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在家(一)

大清早5点多我就醒了,也不想睡觉,也不觉得冷。洗个脸刷个牙我就出门去了。外面月朗星稀,还没一个人影。小时候这个时间,早起的老人们就开始刮锅底,淘米烧早饭了。 而现在,几乎不用刮锅底了,米也在家里淘了。

外面晃了一会儿,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天慢慢地亮了。我的隔壁大伯也起床了。他与人合伙管着一个养虾场,年前的虾卖得差不多了。我对虾不感兴趣,但他有个习惯,每天一大早就去外面吃早饭。我戴上他的军绿大帽,坐在他的电瓶车上,屁颠屁颠地就到了集市上。

一杯茶,一碗鸭脚千张包面,再加半碗白酒,就是我的早饭。吃完连走路都有点虚浮,真是丢人。出门到集市上走了走,放养的土鸡19元20元一斤,而那些养鸡场的鸡,便宜的只要10元一斤,价格相差一倍。

回来收拾收拾,跟邻居们打打招呼,吃了个饭。下午3点多的时候,我哥,我嫂子和我三个人出去拍了些照片。村子一年年都在变化,我怕过一些年我再也认不出来了,留一些照片,留一些记忆。

朱介坝

从这个角度看,村子这几年变化不大。左边还是那株大的香樟树,远处是那“聚福桥”,右边的树上还是那大大的鸟窝,跟去年没什么大的差别。

我家对面的那台阶,曾经是南边的人家洗衣淘米甚至洗澡的地方。而现在呢?跟旁边的那艘船一样,估计再也不会用人用了。慢慢的就会被土盖上,然后就会消失。

这条渠道一样的东西,就是我曾经在里面游泳的“兜”。就在我站的地方,曾经都是能够行船洗东西的地方,而现在都能跨过去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现在河边的树比我前些年多了很多。当然冬天水位确实低很多,但这么浅这么窄,离干涸也不太远了。要不是前些日子有所谓“领导”来视察,这里肯定有很多垃圾,现在则是土石和树枝之类的。

更让我震惊的还是这个,当然我不是指他们在那里钓鱼。他们确实是在钓鱼,有人把河的两端用篱笆围起来,往里面放了些鱼,做了个钓鱼场,80元一天,钓多少归自己。这大冬天快过年了,竟然还有人跑来钓鱼。最早的一个竟然早晨8点就到了,从杭州过来的。而最晚的一个,竟然半夜自己弄个灯在那里钓鱼,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偏执狂的精神。

偏题了。我觉得震惊是因为他们真的把河截断了,再也不能行船了。连在一起的那两条船,也是船舶运输在这里走向没落的明证。江南水乡,以后估计连河都不需要了,只需要一个个封闭的池塘,源源不断的出产鱼虾螃蟹牛蛙和甲鱼。我家餐桌上的鱼虾,几乎已经没有野生的了。

Advertisements

2011年02月1日 - Posted by | 个人

一条评论 »

  1. […] 十多年后看到家乡小孩子们排着队在离水面2米多高的桥上(木鱼桥)往下跳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惭愧。他们中最小的绝对不到6岁。当年我只敢在船上往水中跳,最多也只是从那座低矮的“聚福桥”上跳过,从没有在木鱼桥上往下跳的胆量。如今这些小孩都到了进大学的年龄了,木鱼桥也早已弃置不用,相应的那段河,已经基本不能下水了。自家门前的那曾经开阔的让我害怕的河面,因为前后人家有意无意的侵袭,现在几乎都可以跨过去了。那曾经在夏天的晚上繁忙热闹的“石堍”,现在则被弃置,被掩埋,最好的也已经堆满了泥土和落叶,渐渐的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从记忆中淡去。 […]

    Pingback 由 我的家乡——游泳篇 « 木鱼桥 | 2011年08月11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