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早晨的地铁

今天早晨在地铁上好好观察了一遍人们的表情。 我以前没有这么“大规模”地观察过。

我可以看到我周围好几十个人的脸, 男的女的, 老的少的。 我的第一个发现是没有美女。 然后, 我发现这么多人连一个微笑都没有。 坐地铁的人们绝大多数表情呆滞, 苦恼和疲惫写在他们的脸上, 一点生气都没有。 就好像睡了一觉, 每个人的脸都石化了一样。 许多擦了粉的脸, 却比冰块还要硬还要冷。 那又何必要擦东西呢? 素面朝天带点表情, 比这个有意思, 又好看多了。 怪不得这么多人说上班很累, 不累才怪。 一大清早就这样, 一天也就这样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对笑容绝望了, 我只希望看到一些脸部表情, 哪怕只是歪歪嘴, 皱皱眉, 打个哈欠之类的。 所幸这次我没有失望, 一个长得谈不上帅的男孩子, 他的眼睛里面没有呆滞! 取而代之的, 却是生动和精神。 不过从他的穿着看, 他如果不是刚刚开始工作, 就是还没有开始工作。 在他后面, 有一位中年男子笑了一下, 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笑容, 不过离我有好几米远, 看不太清楚。 不过总算是个笑容, 不管是什么原因。

就算是微笑, 每个人也都是不一样的, 带给人的感觉更不一样。 这么多人不约而同的冷着脸, 我却看不出什么区别来, 只感到一些寒冷和悲哀。 路上遇到的陌生人, 鲜有跟你微笑的。 我偶尔因为挡到别人或者撞到别人了, 说个sorry, 也很少有所回应的。 每次到这个时候, 我总会骂一句, “白痴”。 虽然没有什么作用, 下次这样的情况, 我依旧要说sorry, 但那个人依旧不会有所回应的。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的是在NTU里面, 那是凌晨2、3点, 或者更晚了。 我独自走在大路上, 对面走来两印度人。 我冲着他们笑笑, 他们对我也笑笑, 然后一个印度人对另外一个说, "random people are nice people." 这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不过我当时连个thank you 都没有说, 一直引以为憾。

值得一提的是, 下了地铁之后, 从地铁站到公司的路上,要经过一片可以说挺大的草地。 虽然几乎每天我都从那儿过, 每次也都是那样懒懒散散地走路, 但从没有好好看过路边。 今天也许看多了冰冰凉的表情, 我下意识地边走边看, 竟然被我发现了一些很小的花, 大拇指大小, 球状的, 粉红色的, 还带着露水。

Advertisements

2006年08月18日 Posted by | 个人 | 一条评论

Google 编程大赛

Google Code Jam/ Google 编程大赛

Google 8月15日公布了Google Code Jam的安排和细节。 有兴趣有刷子的筒子们可以去试试。 比赛用的语言有Java, C++, C#, VB.NET 和 Python*。 比赛过程中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想用的语言。 进全世界前100的筒子可以免费到google总部一游, 顺便参加比赛, 最少也可以拿到750美刀。

 

更正一下: 今年进前100的是到纽约参加决赛, 而不是google 总部。

2006年08月17日 Posted by | 个人 | 留下评论

退休以后的日子(续)

于是, 每年的10月份,我们十几个老头老太太都聚集在一个地方, 野营。 当然, 更重要的是, 谈追求。

60多岁的老头老太太们聚在一起谈追求未免太过滑稽了一点, 至少我们开始都是这么想的。 刚开始我们仅仅是把这件事当成是一次远足, 一次旅游, 一次多年未能实现的聚会。 所幸我们都不缺钱, 也不缺时间, 第一次就这么顺利实现了。

出门后才知道出门难, 每次我都以为我还年轻。 第一次一起外出至今记忆犹新。 到达目的地的第二天一早, 出门还没走出1小时, 我就累得直喘气--平时缺乏锻炼。 别人也比我好不了多少。 大家都一样, 每天上下班都以车代步, 往往很晚才能回到家; 周末陪客户, 开会那是常事, 一个月有那么一个星期出差是家常便饭。 没有时间锻炼啊! 想想当年我奶奶80岁的时候还健步如飞, 还真是汗颜。 再想想她的母亲在95岁高龄的时候, 还每天走在农村高低不平的小路上, 颤巍巍地赶着去念佛, 除了羡慕佩服以外, 就只有感慨了。

