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在家(四)——神仙们

这篇送给如猫。

过年刚回新加坡的时候写了几篇,但还有很多照片,一直没有整理出来,趁这个机会,好好收拾收拾。

这是年前祭祖,放在桌子上享受供品的众仙图。一共六格,供养了三十位神仙,真是济济一堂。

左边第一位是“蚕花五圣”。我们这地方自古养蚕,供一位与蚕桑相关的神仙无可厚非。我首次听说这位神仙,五圣是啥意思?五个人还是这神仙就叫“五圣”?前些日子在超市看到有卖桑椹的,一看价格吓得我屁滚尿流。当年桑椹采摘季节,学校动员全部学生去采摘桑椹,国家按几分钱一斤收取。然后除去外皮,留下种子作培育新桑树之用。那一段时间,所有学生嘴边手上都是怎么洗也洗不干净的紫色。很多年没吃过桑椹了,也很多年没吃过鲜嫩的棱角了。回头看这蚕花五圣,捧的竟然是金元宝。你又不是财神,凑什么热闹啊?他下面的四位分别是端碗洒水的“雨师”, 挥舞芭蕉扇的“风伯”,以及两位“土地”,这一组神仙,都和蚕桑有关。

往右边一点是手拿春秋的“关帝”,下面则依次是“禄神”,“文昌”,“河伯水官”和“送子娘娘”。这一群神仙,搭配得古里古怪。

再右边那骑虎持鞭的叫“赵玄坛”,就是武财神赵公明,带着“家堂”和“路头五圣”,再下面是“田公”和“地母”。“田公”“地母”好理解,这“家堂”应该是方言中的“家堂菩萨”,意思是自家供养的菩萨。至于这五圣,我费尽心思,冒着中毒的危险,找到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文字:

  五方贤圣神,不知始于何代,亦不悉其氏族爵里。或云通称福德五圣,固上界贵神,明太祖悯阵亡战士,因五人为伍之义,俾得庙食一方,遂假托五圣之名,要不见于正史,莫可得而考也。惟大江以南,庙貌最盛,自通都大邑以及三家村落,在在有之,不下数千百万,名亦种种不一。在田者曰田头五圣,在大树者曰树头五圣,在民居屋上者曰檐头五圣,在路间者曰路头五圣,在水滨者曰水仙五圣,民间婚嫁或在新妇冠上者曰花冠五圣,在桥者曰桥前五圣。

这段文字出自《阅世编》一书,一清朝人写的。到目前为止,豆瓣上只有三个人读过。稍微看了看,相当不好读,怕是不会去读了,幸好这段文字相当通俗。而且这么一来,上面的蚕花五圣也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另外仔细看,那“田公”还带着一副对联:

粮油多似海,米面积如山。

够通俗够直白。

第四格内是“五路财神”领头,看来这地方喜欢这个“五”,甚至连每个格子内都非要凑五个神仙。“五路财神”带着“招财”“利市”两位偏财神招摇过市,想不发财也难啊。下面还有“和合二仙”,“民间传说之神,主婚姻和合”。不过怎么看怎么像一些三流武侠小说里的典型人物(我想我需要面壁思过一下了)。

第五格内,领头的是最有名的“观世音”菩萨,左手拂尘,右手杨柳瓶的经典造型。下面的“姜太公”拿了面旗子,上书四个大字“百无禁忌”,心想这姜太公够开放啊。一查才知这还跟造新房,上梁的时候梁上挂的那块大红布有关,上书“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可以用来避火灾的。太公旁边是这里有名的“蚕花娘娘”(马鸣王)。骑白马,捧蚕茧,活似来参加“蚕花”庙会来了。这蚕花娘年与上面所说的“蚕花五圣”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人考证这其实是一个神仙。既然我家祭祀的画折上他们是两位神仙,那这家伙的考证再靠谱也是错的。

下面是“三官”和“圣帝”,“圣帝垂恩远,三官赐多福”,两位好神仙。

最后一格,是“如来佛”带着“王母”“寿星”并两位“土地”。“如来”在家乡的地位远不如“观音”菩萨,在这里有些凑数的嫌疑。

Advertisements

2011年05月31日 - Posted by | Life, 宗教, 个人, 中国

一条评论 »

  1. 哥 你写的博客怎么着也得让后世的研究者们折腾上半个世纪。

    条评论 由 手机刷机包 | 2011年06月17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