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收获

下午下雨了,有些不舒服,就睡了一会儿。梦中精彩纷呈,醒来有些失落。不受自我控制的梦境可以多姿多彩,而现实的生活却是这么乏味。

罗大佑在唱歌,唱得真有感觉,他真是幸福。写到这里,我去查了查罗大佑的老婆。结果只是证明我手贱。不说故事,这文章写的坦荡,在华人世界尤其难得,这女人确实不简单。而为了纪念这段感情,罗大佑写了《是否》。不过我认为张艾嘉的文字比罗大佑这首歌要有感觉,要有价值。罗大佑是无可奈何,而谁都不喜欢无可奈何,尤其是音乐。

计划好的博客再一次泡汤了。我本来想写,我这样做工程师的,要么换行去做一份确实感兴趣的工作,要么在业余做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前者,前怕狼后怕虎是做不成的,做了就做了。而后者,身在新加坡是个劣势。对于我来说,很多有价值的事情,只在国内才有意义。趁这个机会,是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博客写差不多了,回头想标题,不料写下个“破釜沉舟”。这绝对不符合我的性格,就算天塌下来了,我还是该从容不迫地安排我的生活。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收获一些东西。

2010年11月28日 Posted by | 个人 | 留下评论

存在感

有空琢磨存在感,为存在与虚无浪费不少脑细胞,一直翻来覆去,却不得要领。一直都有这种念头的人,不是为身体所苦,则多半为生命所苦。也有例外,维特根斯坦临死前就说:“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对我,这是一种空虚感,总想摆脱。一头扎进某件事,时间飞逝。空虚感没有了,存在感也消失了。做的事情若能有点有形的结果,比如具体的物体,文字,图片,音乐等的还好。至少有证据,运气好的话,对别人还有点价值。若什么都没有,是不是说,跟没存在过一样?比如你花大量时间读书,做电视机前看电视,打电脑游戏,出门旅游,与人聊天?

这里有区别,躲避存在感和面对存在感的区别。只有思考才会提醒你,不思考就行了。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不过笛卡尔生不逢时,现代社会,有很多事情,不思考也能让你有绝对的存在感。不怕你找不到,只怕你想不到。一门心思地找打发时间的方法,肯定会成为某一个方面的高手,或成就一番,哪怕只有你自己知道。一旦有目标,一定要穷追猛打,不要被各种烦恼的情绪所左右。存在感的空虚,一定要用专注来面对。

噢,我真该去看某某某某的《存在与时间》,至少看上去很接近,说不定能解决一些问题。不过我敢打赌,他一定写的非常拗口。这帮德国人!

2010年11月22日 Posted by | 欣慰, 个人 | 留下评论

萧默与高尔泰

我在google reader读了南方周末上的一篇文章,应该是刚刚刊登的,来自高尔泰先生的《哪敢论清白——致《寻找家园》的读者,兼答萧默先生》(文四),并按图索骥,读了一系列有关的争论,按时间顺序如下:

萧默:《寻找家园》以外的高尔泰(文一)
高尔泰:昨日少年今白头—一头狼给一只狗的公开信(文二)
萧默致高尔泰的公开信(文三)

然后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篇文章。另外我还看了几篇评论的文章,一些争论。拜新人同学推荐,我看过《寻找家园》,所以对萧默对高尔泰的指控很不感冒。高尔泰先生的忏悔甚至感激,早就体现在《寻找家园》的字里行间,坦诚而透彻。倒是萧默所谓的忏悔,显得非常刻意,可疑。负责授权发布高尔泰先生文字的十年砍柴说了下面的话:

(砍柴按:这是高尔泰先生委托我在网上发布的三个文本。高尔泰先生和萧默先生都是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过那个黑白颠倒、人兽共舞的时代,是中华的悲剧,更是他们个人的悲剧。对身处那段历史之中的个人,我想今人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做圣人—-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没有圣人。人,皆有缺陷。对高、萧两先生的恩怨以及特殊历史时期的是非,我等没资格,也无法做出判断。将这三个文本公布,我以为对后辈人全面理解中华民族的那个时代或者不无裨益。)

砍柴说的貌似公允,却也不厚道。既然看了互相的文字,无法判断或者难以下结论可以理解,但又怎能说没有资格?高尔泰先生授权发布,不也仅仅是想澄清一下,向自己的读者有个交代吗?难不成他还真的打算跟萧默纠缠不休!?砍柴作为读者,竟然说自己“没资格”,真是岂有此理,你还不如说不便评论。至于我,还是让高尔泰先生自己的话来评价一下这种争论:

如此人文景观,其实非常普遍。米兰昆德拉早就在他的《玩笑》一书中,把这种没有忏悔的“与时俱进”,写得淋漓尽致。但是玩笑一普及,就变成了严肃。正如谎言一普及,就变成了真理。若要与之周旋,正好陪着玩儿。你说我“实际上是个弱者”,没错。否则,哪会一辈子被群狗追咬,连躲在深草丛中静静地舐一舐自己的伤口都没有可能?十几年亡命天涯,还要被追着抹黑,拉着垫脚,以衬托别人的高大?哪会被迫辩诬,别无选择,只能把本可以用来叩问存在寻找意义关注身外事物的有限能量,虚耗在渺小个人卑微琐碎的自卫斗争之中,显得时间和精力都毫无价值?

这玩儿对于你,是有趣和有利的。对于我,纯属生命的贬值。迫使我陪你来玩,这本身就是你的一个胜利。但这胜利,未必是强者的证明。强者之强,首在独立。否则没有自我,存在就是虚无。虚无之胜,也是虚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腐皮之上,毛何持而强?一个人的历史是自己创造的,一个人的价值也是自己创造的,此外持什么都是空的,何况腐皮?何况抹黑别人抬高自己的游戏?

2010年11月7日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个人, 中国 | 留下评论

新加坡偏见(三)

刚刚看了一份来自无国界记者的报道,2010年媒体自由指数排行,在178个国家中,新加坡排名136,而马来西亚则排名141。如果这两个国家在欧洲的话,肯定没资格加入欧盟。排名最靠后的欧盟国家是希腊和保加利亚,但他们的排名是并列70,其中希腊还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所以这撤除海关一事,我看提提建议可以,真要做还是免了吧。缺乏强有力且独立的媒体,暗箱操作,政治勾结的事情太容易,吵起架来也没有独立媒体作为缓冲和争论的地方,撤关之类的事情暂时还是不做为好。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继续这个话题,讨论一下撤关之后对两国人民的现实好处。说不定到了2065年,两国政府真的开始做这件事了。若有人翻出这几篇帖子说,哇,先驱啊,果然死的早。

至于我伟大祖国的排名,我不好意思说。有博客为我们长了点面子,聊胜于无。伟大祖国一次次羞辱我,我觉得我快麻木了。还是继续关卡讨论吧。

1. 公共汽车/巴士

从新山到兀兰,其实很近。若没有关卡的话,开车10分钟就够了。就算坐公交车,加上等车的时间,20分钟也足够了。每天早晨,大量(可怜有谁能帮我查查相关的数据吗?)的马来西亚人来新加坡上班。而到了晚上,他们还要回到马来西亚的家。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坐公交车上下班。早晨,他们要在马来西亚海关前把所有人放下,通关后再上车,经过长堤到达兀兰海关。下车,通关再上车。20分钟的车程,毫无价值地被拉长一倍甚至更长。若遇到星期五或者公共假日前一天,那就祈祷吧。昨天我的同事专门请了半天假,因为去年这一天他在关卡前排了4个小时的队。

2.运输

过关的费用就不提了,主要是等待的时间。每次从马来西亚吃完中饭回来,另外一条线上总是停着长长一串货车,从新加坡关卡一直延伸到马来西亚关卡前那弯弯道上。他们从大清早开始等,一直等到中午甚至下午。新加坡每天从马来西亚进口大量蔬菜,禽类,蔬菜和水果。他们为新加坡超级市场的菜价作出了贡献,他们为国际市场的燃油价格作出了贡献,他们也为他们的膀胱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3. 关卡本身

两国四个关卡,我不知道有多少工作人员,但少说也有上千吧。工资,设备加上运营费用,这些都是代价。就算撤掉了关卡,依然可以用例行检查不定时抽查甚至强制检查等手段检查往来的车辆,把危险减少到可控的程度。(待续)

 

 

2010年11月6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singapore, 个人 | 留下评论

新加坡偏见(二)

新马之间的关卡还是撤了吧!

欧洲这么多国家的关卡都撤掉了,甚至大部分国家的货币都换成了欧元。而这些国家里面,有很多是世世代代的敌人。曾作为一个国家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我个人认为,没有多少合适的理由,也没多大的必要,非要保留关卡。时移世易,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早与当年分家的时候不一样了。如果说当年分家迫不得已,但若今天两国决定再一次走向融合,却是一件不择不扣的好事。

首先,两个国家虽然在淡水,填海工程,铁路等一系列问题上时有争论,但这只属于小打小闹,底下的经贸活动异常繁荣,两国在经济上是互为依存,互为补充,离了谁都不行。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更进一步,把交通和运输上的瓶颈:海关关卡给撤了?