按照事先的安排, 我们上午步行2到3小时, 然后视情况, 搭帐篷或者找饭馆旅店休息, 午后再走2到3小时, 然后按照同样的方法找地方休息。 那一天上午, 我们走了1个多小时后, 看到前面有一个村庄, 连小镇都算不上。 一行人就跌跌撞撞地冲了进去, 央求有个地方可以歇歇脚。

2006年08月14日 Posted by | Life | 留下评论

退休以后的日子

“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野营了。” 说话的是老崔,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从来都是冲劲十足的, 这句话说得一点激情都没有。

不过没有人嘲笑他, 我们大家都一样。

“是啊, 这才走了两天, 腿就跟断了一样。” 李猴子接口。 这家伙从认识到现在就没胖过, 整一个孙猴子转世。 当年一天到晚赔人家吃饭喝酒, 真正做到了“酒肉穿肠过”。

… …

下午3点, 我们这群老家伙就都累得不行了, 在路边找了一块小平地, 气喘吁吁地搭了一个多小时的帐篷, 分头找了点柴火, 才在酒精的帮助下, 点了一堆火, 边煮东西边聊天。

“我们一起野营多久了?” 问话的是小牛, 做甚么都是一把好手, 就是工作的时候赚钱少点。

“牦牛提出野营那时, 我记得很清楚, 62岁。 今年81了, 第20年了。”

“好久了啊, 可惜牦牛走得早。 就我们几个的身子骨, 看来还有一些年可以熬呢。”

“还不是多亏了牦牛”。

“是啊… …”。

我不禁回忆起那段日子, 刚刚退休的日子。 每天大清早起来, 吃过早饭, 第一件事就是往车库跑。 开始的日子, 老伴还跑出来喊我一下:“老头, 上哪儿去啊?” 我就愣一下, 回头慢慢跺到沙发上, 一屁股坐下来就是半天。 后来, 老伴就不管我了。 我要一直等到坐到车里, 想想今天应该先去公司还是先去见客户, 才想起来退休了。 再以后, 慢慢得习惯了这种日子, 经常感觉自己很老了。 每天无所事事, 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 懒懒散散 , 没点生气。 跟那帮老家伙们聊天, 也一个个失了魂似的, 最好的日子也就是去运动运动, 养养花遛遛狗。 直到那一天, 我在上网的时候碰到了好多年都没有遇到的牦牛。

牦牛一直是我们之中的异类。 大学那段时候经常在一起, 以后就很少见到他了。 在网上看到他的时候, 他即使人在南极我们也不会觉得意外。 每一次他总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不知道在做些甚么。当然他也偶尔会回来跟我们团聚一下, 但很少跟我们说他的事情。 不过后来我跟牦牛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总不肯承认他没告诉我们他在干什么。 他说:“我一直在追求。 而且只要有机会, 我也一直在劝你们去追求。” 对于这话, 我们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我们大家都在追求, 只是追求的不太一样罢了, 用不着你来告诉我们。 然后牦牛再一次跟我们失去了联系。

这一次我又问他, 牦牛, 你在哪儿呢?

牦牛说, 在家。

我说, 奇了怪了, 你追求怎样了? 你竟然还有在家的日子。

牦牛说, 还在追求, 忙着写书呢。 我其实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家的。

我感慨了一下, 说, 我们现在这帮老头子们退休了都闲得要死, 你倒自在, 写起书来了。

他突然激动起来, 说, 我有事情给你们做, 你们要不要做!

我毫不犹豫就替所有人答应了下来, “做!”

2006年08月10日 Posted by | Life | 一条评论

邪恶

我想很多人至少在一些时间里面, 认为自己很邪恶, 最少也是不善良。 对我个人来说, 虽然我认为我比很多人都更像个好人, 但我觉得自己跟好人没什么关系。 我曾经以为当人认识到自己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好的时候, 会尝试变好。 但据我的观察来看, 事实刚好相反。
 
