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Nothing learned, and everything forgotten!

这几天读完了Jared Diamond的《第三种猩猩》,他更有名的一本书是《枪炮、病菌与钢铁》,这个周末希望可以看完。

把我们从传统中解放出来的,是语言。——与恩格斯所说的工具说,我更认同这种说法。人类的一个巨大的优势在于知识的传递与积累,语言是最重要的工具。

发明文字之前,老年人是资讯与经验的资料库。——现在,则是知识的专业化和信息的碎片化,绝大部分人早已淹没在这个海洋中,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作者在他的另一本书《性趣探秘》中提到:

“我也承认老迈的男女对于现代文明社会的贡献,对于老年人自身和社会上的其他人来说,有随着年龄减少的趋势——实际上这是当今老龄社会提出的大量问题中的一个新现象。今天,现代人的多数信息是通过书籍、电视或者收音机获得的,但在文字出现以前的社会中,老年人被视作信息和实践的宝库,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一点简直不可思议。

长寿是我们越过兽界、进入人境的本钱。——在文字发明之前,长寿使得知识的积累得以实现。(小插曲:这让我想起《亵渎》中的遗弃之地,智慧之火消散之后,遗弃之地的可查历史从上万年到不足两千年。)

调配维修身体与生殖的最大花费,求得最大生殖率(终生生殖成就除以寿命)。

难怪那么多婚姻以离婚收场,我们直到最近才觉悟:我们选择的本领太差,而我们的标准太肤浅。——这是作者在对比了新几内亚的一种叫花亭鸟的求偶方式后,得出的对比结论。雄鸟建造异常漂亮繁复的小屋,屋内甚至有大量“华而不实”的装饰品,目的仅仅是用来求偶。

“同时全面奔溃”的演化理想,用来描绘我们身体的命运十分贴切。——简单的说,就是人体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化以后,各个器官,各种感官,基本上都会以相同的速率老化,以便在生命逝去以前,减少浪费。

农业兴起后,菁英阶层变得更健康,但是许多人的健康恶化了。——作者颠覆了在我头脑中的一贯印象,即定居的农业社会比渔猎社会更适合人类。农业社会的好处当然毋庸置疑,可以养活更多的人,使得一部分人可以脱离终日寻找食物的宿命,参与一些专门性的技艺。不过在很多地方,农业社会都比不上被取代的渔猎社会,健康仅仅是一个方面。

其实,地球上极少有物种愿意在智力和灵巧上费神的。——人类的出现其实是个意外,我们也许真的是异常孤独的,比我们曾经想象的还要孤独。

“现在真相大白,工业革命以前的社会,几千年来一直在消灭物种、摧毁栖境、破坏自己的生存。”

书中提到太平洋上有至少12个岛,欧洲人发现的时候空无一人,不适合居住,但都曾经有人居住。这些土著把他们赖以生存的鸟类和其他动物资源损耗殆尽,然后把自己也饿死了。另外著名的“复活节岛”。岛上的土著把树木全部都砍光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越来越贫瘠,差点把自己都灭绝了。

新西兰岛上曾经有过高达3米的巨鸟,马达加斯加岛上也曾经有,体重可达450公斤,比鸵鸟都大。不过遗憾的是它们全部消失了,人类的扩张使它们灭绝了。另外遭遇灭绝的还有鸟类,哺乳类,陆龟,蜥蜴,青蛙,甚至大型昆虫。而它们都在欧洲人进去之前就已经灭绝或者基本灭绝。

澳洲曾经消失的动物有“巨型袋鼠、有袋类狮子、有袋类犀牛,此外,还有瑚蝠、蛇、鳄鱼、鸟类”。虽然还缺乏证据,但作者断定:“最早登录海岛定居的人类,为岛上的生物带来浩劫。”

而在美洲大陆上,印第安人的到来,使得几乎所有的大型哺乳类都灭绝了。它们包括:“长毛象与乳齿象,体重达三吨的地树獭”,“还有狮、猎豹、骆驼、马,等等”。冰河时代的美好想象,背后却是美洲大陆大型哺乳类的灾难。若做个对比的话,白人灭绝印第安人的战争,看起来也不过是这场灾难的延续,让人觉得异常讽刺。

