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往海边走走(2)

新加坡的西海岸附近到处都是占地很大的工厂, 但人很少, 比较偏僻。 但是我们在路边发现, 一个敞开的大门里面有一个饮料贩卖机。 门很大, 也不像我们所走过的那些工厂的门, 里面有几个旗杆, 看起来像某个跨国公司新加坡总部的大门。 不过我们渴了, 带的水都快喝完了。 看着门开这么大, 就走过去买饮料。谁知买了饮料, 刚刚喝了两口, 不知从哪里跑过来一位穿着军装的青年, 问我们在那儿干啥。 我就跟他说我们只是买点饮料。 他挥挥手就让我们走了, 却把我们吓了一跳, 怎么闯到军事区来了?

走出大门, 再往前走了几步, 上面好像写着什么military institute(1), 旁边还有一个火炬加大刀的标志物, 着实把我们吓着了。 不过我们志不在此, 虽然都快到半夜12点了, 也不怕他, 买几瓶饮料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路边出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走廊, 很长。 一下子就吸引了新人小白这样的人。 为了慎重起见, 我凑到旁边看大牌子, 上面写着, Singapore Discover Center, 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地进去了。

长长的走廊, 灯火通明, 但就只有我们3人。 走在里面, 我们不止一次地感慨新加坡人为什么这么浪费, 晚上没有任何游客, 开这么大灯干吗。 我们只能解释他们知道我们今天要往海岸走, 经过这边会看到的。 走到走廊的尽头, 我们左边是一个宁静的小湖。 虽然湖对面灯光不足, 但那边的房子以及那些柱子, 让我想起了巴特农神庙, 确实挺像的。 然后新人就问了一个问题, 巴特农神庙供奉的是什么神。 我显然不是忘记了, 就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信息, 我当时想的是, 是不是宙斯。 不过小白抢先发言, 说是“农神”。 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希腊神话里面有个农神。 巴特农神庙这么有名, 里面供奉的神我肯定是听过的, 于是我表达了我的疑惑。 不过他们都说是农神, 而且还把我在新加坡的中文水平的排名, 从第八降到了第十一(2), 以示惩罚。 我只好记下了, 不过还是有些疑虑(3)。

我们又往前走, 前面是SDC的主建筑, 门上贴着开放的日子和时间。 当然, 半夜不会是开放的时候, 我们只好往右沿着大道走。 路灯已经很少了, 稀稀落落的, 与刚才灯火通明的走廊反差极大。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他们两个依旧兴致勃勃。 很快, 又有新的东西吸引我们了, 那是一架飞机。 飞机不大, 大概也就5米长, 用铁桩固定在地面, 也许是新加坡空军退役的战斗机。 旁边的一个屋子里面亮着灯, 我们凑过去, 里面有很多亮着的显示器, 看来是一个监控中心。 我们又继续往前走, 前面灯光更加稀少了, 远处已经很暗很暗了。 旁边只是一些停车场, 我们都在犹豫是不是还要走, 最坚定的是小白, 不停的说“再走走看吗”。

没想拐过一个小弯, 我们左边的不远处出现了两排很整齐的小灯, 很漂亮。 我认为那里有条小河, 那是河岸上作装饰用的灯。 再往前有个三叉路口, 据旁边的路标来看, 往右是“Way Out”, 于是我们往左走, 离那条“小河”也能近点。 谁知等我们走到那边, 我们发现小河并不存在, 那两排小灯, 就在公路的两旁, 整整齐齐, 而又安安静静。 每个小灯都耀眼而快活地闪烁着, 却没有照亮我们脚下的路。 这个场景我只能用梦幻来形容。 我从来自诩自己是个理性的人, 从小也没看过什么童话。 虽然经常有一些不可避免的侥幸心理, 但是从来没有什么幻想。 “梦幻中的场景”之类的场景, 在我的想象里面是不存在的。 不过, 在这里, 确实很梦幻, 整个场景看起来真像在某一个童话故事里面。 新人与小白正在异常兴奋地讨论我们是不是已经到了爱丽丝梦游的仙境, 又或者是绿野仙踪里的场景, 两个人都兴高采烈地讨论等下是不是会有个狮子跳出来, 拦在我们的面前。路左边的山上有一个雷达模样的东西,小白说那是不是给外星人发信号的塔呀。新人说,他们发射“嘎嘎嘎我是狮子”!小白说,“嘎嘎嘎我是小白!”