很多新加坡人或许以为,去掉关卡会让他们的国家变得很不安全。这是深植于很多新加坡,特别是华人心中的深深的不安全感,不信任感。当然,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不过,你们互为邻居也有45年了,这期间可有什么严重的冲突?

另外,众所周知,新加坡虽然有傲视东南亚的武器装备和训练,但缺少战略纵深。而马来西亚则是所有回教国家内,世俗化最成功,也是最温和的国家。若要比较的话,可能只有土耳其可以与之相比。极端回教团体(比如回祁团)是两国政府的共同敌人。海关的撤除必然需要两国安全部门更紧密的合作,尤其是情报方面的高度共享。两国的安全都将得益于此。经贸政治联系越紧密,互信程度越高,安全系数也就越高。

另外,两个市场合为一个市场(当然,货币是不是也应该合二为一,这问题更为复杂,暂时不论),其实是扩大了各自的内需。 新加坡要提高本国的人口数,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大的市场。关卡一开,不就都有了?我倒觉得该担忧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别到时候新山成了另外一个新加坡?

至于撤关卡,对新加坡人更为现实的好处,有空再谈吧。

 

2010年11月6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singapore, 个人 | 留下评论

新加坡偏见(一)

今天开始写新加坡偏见系列,我写的是我的偏见,这是第一篇。

今天是印度屠妖节,新加坡公共假期。如果想外出旅游的,公共假期可以帮我们省一天带薪假。不过如果不想出去的呢,这公共假期实在是个鸡肋。图书馆不开门,游泳池不开门,几乎所有官方机构都不开门。原本打算去小印度的,各种原因下来,竟然一点想去的感觉都没有。能做点什么?要不逛街,要不就像我一样,宅!

在家吃中饭,桌上一份早报。报上以社论名义写的一篇文章:《公共议论应避免以偏概全》。我不清楚早报的社论是一向不署名的还是这篇比较特殊而例外,反正没署名。我无所谓,因为我一看题目我就乐了,你看,这跟我的标题冲突太严重了,千万别把我的文字列入公共议论里面去,改成个人的抱怨之类的比较好,要不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当然,文章中可没提什么是所谓“公共议论”,既然没提,该怎么界定,由谁来衡量?若按照文章中的两个例子,林姓大学生的言论和医学院副教授的言论,都可以算公共议论的话,那只要在公共空间提新加坡,就算公共议论了。这定义实在宽泛,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后面的“应避免以偏概全”。人家来参加对话,参加论坛,若不是想知道一些东西,就是打算反馈一些他们个人的困惑和疑难。就算一时得不到解决,起码人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至于这声音是不是所谓“客观”和“全面”,又有什么关系?就像我始终认为我说的话是偏见一样。我并不想以偏概全,但“全”在哪儿啊?

对我来说,“全”在于更多的对话,更自由的媒体环境和公共言论空间。只有经过充分的讨论,才有可能让民众得到“客观”“全面”的看法。否则,个人的看法永远都是偏见。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鼓励民众站出来说出他们的想法,努力去解决他们的问题,而不是得到质疑之后,来一篇写的扭扭捏捏的匿名社论,拿“以偏概全”来堵塞民众的言论之路。

至于文章中提到了“若每一个国民都因为对生活有所不满,而对现状采取消极否定的态度…”云云,这实在是让人沮丧。社论的作者若不是危言耸听,则必然非常不信任新加坡国民。一篇社论写成这样,真难为了“诚实”“理性”“客观”“全面”的作者。

2010年11月5日 Posted by | Life, singapore | 留下评论

我不跟你玩了

360和qq这事闹了很久了,本来没打算写什么东西的,不过今天突然来了兴趣。

跟我住一屋的有几个来新打工的大哥,都在忙着申请msn帐号。有位大哥甚至为了msn帐号,还先去163申请个邮箱,拿纸笔记下邮箱帐号和密码,生怕忘记了。却不小心下了个msn lite,找不到视频聊天的地方,只好再下一遍。

这么麻烦的原因,自然是360与qq这些天的争吵到了高潮:腾讯宣布,我不跟你玩了。这提前来到的高潮,也算是腾讯无奈的反击,短期之内,360估计有大麻烦了。昨天才说完天朝的网络上上下下喜欢折腾,今天立马秀给我看网络史上的奇观。受宠若惊之余,我只想问,你们还有更猛的吗!?

