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一首歌,POSITIVELY 4TH STREET

POSITIVELY 4TH STREET

Bob Dylan

You got a lotta nerve
To say you are my friend
When I was down
You just stood there grinning

You got a lotta nerve
To say you gota helping hand to lend
You just want to be on
The side that’s winning

You say I let you down
You know it’s not like that
If you’re so hurt
Why then don’t you show it

You say you lost your faith
But that’s not where it’s at
You had no faith to lose
And you know it

I know the reason
That you talk behind my back
I used to be among the crowd
You’re in with

Do you take me for such a fool
To think I’d make contact
With the one who tries to hide
What he don’t know to begin with

You see me on the street
You always act surprised
You say, “How are you?” “Good luck”
But you don’t mean it

When you know as well as me
You’d rather see me paralyzed
Why don’t you just come out once
And scream it

No, I do not feel that good
When I see the heartbreaks you embrace
If I was a master thief
Perhaps I’d rob them

And now I know you’re dissatisfied
With your position and your place
Don’t you understand
It’s not my problem

I wish that for just one time
You could stand inside my shoes
And just for that one moment
I could be you

Yes, I wish that for just one time
You could stand inside my shoes
You’d know what a drag it is
To see you

 

Advertisements

2011年03月16日 Posted by | Life, 个人 | 留下评论

图斯基之箭(一)

我们已经被追杀了好几天,人人带伤,个个疲惫不堪。我算是状态最好的一个,但几天几夜没怎么休息,我也已经快到极限了。这个洞穴,不大,干燥,重要的是还有其他出口。小心翼翼地把洞口盖好之后,我只想先睡一觉,我想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但这只是我的奢望,队长查理吩咐我警戒两个小时。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向他笑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场莫名其妙的追杀,我这个弓箭手其实没多大用处。最多就是敌人追得太近了,放倒一两个警告他们一下,让我的同伙们有时间修整一下。但这些箭再也捡不回来了,甚至我自己制作的那十几支箭都已经用了一半。每一支这样的箭,都是我花了很大精力做出来的,还分了好几种不一样的用途。所以我很心疼。若不是查理把他的箭给了我,我就要拿着匕首肉搏了。

就算肉搏,我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尤其是这几天的“被追杀”。没错,就是享受。

我从小练习弓箭,十八岁那年报名进了军队,当弓箭手。我以为军队里有很多神射手,有很好的教官。结果,半年之后我发现,那里曾经有很多神射手——那都是当年战争培养出来的——但现在一个也没有了。有力,沉稳,加上敏锐的直觉,是神射手必需拥有的。而这些,需要坚持不断的训练。待了一年以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他们无所事事的颓废,没完没了的嘲笑和庸俗不堪的生活,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继续训练我的弓箭。我没有老师,但有一个朋友。他每年冬天都会从外地赶回来,在我的小镇上停留几天买些东西,顺便指点一下我的弓箭,还有武技,甚至我还像他学了点魔法。上次见到他,那已经是我闲在家的第二年了。我说我想象着有朝一日能像他一样生活。说的好听点,叫浪迹天涯,说实在点就是到处晃来晃去。

那天他听到我的评价,哈哈笑了很久。他很少笑,这次是例外。然后他对我说,那你也出去晃晃吧。于是我告别了我的初恋情人,成为了一名佣兵。见识了军队里的弓箭手,我自信我的箭术还算不错。佣兵们对优秀的弓箭手非常欢迎,我“晃”得还不错。

转眼间我已经“晃”了四年了,每次想起这事我就觉得不可思议。四年就像昨天一样短暂,也好像比永远都还要长。很多日子很有意思,但大多数日子很无聊。没有任务的日子,就怕明天没钱喝酒;有任务的日子,多半枯燥乏味甚至让人厌烦。我后来想想,这不是明摆着吗。发布任务的,多半是有钱人,很有一部分还是贵族。贵族能有多少东西值得你拼命?佣兵的生活比我曾经想象的要粗俗无聊的多。

不过还是有让人兴奋的事情,这几天就是。虽然我们被追杀,但这仅仅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要不是他们那白痴的大队长贪生怕死,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各奔东西,逃得一个是一个。在那种无可救药的愚蠢和无法形容的无耻面前,让我觉得这世界之大,当真无奇不有。想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我没继续在军队里待下去。