注1: Singapore Armed Forces Training Institute (SAFTI)。 我不明白这样一个军事院校, 在校内怎么没有站岗的,而且还跟Singapore Discover Centre这样的旅游区用这么一条梦幻大道连在一起。 关于这个institute的信息, 大家可以看它的主页, 还可以看wikipedia上的内容

注2:这个排行榜是新人同学按照反举法做的。 其中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是新人和小白。 我本来是第三名的, 不过犯了一些错误, 排名一路下滑。

注3: 巴特农神庙供奉的是雅典娜女神,里面曾经有高达12米高的雅典娜女神金像。 希腊神话里面还是有一个农神的, 德墨忒耳(Demeter)。 这里他们故意把庙名叫成“巴特--农神庙”。
Advertisements

2006年10月29日 Posted by | Travel | 2条评论

往海边走走(1)

To Nana, 小白是我的女朋友。

昨天晚上与新人同学谈到坚强, 然后她说去海边走走吧。 不幸这件事情被小白看到了, 然后我知道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 于是我只好跟着他们出发了, 方向是新加坡的西海岸, 西海岸是离我们最近的海岸。 说是去海边走走, 其实是往海边走走, 期待可以看到海。 我们都没有看到过新加坡的西海岸。 上次我跟小白已经有过一次经历了, 不过那次我们没有看到海, 走到那里没有路了。 于是这一次, 我们再一次一路往西, 不过这次多了个新人同学。
路上我们没有谈论坚强, 谈起了“成人童话”。 新人同学说, 有人告诉她中国的成人童话市场饱和了, 所以她很着急, 担心以后没有饭吃。 我不知道什么是成人童话。 于是新人同学举了几个例子, 金庸, 三毛之类的。 我当时想的是, 要是金庸的书都算成人童话的话, 我网上看的小说不也都是成人童话了。 于是我告诉了新人同学, 新人马上反驳了我的意见。那我就不干了, 凭什么啊。 网上小说多如牛毛, 虽然其中的垃圾读本犹如天上繁星, 数不胜数。 不过就算千里挑一, 总数也不算少, 牵涉的范围也相当广泛, 几乎什么样的都有。 金庸的《笑傲江湖》算, 凭什么我的《亵渎》不算啊? 新人也没有对成人童话下过确切的定义, 不过经过我们的一番小讨论, 我基本同意, 网上小说, 绝大多数不属于成人童话, 至少《亵渎》肯定不是。 我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 成人童话中的人(最主要的是主角》对性不感兴趣, 而且没有什么描写。 第二, 主角对自己不好, 对别人却都很好。 亵渎的主角罗格先生虽然声称“有些东西我是不卖的”, 但是贪财好色的龌龊事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定义虽然很粗糙, 而且新人同学看起来很不满意, 就怂恿新人早点把定义确定下来。

刚刚, 我问新人同学有没有把定义总结出来了。 结果她真的发给我了:

1、有真正欢娱的游戏世界
2、主人公对别人、对世界一定会很好(哪怕这样对自己不好)
3、可以有悲伤,但是一定不会有诸如“沉痛”、“生气”、“崇高”这样的情感在里面。
4、成人童话最核心的概念是:朴素的坚强感、高贵的乐观感。

后面还加了一句, “四个条件,缺一不可”。 还补充了一点, “第4补充一个:生命的真实感。”

找到一篇关于成人童话的论文, 《论“成人童话”的艺术精神——兼谈小说的理念与批评》不过小说说的多了点, 成人童话的部分太少了。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我们的意料。

