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沟通

凌晨5点,醒来不舒服。窗外又在下雨了,稀稀拉拉的,让人觉得有些冷。

打开电脑,收到小白一封简短的来信,说她下周去里约热内卢。给小白回了几句话,有些安慰,又有些失落。3个月来,我几乎无法分享小白的快乐,小白也无法分享我的所思所想。加上接下来的两个月,5个月时间所带来的变化,会给重逢带来不少惊讶——希望不是陌生。我一直期待着小白能给我一封长长的信,跟我聊聊她的想法。可我自己也不曾写过这样的信——至少我认为没有——而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理由去这么做。我早就理解了深入而有效的沟通,会给自己带来其他地方很难得到的自信和安慰——虽然这是困难的——可我自己却偏偏很少这么做。

新人哥哥和嫂子在离开新加坡的前一天晚上,我跟他们聊了很久。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说话是有些轻浮的,大概是那几天自信心膨胀的厉害。其中我提到,我希望把那些只能写在个人日记本里的想法,写到博客上来。现在想想,自己是想的太简单了。日记本里的半句话,也许需要在博客上整整一篇文章来解释,否则除了带给你误解和攻击之外,没有任何好处。看似简单的东西,在你需要让他人明白的时候,却往往是很复杂的——除非你与你的听众,对很多基本问题的理解是很接近的。不过,我还是要尝试去这么做。日记本里的东西,有很多优点,也有相当的不足。这种方式,在一定意义上,我们其实是选择了逃避,逃避了深入的探讨,也逃避了解释。看似轻松了,但沟通没有实现,归根结底,还是得不到轻松自在。

沟通是如此重要,我却总是忽视。

2007年10月29日 Posted by | Life | 5条评论

牛博消息

虽然看到的迟了些,但总算看到了。

10月24日,罗永浩在豆瓣发了一贴,《日,还哭泣》,说:

“牛博很快就会重新开张,快的话就几天,最长也就一个多月。”

自从牛博被关了之后,我的google reader每天收到的新文章数目骤减,几乎到了没有文章可看到地步了。这个消息至少给人一些安慰。那就等待牛博的重新开张!

2007年10月27日 Posted by | 个人 | 留下评论

红豆相思豆

我以为我在南大见过相思豆,今天才知道,以前从没有见过。

下午不舒服,睡了一觉起来早早把晚饭吃了,绕着Jp闲逛。jp附近,最近在修一个公园,公园前面有一条比较宽的排水沟,旁边有一条供自行车和行人走的路往前延伸。我走到路的尽头,是一条马路。马路对面有三个人正在地上捡东西,捡个不停,不过距离太远,我看不清他们在捡什么。我站在对面好奇的看了一会儿,他们还在捡。于是我低头,就发现地上到处都是红色的小东西。我也弯腰捡了起来。

硬硬的,扁的,正面看类心形,鲜红,让人印象深刻。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肯定是久闻大名的红豆相思豆。我在ntu没见过这种豆子,看来传闻的当年南洋大学校园内所有红豆树都被砍掉了,是真有其事。我之前还把在ntu看到过的红色球形小果子当相思豆,还庆幸他们没砍干净,原来可笑的是我自己。抬头看看这豆子是从哪种树上掉下来的,却发现红豆的树高大的出奇,不是我以前一直遐想的用手可以采摘的小灌木。树很高,看不到上面是不是还有红豆。我走过去,问了他们,证实这就是相思豆。那是几个在附近工厂里工作的中国人,很快乐地捡着红豆。

相思

王维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我念叨了好久,才把这首诗完整地想起来了。来来回回捡了一把红豆,我回房间了。想着要不要给巴西的小白寄几颗,却发现我根本没有她的地址。

2007年10月20日 Posted by | 个人 | 2条评论

收到的最后一篇从牛博来的文章

创造社新任社长,也就是四一写的。可惜牛博网只是输出摘要,所以在我的google reader里只能看到如下文字:

保障人民的知情权与表达权必将指向和谐

再读107大报告有感

自从大会召开以来,每天晨起,我都要坐在马桶上精读一遍107大报告。而且每天都有惊喜,今天也不例外。我读到了这么一段闪亮的话:

扩大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 …

希望四一无恙,老罗无恙,牛博早日回来。

2007年10月20日 Posted by | 个人 | 2条评论

伟大的17大:youtube被封,牛博网被关

据来自豆瓣的消息称,牛博网http://www.bullog.cn已经于2007年10月19日下午被关闭。而世界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已经于2007年10月18日被封。

2007年10月19日 Posted by | 个人 | 2条评论

牛博点滴


2007-10-1 20:06:06 钱烈宪发布了博客《缅甸局势 逐渐平静》开始,到现在2007-10-03 20:31:15为止,整整两天时间,我订阅的二十多个牛博作者,只有罗永浩发表了一篇题目和内容加起来只有一个动词和一个名字的的博客:“free aung san suu kyi”。17大真的要来了。

2007年10月3日 Posted by | 个人 | 一条评论

哀莫大于心死

“哀莫——大于——心死!” 正在看小说的小木,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解脱了一样。

旁边的小环听了个真切,不过有些疑惑。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哀莫——大于——心死啊!”

“哈哈…”小环这次总算听清楚了,开心的大笑起来。

小木默念了几遍这句话,连南方人常犯的卷舌音后鼻音的毛病也考虑了一下 ,确信没有什么问题。大惑不解,从学过这个句子开始,他一直是这么读的。

小环叹了一口气,这个小木,很多问题谈起来头头是道,写起文章来也差强人意,不过古文的基础知识不是一般的差,老闹笑话。这次的这个断句错误,多半是当年读书的时候,囫囵吞枣的缘故。当年一错,现在顺口就错,从不考虑。否则凭小木现在的水平,也不难发现自己错在哪里。

“哀——莫大于——心死。” 小环纠正道。

才默念了两遍,小木就发现自己确实错了,还错的这么离谱。

“这意思没弄错就可以了。”明显是讨饶的语气。

小环知道这是小木嘴硬,也不去理他。只是突然有什么触动了一下心思。小环默念了两下这个句子,才悠悠了说了一句: “你大概深有同感吧!”

小木没有说话,心里却似翻江倒海,不能平静。刚才喊出这句话,不过是小说里提到了,而自己觉得深有同感,却没有深思。

这一年多来,自己心头,常常响起的几个字倒不是上面那句话,而是“心丧若死”,不过意思却差不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也不知道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当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心丧若死”了,对什么都这样。哪怕对小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明显有些冷淡。其实以两人的关系,多亲密都不过分。

但是为什么呢?背痛?背痛不是好了很多了吗,特别是最近一年多,影响已经不大。痛得打滚的时候,尚且还有股子拼劲,反而快好了,才心丧若死?这样的解释,小木是无论如何不能够接受的。自己都无法接受,遑论说服他人。

其实他隐隐的知道,原因并不是那么简单,却也不是特别复杂,无非是信任、不甘、委屈和懊悔。只是一直不肯去想,有空就埋首于游戏、小说和无休无止的辩论之中。被小环这么一提起,一腔往事涌上心头,冲得喉咙阵阵发酸。幸亏背对着小环,才没让她看到自己的眼睛:多半是有些红了。

小环见小木久久没有说话,却也没有什么动作,知道被自己一句话勾起了回忆。 小环不敢说话,心却是很疼,一想到自己的为难,委屈就汹涌而至,眼泪不停的往下掉。一会儿,就不能自己,抽噎起来。

小木静静的听着,只觉得五味杂陈, 分不清是什么滋味。有心想去劝劝小环,却一直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听着。

良久。

“对不起。”小环轻轻的说了一句。

“又不是你的错。”小环的道歉,让小木更羞愧。

“其实,”小环小心的斟酌这词语,“你顶多也就是心灰意冷罢了。若说心死的话,我是不信的!”

小木刚想说话,小环却又开口了。

“若真心死,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若真心死,你还会去参加那些辩论?若真心死,像你这么懒的人,还会去翻那些枯燥的哲学书?”

听到这最后一句,小木也不禁莞尔,轻松了许多。站起身来,坐到小环身边,拉着她的手,轻轻地道:“若真心死,一年前我也不会追求你。”

2007年10月1日 Posted by | 欣慰, 个人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