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墨西哥人的移民

中饭吃了一碗羊腿骨汤,然后同事们一起吃了几个榴莲,整个下午都热气腾腾的。于是决定晚上少吃点,晚饭配置如下:苹果一个,葡萄一盒,香蕉若干。若半夜实在饿的不行,还可以吃点饼干。

据猜测,2010年有664万墨西哥人非法移民到美国,而前几年这个数字还要更大。墨西哥有一亿多人,这600多万的人口,也要超过墨西哥5%的人口。如果考虑到墨西哥的人口替代率已经跌到了2%左右,这个数字就非常让人惊讶了。算起来每年这么多人移民的话,人口数量其实已经开始下降了。上面两篇文章其实来源于同一个博客,但由两位大牛同时对一个问题发表各自的意见,很有意思的。他们总的意见是,像美墨边境的情况,合法移民的数量应该放宽,这对美国有利。我不敢说这政策是不是对墨西哥有利,但起码对那些向往移民的墨西哥人来说,若美国政府真的放宽移民条件,将是巨大的利好消息。

美国的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是这些非法移民的主要去向,它们也都曾经是墨西哥的一部分。巨大的收入鸿沟就活生生地展现在墨西哥人的眼中。当然,我们也不能忘记那边有更好的秩序,更多的个人自由和有保证的未来。国家,主权和领土这些人为的概念,自然阻止不了向往幸福的墨西哥人的脚步。只考虑墨西哥人的福祉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把墨西哥无条件并入美国是墨西哥人的一个更好的选择?或者我们不那么贪婪,每隔一段时间,墨西哥划出一个省交给美国,成为美国新的州,一步步使得整个墨西哥加入美国,是不是对整体墨西哥人的福祉更有利?我本人对此持肯定意见,虽然在现阶段不可能发生。

其实这件事早有先例,那就是东德和西德。东西德合并自然给德国(西德)带来了相当大的负担,但也一下子多了许多廉价的优质劳力,也扩大了国内市场,延长了德国的经济奇迹。而对当年的东德来说,光是自由这一点就已无价。这件事很可能还有一个会发生的案例,那就是北韩和南韩。这两个例子中,上述很烦人的那些概念,阻力都相对较小,起码他们曾经就是一体的,大多数人还是同一个民族的。

但美墨就不一样。我一点也不了解墨西哥,不知道这个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否强烈。但光看每年的移民数量,这种感情就算非常高调,起码不那么真诚。弄得不好,也许像我们国家一样,永远只是在表面的亢奋之中。

想到这里,我却有些矛盾,这里还有几种情况需要讨论一下。

第一,大多数人的福祉是不是比少数人的福祉更重要?答:这个命题是有问题的,而福祉也是很难定义的,起码远远大于自由主义者所说的基本人权,无法做判断。

第二,少数人认为这么做是对的,大多数人认为这是错的,而你属于这少数人中的一部分,你能怎么做,你会怎么做?答:无他,坚持自己的意见,直到说服大多数人或者你被他们说服。当然,也有可能在此之前,你就过逍遥派的生活去了。但有一点需要坚持,自己没弄明白的,绝不随便发表意见。

第三,你是那少数人,但不凑巧你有决定的权力,你该怎么做?答:既然我被授权做决定,那我认为什么是对的,就去做什么。这其实也是美国总统正在做的事情。在总统任内,总统不需要重新获得选民授权就能做他职责范围内的决定,包括战争,哪怕当时民调显示大多数人反对这个决定。

第四,那墨西哥人的移民问题?答:我认为墨西哥分批加入美国对整体墨西哥人的福祉有好处,但墨西哥人的命运掌握在墨西哥人手里,就像马来西亚人的命运在马来西亚人手里一样,我只是闲着,随便聊几句。我若不幸是那个墨西哥人,说不定我也是那600万之一,自己走到美国去。

Advertisements

2011年07月11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政治, 个人 | 3条评论

新加坡偏见(三)