2006年10月28日 Posted by | Travel | 2条评论

fyp

我完不成这个学期的毕业论文了。 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还是我并不想认认真真地做下去。 虽然我知道毕业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但我还是难以继续我的课题。 我的心相当的野, 经常做一会儿, 就去做其他的事情。 每天如果能够花一个小时的话, 我看我也应该快做完了。 但是事实是我又做不完了。 我有很多的设想,毕业了要做些什么,毕业了之后生活的安排应该是怎样。 不应该像现在这样的毫无条理以及得过且过。 fyp对我来说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毫无意义的事情,既不能丢在一边不管, 也不想耗费太大的精力, 甚至是一点也不想做。 就这样,一个花费了很多金钱和时间的学期又快过去了。
 
压力固然是一个方面,家人和朋友等待我的毕业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但我自己的性格缺陷却是最主要的。 懒惰而且非常任性。 如果有一件事我不想去做,什么人都劝不了我。 遇到难题的时候,我从来不想去找人帮忙。做不出来就停在那儿了, 一直停在那里! 让人看起来倒像是和谁呕气一样。 也许我真是在怄气, 只不过是和自己。

2006年10月27日 Posted by | 个人 | 4条评论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Z)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格莱斯尔 [ ]

         塞缪尔·约翰逊 Samuel Johnson1 1709-1784 )有一名言 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当然,他这里说的 爱国主义 指的不是一个公民对祖国的赤诚无私的热爱,而是当政者历来惯用的、那种名为爱国实为己利的 爱国主义 。这种牌子的 爱国主义 我们已屡见不鲜。比如有人,常常裹着美国国旗为外衣,却无时不在诋毁我们的国旗所代表的真正价值。

        还有另一种爱国主义,它从不膜拜国旗,却始终如一地效忠于我们国旗所代表的两个伟大原则:民主和自由。

       美国:个人至上,而不是多数至上
       
人们今天常常将民主和自由作为同义词使用,其实它们不仅不同义,相互间还有不可避免的内在冲突。民主指的是人民对有关民生的决定应该有发言权。他们应该有权在公平选举中,投票选举公共官员,挑选政府和以多数原则通过政治决定。

       而自由,指的是即使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也不是什么都可以由多数决定的。人有生来就有的权利,有即使是多数人都不能剥夺的权利。比如,我们国家白人比黑人多,但这并不意味着白人就可以剥夺黑人的投票权。政坛上大多是男人,但是不是因此妇女就应该是二等公民呢?有的宗教比其他的有更多的信徒,但是不是就可以逼迫其他的教徒改变信仰呢?

       过去,追求自由往往意味着与国王或皇帝的抗争。美国建国后,自由的含义第一次包括了对民主权力的法定限制。《民权法案》说的就是,即使民主也不能是法力无边的。在它划定的禁区之中,个人至上,而不是多数至上。赋予自由这个崭新的含义,是美国对世界的一个独特贡献。

在美国,许多人已经不懂得《民权法案》在怎样地保护着他们。

         更有甚者,当今出现了许多对我们这种理想的解释上的本质分歧,比如,什么叫爱国主义,公平和自由。诸如以下问题:

               两个人中谁是真正的爱国者:一个人要立法用法律强迫你向国旗脱帽致敬。另一个人说,我们国旗代表的,是不向国旗,不向多数人或政府认为的所谓的“正统”的政治或宗教屈膝的权利。

               公平:我们对非裔美国人几个世纪的不公正待遇,是不是应该以优待政策来弥补?还是说现在这已成“逆向歧视”,而到取消优待政策的时候了?

               公正:我们对错判无辜的顾虑,是不是要求我们,即使对最骇人听闻的犯罪的审判,也要严格遵循法律程序?还是这种顾虑,已经成为我们治安和打击犯罪的绊脚石?

               宗教:宗教自由是不是要求严格的政教分离?还是只要不厚此薄比,政府应该被允许帮助教会?

               司法独立:在过去三十年中,联邦法官多次以宪法为武器,限制政府权力而保护普通百姓。这些法官不是民选的又是终身的,凭什么来管制民选政府?