当然,工业革命开始后,这种灭绝生物甚至灭绝我们自己的速度和可能性都大大增加了。不过这只不过是技术进步和人口爆炸带来的副作用,并不代表现在的人类比曾经的更加贪婪和恶劣。每一代的人都认为“黄金时代”曾经存在过,那个时候人们正直无私,天人合一。新的发现告诉我们,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人心不古”也许仅仅是一句好听的自欺之语,仅仅让我们相信我们曾经并没有那么邪恶。从这个角度说,从二战到现在,也许是人类有史以来互相杀戮最少的年代,也是人类反思自身与环境的关系最为密集的时代。

我们有数千,上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万年的破坏历史,“我们面临的问题,的确发轫于动物根源。”要消除这种已经化为本能的行为,需要我们不懈的努力。地球比太平洋上的小岛确实大很多,但适合人类生存的陆地面积,也就三四个美洲大陆的大小。当年他们可能只有几千万人,而我们有好几十亿。当年他们只有石斧石茅,而我们有原子弹。不过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当年我们只有生存的欲望,而现在我们(起码一部分人)有了把地球当成家的觉悟。

但愿还来得及,但愿标题的那句话,仅仅是一个科学家恨铁不成钢的激愤。

Advertisements

2011年01月8日 Posted by | Books, Life, 个人 | 留下评论

我懒得出去

“我知道我的身体与面孔不理想,却非要不折手段地否认这个事实。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外表上的缺陷,这是不是很成问题?”

这是摘自洪晃的所谓自传《我的非正常生活》里的一段话。一本自传却有十几个人写,是货真价实的拼凑之作。洪晃在答应交稿的时候就自知自己无法完成这本书,就求爷爷告奶奶地找了一帮人帮他写,而她自己只是加了一些图片,写了一些介绍性的文字——多半是介绍他人的。不过这书写的还真不错,真诚有趣而又毫无吹捧的味道,相当难得。搞的我对她手下的三本时尚杂志都有些兴趣了。极少有人能够像她那样活着,也没有什么人能像她那么写自传,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

当然这本书也该归类于杂书之类,我觉得大部分时候我也只适合看杂书。比较轻松自在,不拘一格,信息量还不小,而且正适合勾勒一个人当时的思想状态和行为,显得更诚恳。当然,书要合你的胃口才行。

回头把看过的书放回去的时候,在那个架子上看到一本书。比较严肃的书,稍微翻一翻,觉得挺不错。不过当时看着天晴,正打算按计划找朋友去游泳。结果到外面喝完一杯豆浆,倾盆大雨又开始了。回到图书馆,那书还在,是张中行的《顺生论》。那是个喜欢看杂书的老头,很合我的胃口,至少那篇名为《我与读书》的序,看的我非常舒服。老头说:

确知真知很难。许许多多久信的什么以及宣扬为应信的什么,绝大多数是经不起分析的;因而对于还未分析的什么,上德是“不知为不知”。

老头又说:

浮世间,为了争上游,至少是为了活,大概常常不得不狂热或装作狂热吧?

这人清醒到这份上,很多时候难免成了搅局者,扫人兴致者。不过老头完全不介意,洒脱得很,真正让人羡慕。

旧习难改,仍然读书。

大道本多歧,由它去吧。

于是我把这本书借了回来,细细研究这个老头。在这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懒得出去。

2010年12月31日 Posted by | Books, Life | 留下评论

想睡了,想听人唱歌。

反正博客早已经被墙,无所谓敏感不敏感了。昨天睡觉之前又做了几本kindle版的pdf,每一本都是敏感书,如下: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胡平:《论言论自由》

胡平:《犬儒病》

胡平:《人的驯化、逃避与反抗》

邹谠:《中国革命再阐释》

今天在图书馆看《裸猿》,其实我早看过了,只是忘了。而且又有些心思,翻来覆去的有些问题,想要答案。这几天就老想着,人类的文明化,与从猿而来的进化方向是不是有冲突?有多大的冲突?我们是该按着既有的进化方向走呢,还是我们人类已经强大可以跳出“进化”的宿命,自己决定哪个方向了?当然很可能只是在很有限的一些方面,比如最明显的就是:控制生育。

因为有了这问题,我就想找证据,所以今天也做了一些摘要,如下:

