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在家(二)

从杭州机场回家,听说我们村子与隔壁村子合体了。我们村原先叫“三来”,邻村叫“茅林”,合起来却不叫“三茅”而叫难听的“三林”,真是不象话。

高中的时候,我们油车乡改名高桥镇,再过十年,高桥镇与徐家庄镇合并后改名为禹越镇。这个镇名其实是相当文雅的,起码比那个“三林”强太多了。据说在我爸的记忆之外,禹越镇早就存在了,范围就包括现在高桥镇和徐家庄镇的范围。一个甲子之后,一切好似恢复原状。但究竟有多少东西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外,我不得而知。如此频繁的更改地名,对于我这样怀旧的人,却是灾难。

在杭州的时候,我跟我高中的几个同学吃了一顿饭。这几位都是当年高中班级中前几名的,分开十年多,没怎么聚过。我戏称为“高峰会”。其中两个人是银行业的,一个是省政府下面一个机构的公务员,再加上一个落魄的新加坡工程师。聊的不多,几乎都是房子,再加上一些教育、投资、移民等等事情,谈不上投机,但也算热烈。我们对于一些社会问题,诸如浮躁,诸如各种各样的贪腐陋习,基本上都有相同的认识,也认为问题其实已经相当严重。不过没怎么留下深刻印象。倒是回宾馆的路上,跟那公务员聊了一路。他的一腔激愤却我有所感动,他还是有原则的,有强烈的责任感,除了火气有些重。

昨天,我的一个朋友来访。他是我小学同学,在电力部门工作。在加上我哥,我们三也聊了一个上午。他们俩算是这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当然熟悉各种各样的潜规则,却没想过要去做一点改变。当然,也许他们有过,却发现只是绝望;也许从来没试过,因为这无异于鸡蛋碰石头。现状对他们来说,就算不是完美的,也是非常让人满意的,所以其实也没有多少需要改变的动力。话说回来,若我在国内待着,估计也是这样了——还需要一点运气,挤入既得利益这个团体,仅仅凭借能力已经是越来越难以进入了。

今天傍晚跟邻居两位大伯稍微聊了一会儿。他们自身凭借努力和勤奋,经济状况都不错。但他们对村委的所作所为有意见。据说曾经有17万担粮食,不知道最终款项去了哪里;据说很多村委现在都有食堂,过年过节还互相串门;据说土地这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村里更是不例外……

村东头的老屋,从我有记忆起就在这里了。我曾经在这里被马蜂蜇过满头的包。

Advertisements

2011年02月1日 - Posted by | Life, 政治, 个人, 中国

3条评论 »

  1. 三林比三茅好听

    条评论 由 匿名 | 2011年02月4日 | 回复

  2. 哈哈

    条评论 由 神马都是浮云 | 2011年02月6日 | 回复

  3. 支持三毛

    条评论 由 老翟 | 2011年04月24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