所有这些问题很容易让人糊涂,也深深地分化着美国大众。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往往反映着对美国价值的不同信仰。这里想要说明的是,美国价值就是个人自由,而正是为了个人自由, 1791 年《民权法案》才被写入宪法。

        美国价值,追溯其根基,并回顾其发展进程,《民权法案》——美国宪法修正案前十条——是这个进程的开端和最重要事件。最主要的公民权是这样几个: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公正审判权,和人人平等的权利。

        我们需要用缔国者的眼光来审视当今的社会争论。那时美国人的世界观,就是对自由的不屈的追求,和这样一个信仰:政府第一位的和最崇高的职责,就是保障个人自由。

        然而如今,这个眼光好像有些过时了。

        取而代之,我们听到许多这样的议论:“这个权那个权太多了”,我们要“重建”政府权威。调查发现,现在美国的大多数竟然不一定会支持《民权法案》。或者说,人们已经不懂得《民权法案》在怎样地保护着他们。公众人士也常发这样的议论。六十年代后期,副总统 Spiro Ahnew 说,美国有一个 沉默的大多数 其实是反对许多宪法规定的公民权的。八十年代早期, Jerry Falwell 牧师说,美国有一个 讲道德的大多数 ,他们反对许多公民权而想回复 美国传统价值 Agnew Falwell 及他们所代表的运动,有这样一个错误假设:个人自由和社会利益,两者互不相容,坚持其一就不可避免地会损害另一个。从这个假设出发,他们直言不讳地提倡,个人有多少自由,要由大多数人决定。支持这个观点的在八十年代中稳步增长,如今最高法院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在反映这个观点。

    即使是民主多数,即使是民选官员,都不足委以全信

       然而,这个国家的第一代公民们认为,个人自由是最根本的、最至高无上的、和最宝贵的社会利益。个人自由是社会利益的一部份。其实,个人利益就是社会利益。

       在他们看来,自由的敌人,不是社会利益,而是不加约束的政府权力。权力是什么东西?权力是用暴力强行支配别人。如历史学家 Bernard Bailyn 所说,权力像癌细胞,具有贪得无厌地越界侵蚀和残忍杀戮之本性。个人自由是权力的天然猎物。早期美国人的两分世界是:权力和自由。后者脆弱而被动,所以一个要抑制,一个要保护,而两者永不可混为一谈。

       权力本身并不是罪恶,但它是危险的。而权力主要在政府手中。对政府和执政者,个人自由,自然地不是其利益和兴趣所在。个人自由只是那些被统治者的利益。当权者从来不会提倡个人自由。他们的兴趣只在于扩充自己的权力。这很自然,但也很危险可怕。

        美国早期公民们的这些观念,并不是源于什么学术理论,而是出于对人的自我膨胀之本性的实际观察和理解。今天,我们谁都承认,人对权力的引诱和吸引,是没有抵抗力的。正因如此,要保障个人自由,仅仅基于对官员们的良好愿望和做人良心的信任,是不现实的。

       民主也不是对个人自由的足够保障。恰恰相反,人民的权力对个人自由的威胁,一点也不亚于国王的权力。如果个人自由是社会的终极利益所在,那么,公民出于自己的利益,无论对民选政府还是皇家政府,都要严加制约。即使是民主多数,即使是民选官员,都不足委以全信。

杰斐逊的蜕变:指望掌权者的自我约束只能是幻想

        看来没有一个人没有人的这个本性缺陷。 即使像托马斯·杰斐逊这样的个人自由的先驱者,当选总统后就远不那么值得尊敬 了。 Leonard Levy 告诉我们:杰斐逊曾支持宣誓效忠,曾许可拘押政治嫌疑,曾起草一个无需审判就可判罪的法案,曾敦促对煽动谣言罪的公诉,曾违反(译注:关于限制政府抄家搜身的)宪法第四修正案,曾饶恕军事专制,曾在和平时期动用战争用部队,曾审查读物,曾根据政治观点挑选教授,还曾赞同只要目的不错就可以不择手段的观点。

         杰斐逊的蜕变是自然的和意料之中的。也并不能因此就说他是一个虚伪的小人。只是因为他手中有权后,为了追求那些他自以为是政府的“宏伟事业”,脑子一热,就忘记他曾经那么坚定地倡导过的自由主义理念了。