1. 人类作为动物的生物属性塑造了人类文明的社会结构。——若想活的不拧巴,还得回头看看几百万年前我们的祖先的生活方式。

2. 这些解剖生理特征是为小型的关系密切的部落生活设计的。——也许这是大家想逃离大城市的根本原因。

3. 用衣物遮盖阴部必然是很早的文化现象。——我们是动物中非常特殊的,面对面的时候,生殖器冲着对方。

4. 人们时刻遵守着异常复杂的,避免接触陌生人的策略。——新加坡的地铁,不停地考验着这种策略。

5. 人们沐浴之频繁,远远超过了医疗卫生的目的。——虽然书中说是为了清楚气味,不过有些气味沐浴多少次都去不掉,这算怎么回事噢?

6. 人类的性行为高度发达,它要求恒常不断的表现和发泄。——中国政府老跟进化对着干,怪不得越搞越糟。有伤风化总比压抑好。

7. 使自己吸引异性的注意,可以减少社群里异性成员的对立情感。

8. 一旦配偶关系出了故障,悠远的灵长目动物冲动又会燃烧起来。——所以别再怪老公出轨了,都是进化惹得祸。

9. 出现了人为控制子女人数的倾向。——我觉得对待进化,女性有更多的反抗的需要。曾经她们成年以后,需要持续地生育和哺乳。而现在,生育所需的时间和精力越来越短,使得“许多女子参加外出狩猎”。

10. 我们使用的信号就是微笑。——这是人类才能学会的,所以不要板着脸,请微笑。

11. 事实上,我们的行为要服从根深蒂固的,早已“忘掉”的纯粹模仿所得来的印象。——李海鹏说:“人们迟早会受制于往日,显露他们从何而来。”

12. 好奇心和探索冲动与陋习和偏见相抗衡,由此产生的平衡具有创造奇迹的潜力。——我想这里“陋习和偏见”应该改成传统和习俗才恰当。而我们用探索冲动冲垮了传统,于是“文革”发生了。

13. 幸运的社会是逐渐求得完美平衡的社会:它必须求得模仿和好奇的平衡,求得盲目的,不动脑筋的抄袭和渐进的,合乎理性的实验之间的平衡。——我们的社会是幸运的社会吗?

14. 尽管父母可以引导孩子的好奇心,可他们无法压制孩子的好奇心。——我对这句话持保留意见,我想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社会中司空见惯:他们竟然压制了孩子们的好奇心。

15. 为游戏而游戏,游戏本身就是目的。——狩猎是一种游戏,现在我们把它叫做工作。

16. 环境千篇一律没有变化时,探索的冲动就停止不动。——当你觉得生活死气沉沉的时候,要么换个环境,要么改变环境。

 

2010年12月31日 Posted by | Books, 自由, 政治, 个人, 中国 | 留下评论

奶奶说,她不开心。

kindle里面另外加了三本书,霍金的《果壳中的宇宙》,莫里斯的《裸猿》,再加上约翰密尔的”On Liberty”。今天下午在图书馆,看了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这是一部挺适合我的书,不管是见识,心态还是对生活的态度,都挺接近。抽空摘录了一些句子,顺便做点评价。

1. 一个美好的世界的首要标准就是等级松弛。——意味着互相尊重有了基础。

2. 人生的乐趣不就在于不努力吗?——对于自己愿意做的,喜欢做的,其实无所谓努力不努力了,反正你都会义无反顾的。

3. 多年以前我们初二一班还有好大一票人,可是又有多少人有着一股自由自在的精神?——答案是如此的让人绝望。

4. 非政治意义上的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叛逆,而在于不在乎。——我不在乎你们怎么说,怎么想,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想让我在乎?来说服我。

5.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自由是一种成就,而拘谨是一种失败。——有一天我终于发现,勇敢一点,这世界没什么值得让你害怕。

6. 大多数人是没有能力得到自由的。——真是刻薄的实话。

7. 不论什么行业,满足感都来自缺乏远见。——又一句刻薄的实话,可以把行业改成国家。

8. 单纯不一定与青春同步。——我们没有青春,却总希望在对方身上发现单纯。

9. 好的文明总是尊重小孩子的,而坏文明则往往压制天真。——我老想起奥运开幕式上的《歌唱祖国》,越想越不是滋味,得拧巴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10. 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平庸。——平庸是现代社会最大的恶,拒绝平庸。

