑过来跟我说话:看起来他比我头晕得更厉害。我听不懂他说什么,Andre只好代劳当翻译。不过他的德语似乎也不好,加上他明显的醉态,我明显的头晕,三个人聊得异常辛苦。不过我们还是问出了一些东西,我想他也得到了他想知道的。

他说他是个玻利维亚人,因为政治原因来德国三十年了,有个14岁的儿子。据他说他是个玩音乐的,用的乐器是笛子,知道毛,知道李小龙,成龙和李连杰。至于一个玩笛子的音乐人为什么会以政治原因跑到异国他乡来,我就不清楚了。Andre说他好像曾在街上见过他。聊了一会他觉得不爽,效率太低。要了一瓶啤酒,凑过来非要跟我们说西班牙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根本一点都不懂。然后他大概就放弃了,等我留了一个email给他,他就拖着步子走了。临走还把我们的大饼卷鸡肉的钱给付了,哈。

吃完东西我们就直接到了河边,不过已经有些晚了,几乎没坐了。位置好一点的站位都没了。一直往里挪,总算抢了一块台阶,边坐边喝水:暂时不能喝酒了。时间还早,离开始比赛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便边坐边评点各路美女。上个星期六,德国对阿根廷,在河边大屏幕看球的大概有8000人,今天却有16000多人。要知道,整个德累斯顿不过50万人。整个赛场一片德国国旗的颜色,黑色红色和黄色。脸,脖子,上衣,裤子,帽子,头发,只要能让人看到的地方,到处都是。那首德国版的wavin’ flag一上来,铺天盖地都是国旗。后面一个大哥大概嫌国旗太重,老在挥舞的时候把旗角扫到我的脸上来。我也不跟他计较。他的报应很快就来了。比赛一开始,激动的人群多半都站起来了,包括我们和身边的两个小姑娘。这一下就把他的视线挡住了。大哥不想站起来,于是就不住地说他们,小姑娘们却根本不理他,他也只好干瞪眼没办法。

比赛一开始,德国队踢得挺辛苦,后来才有了状态,不过也没什么运气,最终输给了强大的西班牙队。退场过程秩序井然,安静地有些沉闷。但除了安安静静退场以外,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晚上10:30了,我们又找了一家酒吧,Andre找了一杯cocktail给自己,我也找了一杯给自己,不过是没有酒精的。端上来一看,一定是给小姑娘喝的,哈哈。不过招待我们的是个美女,而且应该有亚洲血统。
这一天没带相机,真是太可惜了。

2010年07月8日 Posted by | Travel | 留下评论

德累斯顿(五)

逛完跳蚤市场,Andre提议说去一个好地方。跟我旅馆的地方基本顺路,顺便把刚淘到的东西放回了旅馆。不过我把那个小小的双筒望远镜带在了身上,放在腰包里,刚刚好。从旅馆出来,我把新加坡youth olympic的volunteer帽子送给了光头大哥Andre,这家伙挺不禁晒的。擦了防晒霜,晒两小时胳膊就通红通红了。我什么都没擦,一点事都没有。这家伙要去新加坡,不得晒成人干?
 
从旅馆出来,我们坐个公交车,就到了一个好地方。整个德累斯顿尽收眼底,毫无阻碍。远方的教堂尖楼清晰可见。可惜正对着阳光,照片有点发虚。我们在这里吃中饭,比我的旅馆还便宜,真是让人感慨万千。要我住在德累斯顿,有空就来这里吃饭,吃完饭还可以看看书,躺在外面晒太阳。让我郁闷的是,下面有一户人家,平坦的阳台上有一把遮阳伞,明显就是用来做这个的。人比人,气死人。
 
中午吃猪扒,挺好吃不过分量太大,加上天气实在是热,竟然没吃完。两份饮料,一份带salad的猪排,加起来还不到10欧,真是便宜啊。吃完中饭,要了几张杯垫,我们拍屁股走人。今天的正餐是易北河边的大屏幕足球比赛,德国对阿根廷。
 
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3点,还有一个小时比赛才开始。天气太热,我们就坐在树荫底下喝啤酒,顺便偷拍小姑娘。河对岸就是老城区,教堂尖塔可以看得很清晰。对面游人如织,这里却几乎没有外国人。
右下角放大了细看,炎炎夏日下,还是很清凉的吗,哈哈。我前面的三个小姑娘一直拿德国国旗遮阳,我还看到有人拿国旗垫屁股的,哈哈。
 