         今天了解杰斐逊的阴暗面,我们也许觉得吃惊。但独立战争时期的革命家们,对此不会感到一点奇怪。这正在他们对人的本性的了解的预言之中:对任何掌权者都不能委以信任,都不能指望他来保护百姓的个人自由;指望掌权者的自我约束只能是幻想。权力,无论出于多么良好的愿望,无论怎样自称忠实于自由,只能靠法律来约束。Levy的结论是:自由意味着“国家机器这条野兽,必须用一个《民权法案》来套上镣铐和缰绳。对自由的保护绝对不能依靠暂时的多数票或某个当权者。”

        这就是早期美国人的理念。他们深知,虽然政府是在公民的认可下组建的,它仍不免是公民的敌手,而且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敌手。所以,光说公民有批评政府的言论和信仰自由是不够的,必须白纸黑字地,明文剥夺政府限制这些公民权的权力。所以,《民权法案》的条文大多是用这样的语言写成的: “国会不能制订法律来限制公民的某某权利”。在这种理念下,二百年前的今天,《民权法案》被接纳为刚刚出台不久的美国宪法的一部份。

        正如早期美国人所再清楚不过的,在权力的巨人面前,公民权永远是无力的弱者。将来公民权在美国之存亡,最终取决于公民们自己的意愿。

    正如法官 Learned Hand 曾经说过的: 自由活在每个人的心底。如果它在那儿死去,没有一部宪法,没有一条法律,没有一个法庭,能让它起死回生。

 

附上美国宪法前十项修正案:

 

                       第一条修正案

    [前十条修正案于1789年9月25日提出,1791年12月15日批准,被称为“权利法案”。]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第二条修正案

    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第三条修正案

    未经房主同意,士兵平时不得驻扎在任何住宅;除依法律规定的方式,战时也不得驻扎。

                          第四条修正案

    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不得侵犯。除依据可能成立的理由,以宣誓或代誓宣言保证,并详细说明搜查地点和扣押的人或物,不得发出搜查和扣押状。

                          第五条修正案

    无论何入,除非根据大陪审团的报告或起诉书,不受死罪或其他重罪的审判,但发生在陆、海军中或发生在战时或出现公共危险时服役的民兵中的案件除外。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为而两次遭受生命或身体的危害;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被剥夺生命、自由或财产。不给予公平赔偿,私有财产不得充作公用。

                          第六条修正案

    在一切刑事诉讼中,被告有权由犯罪行为发生地的州和地区的公正陪审团予以迅速和公开的审判,该地区应事先已由法律确定;得知控告的性质和理由;同原告证人对质;以强制程序取得对其有利的证人;并取得律师帮助为其辩护。

                          第七条修正案

    在习惯法的诉讼中,其争执价额超过二十美元,由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应受到保护。由陪审团裁决的事实,合众国的任何法院除非按照习惯法规则,不得重新审查。

                          第八条修正案

    不得要求过多的保释金,不得处以过重的罚金,不得施加残酷和非常的惩罚。

                           第九条修正案

    本宪法对某些权利的列举,不得被解释为否定或轻视由人民保留的其他权利。

                          第十条修正案

    宪法未授予合众国、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

2006年10月23日 Posted by | 个人 | 一条评论

读书

今天新人同学在blog上, 贴出了“ 20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100本书(三联书社推荐)”, 里面我看过的大概有5、6本吧, 还有10几本想看的但没看过。 其他的多数都没听过, 还有一些就算听过, 也从没打算看过, 或者说, 看不下去。新人同学说看过70本, 实在是让某些人汗颜。
 
谈到读书, 总是跟小白说起当初没有书看的日子。 中学时代, 期末考试之后的两个星期之内总是我最可能失眠的日子。 没有了学校生活严格的时间分配, 我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 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我只好拼命的找一切我可以找到的书看, 一拿到一本书, 总是从早看到晚, 不看完就不休息。 不过当时我能拿到的书实在是太少了。 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本书, 只好看了一遍再看一遍。
 