刚刚看了一份来自无国界记者的报道,2010年媒体自由指数排行,在178个国家中,新加坡排名136,而马来西亚则排名141。如果这两个国家在欧洲的话,肯定没资格加入欧盟。排名最靠后的欧盟国家是希腊和保加利亚,但他们的排名是并列70,其中希腊还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所以这撤除海关一事,我看提提建议可以,真要做还是免了吧。缺乏强有力且独立的媒体,暗箱操作,政治勾结的事情太容易,吵起架来也没有独立媒体作为缓冲和争论的地方,撤关之类的事情暂时还是不做为好。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继续这个话题,讨论一下撤关之后对两国人民的现实好处。说不定到了2065年,两国政府真的开始做这件事了。若有人翻出这几篇帖子说,哇,先驱啊,果然死的早。

至于我伟大祖国的排名,我不好意思说。有博客为我们长了点面子,聊胜于无。伟大祖国一次次羞辱我,我觉得我快麻木了。还是继续关卡讨论吧。

1. 公共汽车/巴士

从新山到兀兰,其实很近。若没有关卡的话,开车10分钟就够了。就算坐公交车,加上等车的时间,20分钟也足够了。每天早晨,大量(可怜有谁能帮我查查相关的数据吗?)的马来西亚人来新加坡上班。而到了晚上,他们还要回到马来西亚的家。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坐公交车上下班。早晨,他们要在马来西亚海关前把所有人放下,通关后再上车,经过长堤到达兀兰海关。下车,通关再上车。20分钟的车程,毫无价值地被拉长一倍甚至更长。若遇到星期五或者公共假日前一天,那就祈祷吧。昨天我的同事专门请了半天假,因为去年这一天他在关卡前排了4个小时的队。

2.运输

过关的费用就不提了,主要是等待的时间。每次从马来西亚吃完中饭回来,另外一条线上总是停着长长一串货车,从新加坡关卡一直延伸到马来西亚关卡前那弯弯道上。他们从大清早开始等,一直等到中午甚至下午。新加坡每天从马来西亚进口大量蔬菜,禽类,蔬菜和水果。他们为新加坡超级市场的菜价作出了贡献,他们为国际市场的燃油价格作出了贡献,他们也为他们的膀胱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3. 关卡本身

两国四个关卡,我不知道有多少工作人员,但少说也有上千吧。工资,设备加上运营费用,这些都是代价。就算撤掉了关卡,依然可以用例行检查不定时抽查甚至强制检查等手段检查往来的车辆,把危险减少到可控的程度。(待续)

 

 

2010年11月6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singapore, 个人 | 留下评论

新加坡偏见(二)

新马之间的关卡还是撤了吧!

欧洲这么多国家的关卡都撤掉了,甚至大部分国家的货币都换成了欧元。而这些国家里面,有很多是世世代代的敌人。曾作为一个国家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我个人认为,没有多少合适的理由,也没多大的必要,非要保留关卡。时移世易,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早与当年分家的时候不一样了。如果说当年分家迫不得已,但若今天两国决定再一次走向融合,却是一件不择不扣的好事。

首先,两个国家虽然在淡水,填海工程,铁路等一系列问题上时有争论,但这只属于小打小闹,底下的经贸活动异常繁荣,两国在经济上是互为依存,互为补充,离了谁都不行。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更进一步,把交通和运输上的瓶颈:海关关卡给撤了?

很多新加坡人或许以为,去掉关卡会让他们的国家变得很不安全。这是深植于很多新加坡,特别是华人心中的深深的不安全感,不信任感。当然,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不过,你们互为邻居也有45年了,这期间可有什么严重的冲突?

另外,众所周知,新加坡虽然有傲视东南亚的武器装备和训练,但缺少战略纵深。而马来西亚则是所有回教国家内,世俗化最成功,也是最温和的国家。若要比较的话,可能只有土耳其可以与之相比。极端回教团体(比如回祁团)是两国政府的共同敌人。海关的撤除必然需要两国安全部门更紧密的合作,尤其是情报方面的高度共享。两国的安全都将得益于此。经贸政治联系越紧密,互信程度越高,安全系数也就越高。

另外,两个市场合为一个市场(当然,货币是不是也应该合二为一,这问题更为复杂,暂时不论),其实是扩大了各自的内需。 新加坡要提高本国的人口数,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大的市场。关卡一开,不就都有了?我倒觉得该担忧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别到时候新山成了另外一个新加坡?