比赛开始之后,我们挪到了太阳底下,以便更好的看球。结果坐了10几分钟,就狼狈的逃回了树荫底下。上半场比赛沉闷,我也对足球兴趣不大,Andre倒比我还显得兴趣缺缺,一点也不像个德国人。躲回树荫,对我们两人来说,倒也不是那么难堪。不过上半场一结束,我们就另外找了一个地方,在后面的高台上,站着看。
 
上半场1:0,那个进球确实漂亮,任意球直接就进去了,不过也没有再多的机会,不想下半场却是屠杀。看着周围的人一波接一波的欢呼,这么开心,我也跟着很开心。Andre倒是挺淡定的,没看到他一丁点欢呼的样子。德国赢了,本来整届世界杯我只认识卡卡,罗纳尔多和梅西,再加上一个朝鲜队的叫什么“郑大世”的。从此以后,我就一个人也不认识了。
 
 

2010年07月4日 Posted by | Travel | 留下评论

德累斯顿(四)

昨天整整一天都在外面,是收获最大的一天。
 
大清早8点多吃完早饭,去柜台租自行车,被告知没车。于是赶紧打电话给Andre,德国大哥只好坐公交车来找我。想着今天一天不能看很多东西了,就觉得懊恼。没成想最后这倒成了好事。于是我们10点准时出发,坐城市轻轨往河边走。德累斯顿提供5欧元的当天票,可以坐公共汽车和城市轻轨,一直可以用到第二天凌晨4点,这个价格一点都不贵。据说还有一个月40欧左右的月票,若常住,这倒是个好选择。不过Andre给我看了他的月票,一个月5欧,气死我也。
 
天气很热,跟新加坡有得一拼,应该在30度左右。不过比新加坡好的是,这里很干燥,出汗很顺畅。不会像新加坡那样,走一走就浑身是汗,很不舒服。过桥往东走几分钟,就到了我每天过河的那座桥。今天非常幸运,桥下有一个二手跳蚤市场,就在河岸旁的平地上。只有在这个星期六和下个星期六才有,让我给撞上了!
市场不是很大,但卖的小东西很多,瓶瓶罐罐,相机,杯子,小刀,开瓶器,各种各样的旧书,图画等等不一而足。不过Andre跟我说,当年二战之前的书籍,很多单词他都不认识,这很让我惊讶。很多中文繁体字哪怕我没见过,但也多半能猜出来,这拼音文字,才几十年,很多单词就不认识了?
 
我们在那儿逛了两个多小时,喝了一杯啤酒,我淘到了一把小刀,一个几乎没有任何信息的非常老旧的双筒望远镜,昨天晚上花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不过据这架势看,多半是二战之中造的产品,全铜。为了防止盟军轰炸,故意不标任何生产厂家。不过连放大倍数和物镜口径都没有,这也实在有些夸张了点。不过我估计是6X30的。晚上进入河对岸的露天看台安检的时候,还差点被人没收了。幸亏大哥咨询了一下管事的美女,美女点点头,我才到手几个小时的玩具才没遭殃。美女就是好。
 
一个单筒望远镜,Kassel的Hertel & Reuss所造,10X30,效果惊人,尤其是在桥上偷看远处草地上的小姑娘们。
 
一个难看的本地Dresden的啤酒杯,不知道是啥时候的,要价还很贵。要不是德国大哥说这个杯子不错,我才不买。
 
另外还有一堆杯垫,几个勋章。卖勋章的大哥不让我买带纳粹标志的勋章,说不能带出海关,于是作罢。小白说要找西班牙书。来德国买西班牙书有点奇怪,不过我还是很认真地问了两个卖书的。幸亏他们都没有,要不我得拿在手里,多不方便。于是我也没有再问其他的。
 

2010年07月4日 Posted by | Travel | 一条评论

德累斯顿(三)

今天下班,从旅馆租了一辆自行车就上路。5点多开始骑车,一直到将近8点才回来。本来还可以更晚一些,不过荷兰大哥明天要早早回家,开大概7个小时的车回荷兰。理由吗,说是要去庆祝儿子读完中学,但我看,星期五下午4点,荷兰对巴西的比赛才是最重要的。于是约好了8点吃饭,骑车过程就显得匆匆忙忙的。