不过现在跟小白说的时候, 小白每每教训我, 现在给你买了这么多书, 你又不看。 我就默然。 说起来我电脑里面还有上百本电子书, 其中绝大多数都没有看过。 我还是很喜欢看书的, 不过却失去了耐心, 就像我做我的fyp一样。 当然没有耐心不代表说不看书。 书是看的, 不过总没有了当初的勇气。 而且我看书习惯不好, 拿到一本书就随手一翻, 有兴趣的就往下看, 没兴趣的就翻到其他地方; 等要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就随手一合, 下次又是再随手一翻… 看是看了, 但永远都不算看完。
 
“为什么要看那么多书呢, 自己有想法就好了。” 这是利华, 一位山东姑娘说的。 我想我当初大概也有类似的想法。 不过她很希望自己也喜欢读书, 这个学期还选修了一个“中国传统和社会”的课程。 我也一样, 想当初刚刚高中毕业的时候, 总觉得自己很强, 谈到崇拜是先崇拜自己。 不过在看了非常有限的几个人的文章以后, 一次又一次的惊讶, 一次又一次的感慨, 一次又一次的怀疑, 一次又一次的坚定, 我发现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当然现在依旧渺小。 现在我终于可以跟人说, 我的人生观世界观的框架已经有了。 当然, 还会有修改, 还要添加必要的细节, 不过最重要的已经建立起来了。
 
说到这里, 不禁想起来当初高中学政治的时候, 谈到人生观世界观, 我一直不明白这两个是什么东西。 当初不理解, 是因为我还没有开始支配我的人生, 是因为世界其实还没有向我敞开大门。 那是我的童年, 我的孩提时代, 但不是现实中的世界。

2006年10月17日 Posted by | Books | 2条评论

烤乳猪与征文比赛

小白一直很想吃烤乳猪, jp二楼的翡翠小筑就有。 看起来她要的是一整只的, 不是一盘乳猪肉。 大概一整只烤乳猪不仅仅好吃, 更是好看, 而且“小猪趴在那儿, 很好玩”。 不过一整只猪贵啊, 要100多银子。 我们比较穷, 不舍的花这份钱, 只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
正好9月份有一个以“在狮城的日子”为主题的征文比赛。 那三等奖的奖金就超过一只烤乳猪的价钱, 而那一等奖, 足足可以买5只烤乳猪。 小白为此兴奋不已。 我们把新人找来, 细细地研究那个征文大赛。 新人评价说, 那些评委她都认识, 他们的爱好她一清二楚, 只要我们两个写出来, 她稍作修改, 得个奖没有问题云云。 鉴于主题的要求有一个是“健康向上”, 已经不适合我了, 于是我们一致认定, 由小白执笔, 新人把关, 我就等着那只香喷喷的烤乳猪了。
没想到一晃10几天过去, 小白一直忙得不可开交, 没有时间写文章。 9月20日新人同学兴冲冲地跑来问, 你们看了邮件没有。 我们说没有。 她说, 主办者发了个邮件, 说到30日截稿日期只有10天了, 要参加比赛的同学们要抓紧了云云。 然后新人同学总结道, 肯定是投稿的人不多, 所以才会发这样的邮件。 催促小白赶紧写文章, 投稿的人越少, 得奖机会越大。 看来她对烤乳猪兴趣不在我们之下。
不料这天已经到了30日晚上了, 我们在我的房间吃水果。 突然想起今天是征文大赛的最后一天, 眼看着唾手可得的烤乳猪跑了, 我们那个急啊。那个时候大概是晚上9点多了, 重写一篇大概是来不及了。 于是我们在我电脑里一通乱翻, 翻出两篇小白的日记。 其中一篇是我们那次阴差阳错的年夜饭。 新人同学细细一看, 觉得挺符合征文要求的, 唯一要改的就是把原来的标题“年夜饭”改成副标题(原来的标题是“过年咯”, 不是“年夜饭”), 配上“在狮城的日子”为主标题。 大功告成, 然后往那个网页上一发, 5分钟就搞定了。 大家都很高兴, 都很激动。 虽然仓促了点, 但总算烤乳猪有望, 于是坐下来看了一部电影。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让我们出离愤怒了! 我们一直以为, 文章交了, 到时候得奖就去领奖, 然后买烤乳猪; 没得奖, 吃烤乳猪只好再等下次机会了。 没成想主办方发个邮件, 先告诉我们小白的作品入围了。 入围了当然是好事了, 大概离得奖就近了一些, 我们差点就找了个地方先撮一顿。 可是主办方说所有入围的“文学青年”都要准备一分钟的感言, 要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给你拍个小录像, 把感言录下来。 我们都觉得实在是太无聊了, 而且小白抗议说, 感言说甚么啊, 总不能说是为一只烤乳猪而参加比赛的吧。 真这么说, 恐怕真得奖了也会被刷下去; 可如果不这么说那就要去说谎, 这可实在是难办啊。 在规定时间快到的时候, 小白还在离规定地点很远的地方, 也就是说小白没去。
另外, 主办方还通知小白, 说如果父母要参加颁奖晚会的话, 主办方可以联系安排机票云云。 这, 这实在是从何说起啊! 有父母两张机票钱, 小白可以买10只烤乳猪了, 还用参加这样的比赛? 还有主办方说, 颁奖典礼在甚么武吉知马民众俱乐部, 去的时候在NTU有大巴送过去。 这个倒也不错。 不过接下来他们说回来没有大巴! 这, 这又是从何说起! 既然送过去了就送回来, 典礼也应该善始善终; 况且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 不知道交通方不方便。 本来典礼结束肯定9点多了, 若交通不便, 回到房间岂不是11点以后了(后来他们的邮件里说了, 附近没有MRT)。 前几天, 主办方又发了个邮件, 说鉴于想才艺表演的同学过多, 所以主办方决定彩排。 征文大赛也要彩排, 还有没有天理啊! 在我看来连这个晚会都没有必要, 还好没说一定要去。
 哎, 一只烤乳猪, 真不容易啊! 问题是, 就算参加了典礼也未必得奖。 虽然为了一只烤乳猪奔波一次我们也认了, 可烤乳猪在不在那里啊!?
(注: 所有入围文章已经在随笔南洋上登出。 小白的“过年咯”看起来关注的人很少啊, 哈哈。)

