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思想的奴隶

在语言层面,我们都是奴隶,从一出生就是。我们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是“学”来的。这当然是必要的。语言的作用就在于交流,而有效的交流就需要交流双方都能明白的东西,比如一些特定的手势,眼神,声音,而最常用的,就是语言。细分下去,就是每个字,每个词语。不过在毫无所觉之中,我们已经困在其中了。我们总是想当然地运用很多字、词甚至短句,而没有去好好思考,这些字、词或者短句的原本涵义。当我们渐渐成长,在这些方面有了一些认识之后,自我意识才有机会苏醒。这个时候,我们要重新审视检查之前学到的很多字词,确认这些字词,是否表达了它们本来的意思,而没有被人有意无意的误解和曲解了,特别是一些运用广泛,涵义丰富的例子,更应该值得我们警惕,不可因为顺口而随意说出来。随便举一些例子,比如民族,自由,祖国,人民,民主,平等,这些词语,在使用之前,应该好好去了解一下这些词语的原意,背景以及被异化和扭曲的历史。

既然生来注定先要成为语言的奴隶,成为思想的奴隶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经历,因为我们绝大多数的时候,必须用语言思考。可以这么说,没有语言也就没有了思想的载体,思想也就无法存在了。据说有人可以用数学进行思考,这一定是个幸福的人,因为他比我们多一条腿走路。大多数人将不得不在这种奴隶状态下直到死亡。就算中间有些时刻突然有了一丝疑惑,一点闪光,若缺乏有心培养,这点闪光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不留一点痕迹的。这点闪光,这点清明,大概就是上帝为我们准备的自由意志,而人却往往懒得用它。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重复着他人的词句和表达,却有一种幻觉,认为我们是自主的,在进行自由的思考。

2007年12月28日 Posted by | Life | 一条评论

何清涟:《雾锁中国》

这两天在读一本书,何清涟(需要翻墙)的《雾锁中国》,分析大陆如何控制媒体,如何成功地让媒体成为“党的喉舌”的。台湾出版,到目前为止,网上还没有文字版。虽然在看之前,我已经知道了不少关于控制的手法和控制的程度,但仅仅读了一部分,就已经让我非常震惊了。这个据说算是开放了的国家,新闻自由度在169个国家里,近几年都在倒数前十以内,与朝鲜,缅甸,土库曼斯坦和古巴为伍。这可真够和谐的。

最初是从“自曲新闻(链接已死)”那里看到这本书的介绍(链接已死),并且提供了下载地址,pdf版的。有兴趣的可以去下载。另外,你也可以在这里(链接已死)看到全文。若上述几个地方都无法看到这本书,可以往这个邮箱发信: freemoren (a) gmail.com,“自曲新闻”网站将会把书给你发送过去,就不用我自己代劳了,这书是影印的,忒大了些。另外,在何清涟的主页上,有这本书的目录(链接已死),可以去看看。

2010年10月9日更新:除了何清涟的主页外,上面所有链接都失效了。我在google docs上上传了《何清涟: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需要翻墙),点击即可下载。这是我用google docs维护一份书籍列表(需要翻墙)中的一本,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2010年10月10日更新:我不太清楚功夫网是不是屏蔽了google docs,所以我在这个网站上传了何清涟的两本书,《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现代化的陷阱》,pdf版的,点击可开。

2007年12月20日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沮丧, 中国 | 5条评论

十二月,事情会多一些

这几天好忙啊。公司的事开始有些眉目了,也就是说该出点结果了。上个星期接了一个翻译的活,结果周末在yujia那里住了3天,把一个周末好好地消费掉了,原本的计划泡汤。这个星期开了三个“夜班”,终于在星期五凌晨把活做完了。星期五下午参加了一个labview的seminar,不料回家的路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难受的要死,有好多天没这么不舒服了。不过也顺便提醒一下我自己:背还没完全康复。到了房间,坐了一会儿,就睡了一觉,这才把一个星期的疲倦都对付过去了。

上班第一个月,在地铁上看《西方哲学史》;第二个月呢,还看徐岱老师的《艺术新概念》,结果到了第三个月,半个月过去了,除了那本深奥难懂的《行走于理性的钢丝上》翻过之外,没看过其他东西。一方面,这个月确实比较忙,另一方面,时间被其他事情“吃”掉了。而且,我觉得以后,阅读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看来还真得抠着点花。之前浑浑噩噩的日子还不觉得什么,工作了发现阅读真的很奢侈。

不过,甘于平庸是最大的罪恶。特别是在缺乏激情的时代和没有活力的国家,所以阅读还要继续。活着就要学习,思考和表达,没有阅读,这些都无从谈起。

小白昨天托人给我送来一大蛋糕,怕我过生日没的吃。刚刚打开吃了一些,拿勺子挖的,够我挖好几天的了。

2007年12月15日 Posted by | Life |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