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吴语

吴语又叫吴方言、江南话、江浙话,属于汉语方言,在语言学分类上中国与西方有分歧。吴语的“吴”是古代地域名称的沿用,因为吴语的分布地理范围与上古以来所称的“吴地”区域相比,两者的核心区大致相同。

吴语主要通行于中国江苏南部、上海、浙江和安徽南部。使用人口將近八千万,在中国排第二位,在全球排第十位,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非官方语言。

吴语的语音和官话差别较大,保留了更多的古音因素。在词汇和语法上也有许多独特之处,用吴语对话夹杂官话叙述写就的小说《海上花列传》非吴语人无法深入理解其内涵。吴语的"无声调"发音特征是另一个与官话的显著差别。这也是吴语与其他众多中国方言(如粤语,闽南语,客家话等)的重大区别(徽语除外)。

苏州话具有吴语的代表性,但也有人把上海话当作代表。

语言学家一般认为,若两种话语不能直接通话,则两者可定义为两种不同的语言;若两者间有或大或小的差别,但可以直接通话,则两者可定义为同一种语言的两种
方言。根据这一分类标准,吴语跟北方话无法通话,应分别归类为两种不同的语言。在语言归类的问题上会有政治、文化方面的考量,因此中国语言学家大多将吴语
归为汉语的一种方言。


以上所有文字摘自维基百科吴语词条。可惜我还没看过《海上花列传》,我也很少读吴语区作家比如说鲁迅和张爱玲的作品。跟同属吴语区的朋友交谈,我通常用普通话。我还从没有细细体会,认真考虑过这种方式对我自己,对我的家乡将会有多大的冲击。但至少这对我来说,总是一种分裂。我最亲近的语言却不是我思考所用的语言。

Advertisements

2008年07月22日 Posted by | Life | 4条评论

最近读的书

我的确是个懒人,发现自己看书的最好时间,竟然是在路上。从家里回来的路上,等飞机坐飞机,怎么也有十几二十个小时,看了两本书。一本是《世界是平的》,听说很久了,不过一直没打算买。这次朋友托我买了一本,顺便在路上把它看完了。好歹还是电脑专业毕业的,这本书让我感触很深。世界在这十几年里的变化实在太大,除了极少数的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其他人早已经迷失了,或者说从没看清楚过。这些公司大概包括书中提到的比如微软,IBM, 戴尔,还有GOOGLE, UPS, FEDEX,沃尔玛,亚马逊等等。可让人惊讶的是,在这个信息时代,别人的世界都已经是扁平的时候,我们却还在造长城,而这长城大概是球面形的。

第二本是陈丹青的《退步集》。我通过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知道了这个人,发现他很犀利,于是买了几本他的书。我不懂绘画,但诚实和责任感还是读得出来的。对于文学和艺术——也许还要加上科学,也许还要加上更多更多的东西——来说,1949年,真的是很糟糕的一年。

另外一本这几天看到,是好不容易买到的《爱因斯坦晚年文集》,就算跳过了好几十页关于科学的章节,也还没有读完。人类曾经存在过这样的头脑,真让我感到惊叹。

2008年07月19日 Posted by | Books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