2006年10月16日 Posted by | 个人 | 2条评论

余秋雨的两篇牛文

这两天浏览网页, 发现了“文化大师”余秋雨两篇牛文。

我说的就是这个名字望海楼新记

第一篇说了什么, 一目了然; 无非是我们的陈书记被双规了, 有人急不可耐地跳出来要跟他划清界限了。 不过网络评论说这位余大师可是当了好多年的上海文化顾问, 这个“良宇”叫没叫过倒在其次, 这个时候跳出来放马后炮, 你老余实在是太不厚道, 简直是无耻了。

第二篇就让人有些奇怪了。 看起来颇有一些古意, 文字看着也很是华美。 不过被网友揭露有硬伤, 里面有好几个人, 在这座楼建造之前就已经死了。 不过看了下面网友的评论, 方才恍然大悟, 硬伤不过是小事, 马后炮放完了, 马屁还要跟上的:

++建议余老师先湖南韶山,次四川广安,再江苏扬州依次游历,则中华民族兴衰之表征皆可见也。沪上风雨如晦,飘摇不止,此原太上江三龙兴之地,余先生当年与有荣焉。沪上今为烫手山芋,余先生乱邦不居,危地不入,居京畅想。打油诗曰:江湖十年灭两陈,秋雨楼记喜煞人。

评论来源: 牛博网 转余老师秋雨一篇鸿文

想起当年一天之内看完了他的《千年一叹》, 还留下了网友写的一篇读后感, 想来读得相当舒畅。 当初看书的时候, 看的是风景, 读的是“历史”; 如果现在再去翻一下的话, 怕看到的都将是虚伪和空泛了。 牛博网最近有个征文大赛, 比赛要求其中有两条是“文字华美” 和“思想空洞”, 我看放在我们余大师的作品上 , 不敢说全部, 9成的散文应该是挺符合的。

2006年10月15日 Posted by | 个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