至于撤关卡,对新加坡人更为现实的好处,有空再谈吧。

 

2010年11月6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singapore, 个人 | 留下评论

我不跟你玩了

360和qq这事闹了很久了,本来没打算写什么东西的,不过今天突然来了兴趣。

跟我住一屋的有几个来新打工的大哥,都在忙着申请msn帐号。有位大哥甚至为了msn帐号,还先去163申请个邮箱,拿纸笔记下邮箱帐号和密码,生怕忘记了。却不小心下了个msn lite,找不到视频聊天的地方,只好再下一遍。

这么麻烦的原因,自然是360与qq这些天的争吵到了高潮:腾讯宣布,我不跟你玩了。这提前来到的高潮,也算是腾讯无奈的反击,短期之内,360估计有大麻烦了。昨天才说完天朝的网络上上下下喜欢折腾,今天立马秀给我看网络史上的奇观。受宠若惊之余,我只想问,你们还有更猛的吗!?

这对我不是什么大事,我不用360。就算偶尔要用,下载安装扫完木马之后就直接卸了。这么做的原因是不太放心用AVG去对付国内的木马,扫一扫没什么事就卸了了事。我就信任360扫木马的功能,好歹人家以前是造木马起家的。幸好360还是能比较干净的卸掉的,不像它的前任3721。

qq扫描用户电脑,做点小动作,自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很多工具都可以查出这种小伎俩。更严重的还在qq的敏感词过滤,当然这些360不会也不敢管。扫描电脑的主要原因还在了解用户习惯,增加点不公平竞争的筹码。我没听说过qq因为此事酿成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我也一直用qq,qq总不至于偷我的毛片吧?

腾讯这招看似挺狠,不过现在看起来,正如不少网络观察家们所言,不管怎么样,腾讯总是输了。其实我很惊讶,平常下班以后,大哥们做饭吃完之余,就上网看看电影,聊聊天,种菜偷菜停车之类的。除了看电影以外,大部分空余时间可都是献给了qq啊。一说不用,立马下载msn。主要原因是,离了360,他们就觉得上网很不安全。虽然腾讯在那要挟信下面给出了不少360的替代品,但效果如何,堪忧啊。至少在我这个小屋檐底下,除了我给一点面子以外,腾讯输得还挺严重。即使我认为他们中的大部分早晚还是要用回qq的,但信誉以及一部分较真的用户是再也回不来了。只是腾讯祭出鱼死网破的绝招,却不肯道歉,我是不会给一点点同情的。

2010年11月3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中国 | 7条评论

博客更新了

微软决定不再支持Live space,于是我就按照步骤把博客搬到了这里。很久以前我就在wordpress上申请了一个博客,现在正好把两个合二为一。除了一张图好像出了问题,合并过程基本顺利。顺便还给自己买了个域名(http://www.muyuqiao.com),并且把wordpress的博客映射到了自己的域名上,用这种偷懒的方法,算是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愿望。这两天上班没做什么事,就忙着整理博客上的链接。删除了一堆旧链接,把留下来的全部换成了图片。星期五下班之前,终于搞得差不多了。wordpress的功能和易用性比微软的live space强得太多了,后者既然正式退出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功夫网好像不再屏蔽wordpress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希望如此吧。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马上就要出炉了,预祝xb拿到这个奖项,推一推天朝老大难的政改。不是说要多快,起码要让人看得出来在做吧。

另外博客上还有个问题,博客页面右边有个facebook的链接,哪位老大知道怎么把它去掉?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方法,难道这算广告?多谢。