我懒洋洋的斜靠在树杈上,我的弓就挂在上面。下面枝叶茂盛,没有魔法师的帮忙,不会有人察觉我的。其实他们有魔法师,不过那中级法师一直陪在大队长身边,这种探路的事从来没出过手,更别说用探测魔法了。至于另外两个,他们会用的魔法种类确实比我多不少,不过要说他们会用探测魔法,打死我都不信。而说句难听的话,要是用魔法对攻,我甚至不需要用弓箭,他们没一个是我的对手。

可惜不能做箭。就算最粗糙的箭,我也需要用刀去掉明显的凹凸,削尖箭头,然后在箭尾上开一个凹槽。所有这些都会发出不属于这个森林的声音,那些碎屑也会往下掉。我就把弓取下来,掏出一块布,沾一点水,缓缓地擦拭弓身。

我很喜欢这么做,就像抚摸情人凹凸有致的身体,光滑而有弹性。

我叹息一声,这几天一直是紧张的状态,连弓弦都未放下来过。幸好这几天天气不错,不至于损伤弓弦。

2011年03月12日 Posted by | Entertainment, 个人 | 留下评论

心已乱?

过年回家,回到新加坡也有十多天了,一切看起来照旧,但又不是那么回事。心已乱。

大哥已经结婚,表弟也已订婚,就我最慢。掐着指头算来算去,算东算西,也没算明白结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同甘还是共苦?这是个问题,还不过是个小问题。大问题在于,这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牵扯到方方面面来来回回的东西,越想越多。看来过于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不是什么好事,遇到这种事,秀才遇到兵,怎么说也说不清楚。索性不去想,按着自己的心意,该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

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比较自在,也比较新鲜。随便看到一点新奇的东西,逮到一个陌生的人聊聊天都是一件让人兴趣盎然的事情。也许两个人更好?这种机会到目前为止还不多。不过若老是需要琢磨对方的心思,那我觉得还是算了,多累人啊,有事就开口问问。但不管怎么样,新加坡确实闷了点。今天看到一篇访谈,里面有句话很好:

有些女性就像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一样,把她们放在屋子里是窒息她们的生命。

有些男性也是如此的吧,可能比例还要比女性高点。新加坡确实容易让这样的人窒息郁闷抓狂,喜欢到处乱蹦的人是不会喜欢这里的。另外,里面的嘉宾(台湾作家苏伟贞)还提到,她对自己女儿的期待:

我就希望她是一个从容不迫、优雅,把生命当中有价值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这将是一个好的母亲,这更是一篇好的访谈。我发现访谈真是一个不错的交流方式,可以“逗”被访谈者说出关于这个话题的想法,当然前提条件是坦诚。我回去这段时间,一直在尝试着做类似访谈的事情,问大量的问题。当然对象多半都是老人家们,也只有老人家们才愿意花时间跟我说些当年的往事。中年人们和年轻人们都忙着打牌搓麻将抽烟喝酒,或者躺在医院里。那是喝多了。

茉莉花墙外开花,墙内大家却只闻野花香。还没闻个真切,冷不丁连枝条都被人折了去。不过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的第1970号决议却是不折不扣的进步,尤其对我们国家的政府来说。据说他们不情不愿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投了赞成票。看看决议的第一句话,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难受了:

严重关切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局势,谴责暴力和对平民使用武力,斥责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包括镇压和平示威者,对平民死亡深表关切,并明确反对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政府最高层煽动对平民的敌意和暴力行为

该面对的帐就早早面对,不要等到来不及。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埃及到利比亚,从利比亚到中东的各个国家。据说沙特和科威特王室正在大把撒钱给民众,可见其心虚。当然新加坡政府最近也正在撒钱,不过这是惯例。撒钱这种事,做的多了,大家就心安理得多了。建议沙特科威特多学学新加坡,有事没事撒撒钱,借财消灾。这些都是有钱国家有钱的政府,还可以派派钱,这穷点的该怎么办啊?

2011年03月1日 Posted by | 自由, 政治, 个人, 中国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