前些日子看到一个句子, 英语的, 具体已经忘记怎么说了。 大概意思就是说, 我知道我比大多数人要好, 但同时我知道我是多么邪恶, 可想而知这个世界一定有问题。 我看到这句话, 深以为然。 不过当我把这句话拿给一个很善良的马来西亚华人的时候, 他告诉我说, 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有问题, 心理不正常。 我不明白, 但他也没有告诉我原因。 我后来想, 大概跟生活背景有关, 先入为主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在我所认识的人中, 如果以概率论, 最多真诚与善良的当属马来西亚的华人。 遇到的几乎个个都相当友善, 而且他们对谁都很友善。 所以想来他们从小所接触的人们都很真诚善良, 以至不知道, 或者很少接触什么样的才是“邪恶”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 如果说有人从小告诉你小偷都很坏, 不管是怎样的小偷, 都是极坏极坏的。 你长大后, 自然而然的很有可能既怕小偷, 又痛恨小偷, 而从来不去想为什么要痛恨他们; 不过如果你直到接触过一个小偷你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小偷的话, 你很有可能要先想想为什么他要当小偷, 然后才有自己的结论。而这个结论往往要中肯一些。 他们长大之后, 不会因为一些事情对人分类, 比如说好人坏人, 可接触, 要离得远一些之类的。 也就不会认为自己哪里邪恶, 当然也很有可能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个很好的人。这些人对别人都很好, 但也容易为人所伤。
 
由此可想, 当孩子很小的时候, 应该尽量让他们接触一些思想开放, 知识面广阔的人, 带点“邪恶”也无关紧要。 其次是那些虽然经历不够丰富, 但是很淳朴善良的人。 最好要让他们少接触那些有强烈思想取向的人, 那些不学无术人云亦云的人, 那些总是以为自己是受害者的人。 写完了几个那些人, 发现自己身上也带上一些, 只好苦笑一下。

2006年08月7日 Posted by | Life | 一条评论

虚荣

    很多年前, 一个朋友说我有“虚荣”的毛病。 我记得当时我很惊讶,以为是一件相当“不好”的事情, 但是不好在哪里我不知道。 甚至当我自己很认真的思考之后, 我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朋友说我“虚荣”, 其实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想当初可以虚荣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虚荣这个词语解释起来还挺麻烦的。 看来要好好地解释一下这个词语,还不得不“虚荣”一把。 看来打比方比较好。 比如说有人夸奖了你, 你很高兴得受用了, 认为这种夸奖对自己相当合适, “我也认为我是这样的”。 不过事实上你并不是夸奖的内容所说的那么厉害, 那你就是虚荣了。 当然, 我们也不要把事情一概而论。 这个社会, 夸奖别人已经很少了, 所以带点夸张的夸奖, 就只好到处都是了。 真诚的没有任何故意水分的夸奖那是太少见了。 所以有时候这些类似的虚荣受了也就受了, 自己内心总是快乐的, 也少些麻烦。
 
现在看起来我的朋友是对的, 我是一个非常“爱慕虚荣”的人。 不过我还是经常怀疑, 有些自信是不是属于虚荣的范畴。 而且一天到晚内省自己虚荣, 毕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这比一天到晚虚荣的人还糟糕, 至少后者看起来还自信一些, 干活还有劲一些。 也许, 越不自信的人越需要虚荣来装点。 如果你对自己的所有都没有自信的话, 你就只有依靠虚荣了。 就像这那大韩民国一样, 自信的缺失, 导致了虚荣的滋长。 整个国家整容成风, 连总统都不例外。
 
我见过很少的文章谈到虚荣, 连快餐式的评论都非常少见。 大抵仅仅虚荣的事, 大家都不感兴趣。 就像你在大街上穿个奇装异服, 顶多也就是路人评论一下, 不会有多少人专门写文章论述这个问题的。 毕竟虚荣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个人的事情。 一旦到了关系到很重大利益的时候, 虚荣就会变质, 虚假作弊等等就随之而来, 虚荣就会再一次被人遗忘。
 
前些日子新语丝揭露的“西安翻译学院”及其校长造假的事情, 就是从虚荣到作弊的变质。 这种自我陶醉式的虚荣和被揭发之后的歇斯底里, 虚荣的虚弱可见一斑。
 
我开始同情中国历史上曾经的皇帝们了。 别人对他说话, 总往好里讲; 还没开口说事实, 先是一通马屁。 久而久之, 这种人人都有的虚荣, 在皇帝心中不知道会膨胀多少倍。 也难怪皇帝中浑浑噩噩的比英明神武的要多的多, 实在不是皇帝们的错。

2006年08月7日 Posted by | 个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