先到易北河边,过桥到一堆老建筑中间绕了两圈。我想我这么一说,所有到德累斯顿的家伙都知道了我过得是哪座桥了。破破烂烂的像个老的不象话的城市,所以游客很多。不过也不全是游客。

1

这两位大妈对着地上一个地方指指点点,当时我就在2米多开外。地上也没什么东西,一块石板上一个大大的“N”。我觉得好奇,就跑过去问。大妈用蹩脚的英语跟我说,拿破仑在1813年,曾经站在这个地方。我记得拿破仑大概是在那个年代,不过我可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也从没想过他来过德累斯顿(也许是进攻俄罗斯的路上?),对她的话将信将疑。回来一查,还真是。维基百科上甚至还有这石头和字母!大妈后来继续很努力的告诉我,她身后的教堂地下,埋葬着很多皇帝,以及一个最有名的皇帝的心脏。还跟我说,只要有小姑娘经过,那颗心脏还会砰砰的乱跳,一再怂恿我进去。我禁不起诱惑,把车停在旁边,准备找地方进去,却没找到合适的入口,只好周末再说了。

2

大妈身后,一个小姑娘一直在很认真的看书。要是我,就不会选在这个游人如织的古城区看书,易北河边有大片大片大片大片的草地,阳光明媚,凉风习习,怎么也比这边强。不过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欣慰。告别了小姑娘(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我就沿着易北河一直往东骑。那真是大片大片大片的草地,草还很长。

3

骑了一会儿,我收到一条短消息。小白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这才想起来我电脑还开着,赶紧回了一条告诉她我在河边骑车。这丫居然嘲笑我“看美女,骑车冲到河里去”,真是岂有此理,就不理她了。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下,结果真的来了个美女。美女的正面照不甚清晰,于是我就选了一张背面的。看清楚她书包里放着什么了?

哈哈,居然是个打气筒,还是个旧的。估计车坏了,大老远借打气筒去了。这么好的天气却不能骑车,怪不得正面一脸郁闷样。

这是古城区后面的一个小水池塘,旁边停着的是我从旅馆“Best Western“租的自行车。还可以,就是中间那个大大的广告牌不好,想搬一下车子都无从下手。

这几乎是今天唯一的收获了。明天不用早起,真是一个美好的晚上。

2010年07月2日 Posted by | Travel | 7条评论

德累斯顿(二)

晚上又去逛街了,不过这次多了一位本地人,Andre。他带着我们在老街上晃了一圈,最后带我们到了一家越南人开的餐馆。这么好的天气,没有人坐在里面,我们就在外面找了一个座位。这是一个很幽静的小饭店,带一个典雅的半地下室洗手间。

荷兰大哥Rob在左,他有两个女儿,是个略带忧郁的荷兰人,有一个意大利老婆。德国大哥Andre在右,还是单身。后面居民房的阳台竟然是藤条编织而成。

点完了啤酒点菜,我点了一盘鸭肉。量很大,多亏了Andre。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在Andre的后面,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很快就走了,坐的也比较远,拿不到更好的照片了。来德累斯顿之前,我以为除了周末我应该不会有多少时间外出。结果这里下班早,太阳下山晚,每天下班后我们都有5个小时以上闲逛的时间。非常可惜,我竟然没有带长镜头。
我们谈的东西不多,东拉西扯的没有什么主题。让我惊讶的是,新加坡的房租比德累斯顿要高不少,甚至比阿姆斯特丹都要高一些。Andre租了一套一个卧室的房子,一个月400欧元。这只相当于我在woodlands的一个主人房的租金。而在阿姆斯特丹一套房子也不过8/9百欧元。何况人家都是低层的房子,在新加坡,只有富人才住得起低层的屋子。
我跟Andre约好了星期六一起骑车逛德累斯顿城。在德累斯顿,再也没有比骑车更好的跑遍全城的方式了。星期六晚上,是德国对阿根廷的比赛。易北河边有一个现代汽车赞助的大屏幕,我将在那里冒充一把德国球迷,哈哈。

2010年07月1日 Posted by | Travel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