这对我不是什么大事,我不用360。就算偶尔要用,下载安装扫完木马之后就直接卸了。这么做的原因是不太放心用AVG去对付国内的木马,扫一扫没什么事就卸了了事。我就信任360扫木马的功能,好歹人家以前是造木马起家的。幸好360还是能比较干净的卸掉的,不像它的前任3721。

qq扫描用户电脑,做点小动作,自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很多工具都可以查出这种小伎俩。更严重的还在qq的敏感词过滤,当然这些360不会也不敢管。扫描电脑的主要原因还在了解用户习惯,增加点不公平竞争的筹码。我没听说过qq因为此事酿成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我也一直用qq,qq总不至于偷我的毛片吧?

腾讯这招看似挺狠,不过现在看起来,正如不少网络观察家们所言,不管怎么样,腾讯总是输了。其实我很惊讶,平常下班以后,大哥们做饭吃完之余,就上网看看电影,聊聊天,种菜偷菜停车之类的。除了看电影以外,大部分空余时间可都是献给了qq啊。一说不用,立马下载msn。主要原因是,离了360,他们就觉得上网很不安全。虽然腾讯在那要挟信下面给出了不少360的替代品,但效果如何,堪忧啊。至少在我这个小屋檐底下,除了我给一点面子以外,腾讯输得还挺严重。即使我认为他们中的大部分早晚还是要用回qq的,但信誉以及一部分较真的用户是再也回不来了。只是腾讯祭出鱼死网破的绝招,却不肯道歉,我是不会给一点点同情的。

2010年11月3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中国 | 7条评论

思辨和博客

这两天冥思苦想,想着自己一无是处,没什么特长。但转念一想,有爱好也行啊。想来想去,就想到一条,我喜欢“哲学思辨”。刚想到这个,有人就告诉我,霍金老师刚刚出了本新书,说“哲学已死”。我跟你没仇吧,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伤口撒盐?害得我睡不好觉,噩梦连连,不过吃饭还是挺香的。

既然连霍金老师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只是个小人物而已。要认真起来,霍金老师起码把这个星球上的一半人都得罪了,仇人吗,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不过小人自有小心眼,琢磨着什么时候去蹭一本看看,用“哲学思辨”的手段,把你所谓的“哲学已死”批驳得干干净净,继续我们“哲学思辨”的千秋功业。若最终仍旧伤不到霍金老师一星半点,大丈夫能伸能屈,以后直接改成“思辨”就行了。

Google Reader用了几年了,一直没怎么整理,里面有大量的死订阅。整理了一下,大约300个订阅,删得只剩下不到100个。这原因吗,多半是这天朝的网络,一点也不和谐,从上到下都特别喜欢折腾。删除几篇文章那是再小不过的小事。博主甚至博客空间提供商们,每天都面对那看不见的大手,战战兢兢度日。一不留神,一觉醒来就发现博客甚至网站都没了。搬过家的博主数不胜数,而曾经喧嚣一时的bullog.cn,谁还能找到一点踪影?不过最近1984bbs.com关站,随后1984bbs.org的开站所产生的纠纷,却让我恨铁不成钢之余,看到了两个不错的博主:花落去霍炬。真相如何不是我所能够清楚了解的,不过我赞赏他们辩论的诚恳和风度。若争论的双方都能拥有这点,真相自然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还原,最终得益的却不仅仅是当事人。可惜的是他们博客更新频率,那是非常低。

另外,msn空间要关门了,我这里还有一些朋友的订阅是msn的,若有人搬家,记得告诉我新地址。

 

2010年11月2日 Posted by | 自由, 个人 | 留下评论

给小南瓜授粉

今天小南瓜又开花了,两朵大大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雌雄花同时开放,左边的是雄花,右边的是雌花。我家年年种南瓜,当然不是这种观赏性的,而是吃的,长的很长或者很大的南瓜。每次南瓜花开的早晨,我奶奶就会去人工授粉。具体方法是把雄蕊直接拿指甲掐下来,插到雌蕊上面。过一段时间雄花凋谢,雌花裹起来孕育南瓜。今天早晨爬起来的时候看到很多蚂蚁爬来爬去的,立马想到这以前的那些“小南瓜”是不是得益于这些蚂蚁?这么一想,我就很安心的去上班了,也没打算人工授粉。

晚上回来更新博客,越写越觉得不对。你看中间那颗蔫的雌花,下面有个小果子。晚上我回来看右边新开的雌花,现在当然已经蔫了,下面也有个小果子。而且自从上次那篇博客开始到现在,“小南瓜”出了一个又一个,怎么也有十个了,可总也不见长大。必定有问题。网上一查,发现有异:那下面的那个“小南瓜”可能根本不是南瓜。一想到这里,我就赶紧去做了一个人工授粉。不过太晚了,我觉得很可能不会成功。等下次吧。

2010年11月1日 Posted by | Life, 个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