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图斯基之箭(一)

我们已经被追杀了好几天,人人带伤,个个疲惫不堪。我算是状态最好的一个,但几天几夜没怎么休息,我也已经快到极限了。这个洞穴,不大,干燥,重要的是还有其他出口。小心翼翼地把洞口盖好之后,我只想先睡一觉,我想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但这只是我的奢望,队长查理吩咐我警戒两个小时。我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向他笑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场莫名其妙的追杀,我这个弓箭手其实没多大用处。最多就是敌人追得太近了,放倒一两个警告他们一下,让我的同伙们有时间修整一下。但这些箭再也捡不回来了,甚至我自己制作的那十几支箭都已经用了一半。每一支这样的箭,都是我花了很大精力做出来的,还分了好几种不一样的用途。所以我很心疼。若不是查理把他的箭给了我,我就要拿着匕首肉搏了。

就算肉搏,我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尤其是这几天的“被追杀”。没错,就是享受。

我从小练习弓箭,十八岁那年报名进了军队,当弓箭手。我以为军队里有很多神射手,有很好的教官。结果,半年之后我发现,那里曾经有很多神射手——那都是当年战争培养出来的——但现在一个也没有了。有力,沉稳,加上敏锐的直觉,是神射手必需拥有的。而这些,需要坚持不断的训练。待了一年以后,我再也忍受不了他们无所事事的颓废,没完没了的嘲笑和庸俗不堪的生活,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继续训练我的弓箭。我没有老师,但有一个朋友。他每年冬天都会从外地赶回来,在我的小镇上停留几天买些东西,顺便指点一下我的弓箭,还有武技,甚至我还像他学了点魔法。上次见到他,那已经是我闲在家的第二年了。我说我想象着有朝一日能像他一样生活。说的好听点,叫浪迹天涯,说实在点就是到处晃来晃去。

那天他听到我的评价,哈哈笑了很久。他很少笑,这次是例外。然后他对我说,那你也出去晃晃吧。于是我告别了我的初恋情人,成为了一名佣兵。见识了军队里的弓箭手,我自信我的箭术还算不错。佣兵们对优秀的弓箭手非常欢迎,我“晃”得还不错。

转眼间我已经“晃”了四年了,每次想起这事我就觉得不可思议。四年就像昨天一样短暂,也好像比永远都还要长。很多日子很有意思,但大多数日子很无聊。没有任务的日子,就怕明天没钱喝酒;有任务的日子,多半枯燥乏味甚至让人厌烦。我后来想想,这不是明摆着吗。发布任务的,多半是有钱人,很有一部分还是贵族。贵族能有多少东西值得你拼命?佣兵的生活比我曾经想象的要粗俗无聊的多。

不过还是有让人兴奋的事情,这几天就是。虽然我们被追杀,但这仅仅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要不是他们那白痴的大队长贪生怕死,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各奔东西,逃得一个是一个。在那种无可救药的愚蠢和无法形容的无耻面前,让我觉得这世界之大,当真无奇不有。想到这里,我就暗自庆幸我没继续在军队里待下去。

我懒洋洋的斜靠在树杈上,我的弓就挂在上面。下面枝叶茂盛,没有魔法师的帮忙,不会有人察觉我的。其实他们有魔法师,不过那中级法师一直陪在大队长身边,这种探路的事从来没出过手,更别说用探测魔法了。至于另外两个,他们会用的魔法种类确实比我多不少,不过要说他们会用探测魔法,打死我都不信。而说句难听的话,要是用魔法对攻,我甚至不需要用弓箭,他们没一个是我的对手。

可惜不能做箭。就算最粗糙的箭,我也需要用刀去掉明显的凹凸,削尖箭头,然后在箭尾上开一个凹槽。所有这些都会发出不属于这个森林的声音,那些碎屑也会往下掉。我就把弓取下来,掏出一块布,沾一点水,缓缓地擦拭弓身。

我很喜欢这么做,就像抚摸情人凹凸有致的身体,光滑而有弹性。

我叹息一声,这几天一直是紧张的状态,连弓弦都未放下来过。幸好这几天天气不错,不至于损伤弓弦。

Advertisements

2011年03月12日 - Posted by | Entertainment,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