2010年10月8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欣慰, 个人 | 3条评论

二十年前发生的事

这件事放开讨论,重新评价之前,我们所取得的一切,都是建在浮沙之上,完全没有安全可言。

2009年06月4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 留下评论

向艾未未致敬

拒绝遗忘,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艾未未致敬。

2009年04月12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 留下评论

这几天的事

西藏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还挺严重的,死人了,看来还不少。新华社的评论在这里,各方的态度在这里。境外记者包括香港记者都已经被赶出去了。据说youtube因为此次事件又被和谐了,还听说yahoo英文版也遭殃了。在另一方面,最近BBC在播放一个纪录片,叫“西藏一年”(A Year in Tibet),还没能看到,不敢妄加评论,估计很值得一看。

牛博网的国内站到现在也没能开起来,估计暂时是没戏了。幸好国际站还开着。

欲望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唯有节制才能得到快乐。

2008年03月17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 2条评论

后记

首先,我要道歉,那就是我的情绪化。在看了两篇ΚΕΦΙ的文章之后,我极度反感他的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态度。以致于我在回帖文章中,花了大量的篇幅来批评他的态度。批评别人的态度,正常情况下是不应该发生的,我也知道这点肯定会被人诟病,不过说我批评别人态度的人,怎么不回去看看ΚΕΦΙ里教训别人态度的姿态?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把关于态度这点明明白白摆到台面上来了?

其次, 我还要道歉。对于global warming的问题,我的认识是不够清晰的,哪怕到现在为止。我写上一篇文章,关于ΚΕΦΙ《重复澄清》以及他的态度,主要是因为我被ΚΕΦΙ的态度所激怒。怎么说呢,我是无法冷静地阅读他的回复,现在去看依旧无法冷静。他的文章中充斥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牛博网上的一些读者可以忍受这种说教式的讨论,我表示悲哀。老罗把这篇文章推荐了,我只好哭一下。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牛博网上以这种态度说教的人还不少,还包括老罗。只是我之前并没有认识到,或者说我默认这种态度有时候是必要的。现在我发现,这种态度已经让牛博成了所谓“牛人们”的个人秀场所,除了胡缠,太簇等很有限的几位博客以外,无法形成一丁点讨论的味道。不信的可以去看看牛博网的回复,不管是博客中的还是论坛中的,几乎都毫无营养。老罗强烈谴责那些坐沙发的人,但也是以高高在上的态度谴责的。

我重新回想起了新人对我说的话,网上辩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跟他们所讨论的不是一样东西。除了浪费时间以外,毫无用处。我当然知道很多论坛确实是这样,但我曾经以为,牛博网不是这样的。

小白和我,是带点理想色彩的年轻人,试图在中文网上,对global warming 和 DDT 进行那么一点理性色彩的讨论。结果我们发现我们失败了,而且败得那么惨,小白的最新博客见这里:《关于这场辩论》。我不得不承认,是我高估了罗永浩和牛博网,当然还有一个方舟子。

现在我要好好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会对方舟子、罗永浩这么信任。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有大把的原因。方舟子打假的贡献怎么说也不过分,罗永浩创办牛博网,网罗了一批牛人,可以让我这样的人,看到很多牛人的牛文,也是一件功劳很大的事情。至少我是很感激的。

不过就像昨天晚上新人、小白和我讨论,谈到方舟子的时候,新人说,方舟子的昨天跟今天是一样的,没有进步。而小白反应说,他其实在退步,因为他的专 业知识忘记得差不多了,连silent spring这样明显的夸大和不实都看不出来。小白说她对方舟子非常失望,我也对他很失望。不过我总存着一点心思认为,方舟子也仅仅是被欺骗的,我相信他会改正他在这点上的错误的。

关于方舟子,另外推荐一篇文章,是安替写的,方舟子,一个根本无法成为朋友的同道中人,他是以一个基督徒身份写的,不过事不同理同。安替在这里为我们展现了宽容的意义与难得。

对于老罗,建议一下,老罗应该好好学习醉钢琴的两篇文章:敌人的权利给老罗的情书。醉钢琴的文字我非常喜欢,一如既往,就算新人不这么认为我也喜欢。

好了,就这样了。

 

2007年03月10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 1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