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心已乱?

过年回家,回到新加坡也有十多天了,一切看起来照旧,但又不是那么回事。心已乱。

大哥已经结婚,表弟也已订婚,就我最慢。掐着指头算来算去,算东算西,也没算明白结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同甘还是共苦?这是个问题,还不过是个小问题。大问题在于,这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牵扯到方方面面来来回回的东西,越想越多。看来过于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不是什么好事,遇到这种事,秀才遇到兵,怎么说也说不清楚。索性不去想,按着自己的心意,该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

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比较自在,也比较新鲜。随便看到一点新奇的东西,逮到一个陌生的人聊聊天都是一件让人兴趣盎然的事情。也许两个人更好?这种机会到目前为止还不多。不过若老是需要琢磨对方的心思,那我觉得还是算了,多累人啊,有事就开口问问。但不管怎么样,新加坡确实闷了点。今天看到一篇访谈,里面有句话很好:

有些女性就像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一样,把她们放在屋子里是窒息她们的生命。

有些男性也是如此的吧,可能比例还要比女性高点。新加坡确实容易让这样的人窒息郁闷抓狂,喜欢到处乱蹦的人是不会喜欢这里的。另外,里面的嘉宾(台湾作家苏伟贞)还提到,她对自己女儿的期待:

我就希望她是一个从容不迫、优雅,把生命当中有价值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这将是一个好的母亲,这更是一篇好的访谈。我发现访谈真是一个不错的交流方式,可以“逗”被访谈者说出关于这个话题的想法,当然前提条件是坦诚。我回去这段时间,一直在尝试着做类似访谈的事情,问大量的问题。当然对象多半都是老人家们,也只有老人家们才愿意花时间跟我说些当年的往事。中年人们和年轻人们都忙着打牌搓麻将抽烟喝酒,或者躺在医院里。那是喝多了。

茉莉花墙外开花,墙内大家却只闻野花香。还没闻个真切,冷不丁连枝条都被人折了去。不过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的第1970号决议却是不折不扣的进步,尤其对我们国家的政府来说。据说他们不情不愿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投了赞成票。看看决议的第一句话,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难受了:

严重关切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局势,谴责暴力和对平民使用武力,斥责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包括镇压和平示威者,对平民死亡深表关切,并明确反对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政府最高层煽动对平民的敌意和暴力行为

该面对的帐就早早面对,不要等到来不及。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埃及到利比亚,从利比亚到中东的各个国家。据说沙特和科威特王室正在大把撒钱给民众,可见其心虚。当然新加坡政府最近也正在撒钱,不过这是惯例。撒钱这种事,做的多了,大家就心安理得多了。建议沙特科威特多学学新加坡,有事没事撒撒钱,借财消灾。这些都是有钱国家有钱的政府,还可以派派钱,这穷点的该怎么办啊?

Advertisements

2011年03月1日 - Posted by | 自由, 政治, 个人, 中国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