11. 梦想家们可以做一件很基础的事情,就是用更美好的世界的标准来监督现在。——我们是多么幸运,那标准几乎可以看到摸到的;我们又是多么不幸,堂而皇之地否认和拒绝美好。

12. 人们迟早会受制于往日,显露他们从何而来。——我在我身上看到了浙江的父母,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山东的父母。

13. 总是令人不胜惊奇,你已经走到本以为永远不会去到的地方。——前提是,拒绝平庸。

14. 人生苦短,欢愉有时,我想真正需要的是活得令自己尊重。——真诚,坦诚。拒绝谎言,拒绝平庸。

15. 是的,我们这个时代低估了真正的价值。——我们这个时代,什么是价值这样的问题,早已被抛弃。

16. 胆怯的智慧还在犹豫的时候,勇敢的无知已经行动了。——21年前的那个六月

17. 林中有两条路,你永远只能走一条,怀念着另一条。——这里不能用SL大法,想想清楚你要什么。

18. 自由是必需品,因为一个人必须尽量脱离周遭世界中的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那些东西。——重新思考,你就会发现很多司空见惯的现象是多么的让人作呕。

2010年12月29日 Posted by | Books, 民主, 个人, 中国 | 留下评论

Kindle 体验再续

在我拿到Kindle之前,侯哥就向我推荐过“多看”。看了一些关于“多看”的资料,也曾心痒痒想装一个试试。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下手。主要原因是我看的书都是我自己找来的,也不介意花点时间做点排版,转换成pdf。一本几百页的书也花不了我十分钟时间,而看完起码也要好几个小时甚至几天。而且,Kindle对pdf内的中文支持地非常好,文件内我从没见过乱码或者框框,也就没有什么动力去换系统了。当然如果你希望载入大量txt版中文书,或者你想要看扫描版的pdf,你最好还是换成多看系统。

网上可以下载到一些专门给6寸屏Kindle制作的pdf书籍,不过让我很郁闷的是,制作者连个简单的封面都不愿意做,甚至连作者都不想提。这个,看免费的书就够那个啥的了,连作者都不肯提,实在是超出了我的底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暂时就这么着吧。

回头看了一下我做的那些书,刚开始的几本要重做。有几本“体积”太大不说,同一篇文章中竟然有不同大小的字体。另外,还加了一些书,包括:《亵渎》全本,《历史的尘埃》全本,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以及凤凰的《第七颗头骨》。

 

2010年12月23日 Posted by | Books, 高兴, 个人 | 留下评论

kindle体验续

感谢侯哥教我用Collection,可以分门别类的放我的书了。对于那些长篇的网络小说来说,每本书还得专门放一个Collection。

注册Kindle的时候,随便找了一个美国地址填上了。果然可以在Amazon的网站“Free Ebook Collection”上下书,非常方便,甚至可以用wireless直接送到我的Kindle上。可惜好景不长,下了一个推荐游戏和7本书之后,Amazon告诉我,我在美国以外的国家下书是不对的。索性我就把地址改回新加坡了,这下Amazon连链接都不给了。

这个打击来的快去的也快。除了Amazon自己的网站以外,它还列出了很多免费图书馆的网站,而这些图书馆提供的免费书籍,数量上竟然达到了百万级。还没空一一细看,不过我认识的那些人的书,一般都还没有,也就是说,不是免费的。

另外,Kindle之间很难共享书籍,除非你自己做的电子书。为了长远起见,我决定把我的kindle书籍列表放到我的google docs内,好让需要的人下载,并在首页”About”页面上也放了链接。我做的书都是Pdf版本,为Kindle3制作。不过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那就是书的作者。我的Kindle上显示的都是Administrator,所以我只好在书名前加上作者。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教教我,先多谢了。

卡尔萨根的《伊甸园的飞龙》快读完了,翻译得不好。

2010年12月21日 Posted by | Books, 个人 | 一条评论

萧默与高尔泰

我在google reader读了南方周末上的一篇文章,应该是刚刚刊登的,来自高尔泰先生的《哪敢论清白——致《寻找家园》的读者,兼答萧默先生》(文四),并按图索骥,读了一系列有关的争论,按时间顺序如下:

