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在家(三)——烧香

大年初一我哥与我跟着奶奶去庙内烧香。这庙是这些年才建起来的,原址并无庙宇。不过听奶奶说以前附近另有一庙,她年轻的时候(解放后)被人拆了。大概15年前,有人出钱出力在新址上修了一庙。公开的迷信活动曾经被打压到几乎绝迹,家庭内的祭祖活动据说从未被彻底取缔。按照奶奶的说法,叫“没官不没私”。我爷爷这个村长当年竟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家里偷偷祭祖,其他的人家可想而知。强制性的措施一旦不再实行,家家户户的私下祭祖拜菩萨迅速走向公开化。庙的重新出现就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了。

奶奶说,我家附近以前的庙有很多。茅林,立安,三来,钟塔各有一庙,白马里大桥边有左右两庙。经过解放,在四十年的时间里,这些庙不是被拆了,就是荒废倒塌了。我仔细地问了一下,奶奶竟然告诉我这些庙都重新建造了,大部分还都是在原址。我还不曾去参观过其他庙宇,只知道我小学前面那“大会堂”,竟曾是一庙。

我们去烧香的庙叫“钟塔庙”。庙不是很大,到现在也不过前后三进。正门看起来颇显简陋,甚至都没什么人,根本像个后门。其实大部分烧香的人都不从正门进去。曾经的正门早已经在庙内,多数人都是从偏门进庙的。

门内就是一小院,左右各几棵树,右边另有一个大大的香炉,和一整排的烛台。再往里就是第一进,可以算是阎王殿。

左边殿是白无常带头,靠墙站成一排,前方则是橱内坐着的几尊金身阎罗王;

中间殿照旧坐着一些金身阎罗,左右则站着文武判官。

而右边则是黑无常领队,金身阎罗则坐在橱中,任你如何努力,都看不清他们到底长得怎样。不过不管怎样,所有阎罗小鬼判官不是在橱内,就是在铁栅栏内,像是怕他们突然暴起伤人似的。

第二进其实是三个房间,左右房间异常昏暗,照片都没法照。中间却只有两个菩萨,迎面就是笑嘻嘻的弥勒,安然沐浴在阳光与袅袅香烟中。

他后面的我没认出来,挺帅一小伙。

最后一进才是正殿,名叫“厅松禅寺”。只不过老太太们都坐在里面念佛,烧香拜佛的人又多,我都不好意思多照相。跟第一个殿一样,菩萨们都坐在橱内,享受信徒们的香火。他们倒是一尘不染,我晃了几圈,全身都沾满了烟灰。

ps:那些钓鱼的还真是让人佩服。大年初三早晨6:30, 这里的气温在1度左右,有一个人打着手电在钓鱼。

Advertisements

2011年02月5日 - Posted by | 个人, 中国

一条评论 »

  1. 你的照片很有自己的风格啊,有点社会纪实的味道。

    条评论 由 老翟 | 2011年04月24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