萧默:《寻找家园》以外的高尔泰(文一)
高尔泰:昨日少年今白头—一头狼给一只狗的公开信(文二)
萧默致高尔泰的公开信(文三)

然后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篇文章。另外我还看了几篇评论的文章,一些争论。拜新人同学推荐,我看过《寻找家园》,所以对萧默对高尔泰的指控很不感冒。高尔泰先生的忏悔甚至感激,早就体现在《寻找家园》的字里行间,坦诚而透彻。倒是萧默所谓的忏悔,显得非常刻意,可疑。负责授权发布高尔泰先生文字的十年砍柴说了下面的话:

(砍柴按:这是高尔泰先生委托我在网上发布的三个文本。高尔泰先生和萧默先生都是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过那个黑白颠倒、人兽共舞的时代,是中华的悲剧,更是他们个人的悲剧。对身处那段历史之中的个人,我想今人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做圣人—-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没有圣人。人,皆有缺陷。对高、萧两先生的恩怨以及特殊历史时期的是非,我等没资格,也无法做出判断。将这三个文本公布,我以为对后辈人全面理解中华民族的那个时代或者不无裨益。)

砍柴说的貌似公允,却也不厚道。既然看了互相的文字,无法判断或者难以下结论可以理解,但又怎能说没有资格?高尔泰先生授权发布,不也仅仅是想澄清一下,向自己的读者有个交代吗?难不成他还真的打算跟萧默纠缠不休!?砍柴作为读者,竟然说自己“没资格”,真是岂有此理,你还不如说不便评论。至于我,还是让高尔泰先生自己的话来评价一下这种争论:

如此人文景观,其实非常普遍。米兰昆德拉早就在他的《玩笑》一书中,把这种没有忏悔的“与时俱进”,写得淋漓尽致。但是玩笑一普及,就变成了严肃。正如谎言一普及,就变成了真理。若要与之周旋,正好陪着玩儿。你说我“实际上是个弱者”,没错。否则,哪会一辈子被群狗追咬,连躲在深草丛中静静地舐一舐自己的伤口都没有可能?十几年亡命天涯,还要被追着抹黑,拉着垫脚,以衬托别人的高大?哪会被迫辩诬,别无选择,只能把本可以用来叩问存在寻找意义关注身外事物的有限能量,虚耗在渺小个人卑微琐碎的自卫斗争之中,显得时间和精力都毫无价值?

这玩儿对于你,是有趣和有利的。对于我,纯属生命的贬值。迫使我陪你来玩,这本身就是你的一个胜利。但这胜利,未必是强者的证明。强者之强,首在独立。否则没有自我,存在就是虚无。虚无之胜,也是虚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腐皮之上,毛何持而强?一个人的历史是自己创造的,一个人的价值也是自己创造的,此外持什么都是空的,何况腐皮?何况抹黑别人抬高自己的游戏?

2010年11月7日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个人, 中国 | 留下评论

新下两个书单

今天在当当网上新下两个书单。本来下一个就好,不过上次得了一张优惠券,有优惠券就没有VIP折扣。不得已拆成了两张,省了20几人民币。这次跟老六耗上了,一口气把他08年09年和10年出版的读库补齐了。

2010年10月22日 Posted by | Books, 高兴, 个人 | 留下评论

刘夙与李华芳的所谓争论

本人订阅《读品》,但其实挺少看读品上的文章,大部分都不合我的胃口,每次只拣我也许感兴趣的文章读,多半也读不完。我也订阅刘夙的博客和李华芳的博客,虽然不认识,但也算有所了解。这两天刘夙发了一篇很没礼貌的文章,而李华芳做了回复。此文就是因为这事,我想说几句话。当然我自我标榜是自由主义者,并没有什么中立的立场。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一部分, 即“一 和“读品帮”开战是迟早的事”

1. 我个人建议是,应该避免与刘夙辩论。通篇都是冷嘲热讽和教训的口吻,也不知道是老师还是父母没教好,很没礼貌。刘夙还喜欢给人贴上诸如“小资”“自由主义”之类的标签。然后一棍子扫一片,这样的话语,在刘夙的文章里比比皆是,无需多谈。我想很多时候他想说话,但也许出于傲慢,他根本做不到有的放矢,只能学老毛的做法,先树一个想当然的对手,然后一阵猛批。整段文章东拉西扯,根本没有主题,倒像是有仇恨。

2. 自由主义者不需要有强大的科学背景。个人从各自的学习和经历中选择符合自己想法的流派,无需强加到他人头上。这正是自由主义的出发点。就算没看过哈耶克,也可以说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这本身就没问题。可怜刘夙非要要求所有自由主义者都要通读自由主义的作品以及强大的科学背景,这本身就是无理取闹的。

3. 读品作为一份非赢利的小众杂志,刘夙竟然用“洗脑”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可见他的话基本上就是脱口而出,根本谈不上深思熟虑的。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二部分,即“二 哈耶克的屁股擦不得”

我对哈耶克的作品读的有限,没有读过他提到的《自由秩序原理》一书。所谈及的话题不便深入。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一方面刘夙批评李华芳“对进化论的理解不过是二手、三手或更多手的。” 另一方面,刘夙却一再引用他人的二手资料来为自己的批评辩护。至于在评价哈耶克时用的种种脏词,根本就不该是一个自我标榜学术的人该用的。当然,这点小恶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刘夙甚至声明“因此,完整的科学体系必然是分层次的,对人类社会研究来说,最高层是社会科学,之下是心理学,再下是神经科学和生物学。”框架有了,细节却完全没有。连“社会科学”这么一个大而无当的词语放在这里也不做解释,这也未免太缺少细节了吧?李华芳对此另有批评,在此不赘。

当然刘夙在下面又强调了“哪怕人类永远也不能把握人类社会的每个细节,但只要能够把握住人类社会的框架,就不会出大的错误。”进而他以此指责波普和哈耶克的开放社会理论错误。这其实与前面所提到的是一体的。对于刘夙来说,只要有了框架,细节都是不重要的。但我有问题,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什么叫“框架”,什么又叫作“大的错误”?若连这样的细节都没有,你的框架又在哪里?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另一些东西。刘夙在大量的文章中对“进化心理学”推崇备至,不过到现在为止,刘夙竟然没有对这个他如此推崇的学说做一个详细点的阐述。当然也许他一直在尝试,只不过一直没有成功。至于他非要把“进化心理学”应用到人类社会中,并得出“人人生而不平等”这样一个所谓真理的时候,我只能说,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三部分,即“三 用拼尸式的文章替哈耶克辩护是否是帮倒忙?”

连题目都如此不堪,当然五个题目没一个像样的。懒得写了,就到这里了。

 

2010年10月22日更新:今天顺着刘夙新文章上的链接,找到了一份三月份他所发的一份书单。我看过其中的三本,都是非常好的书。既然如此,其他的书也有必要找来看看。这个要多谢他。

2010年10月22日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 留下评论

最近读的书

我的确是个懒人,发现自己看书的最好时间,竟然是在路上。从家里回来的路上,等飞机坐飞机,怎么也有十几二十个小时,看了两本书。一本是《世界是平的》,听说很久了,不过一直没打算买。这次朋友托我买了一本,顺便在路上把它看完了。好歹还是电脑专业毕业的,这本书让我感触很深。世界在这十几年里的变化实在太大,除了极少数的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其他人早已经迷失了,或者说从没看清楚过。这些公司大概包括书中提到的比如微软,IBM, 戴尔,还有GOOGLE, UPS, FEDEX,沃尔玛,亚马逊等等。可让人惊讶的是,在这个信息时代,别人的世界都已经是扁平的时候,我们却还在造长城,而这长城大概是球面形的。

第二本是陈丹青的《退步集》。我通过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知道了这个人,发现他很犀利,于是买了几本他的书。我不懂绘画,但诚实和责任感还是读得出来的。对于文学和艺术——也许还要加上科学,也许还要加上更多更多的东西——来说,1949年,真的是很糟糕的一年。

另外一本这几天看到,是好不容易买到的《爱因斯坦晚年文集》,就算跳过了好几十页关于科学的章节,也还没有读完。人类曾经存在过这样的头脑,真让我感到惊叹。

2008年07月19日 Posted by | Books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