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你想要什么?

这几天工作又开始忙起来了,心情却变差了。闲的时候,晚上回来精力充沛,就愿意看书。拿到kindle之后两三个星期,比我之前几个月看的书都多。不过这两个星期,每天都忙。忙碌一天,回到房间就觉得疲倦,有两天甚至不到9点就困的不行了。疲惫,就看不得一点严肃的书,晚上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胡思乱想,心情很差。

回头想想工作这几年的事,除了经济状况稍微有所好转以外,其他的简直是一无是处。有理解我的朋友吗?有体贴我的爱人吗?生命的无奈和无聊,却频繁地涌上心头,几乎成为了生活的主色调。转眼就要30了,一事无成那是不必提了,时不时地来几次喉咙发酸,在这个年纪,想必也是挺少见的了。总想告诉别人我知道我要什么,但就是这点也没有自信,恐怕也经不起一问:

“你想要什么?”

侯哥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但知道不喜欢什么样的。这话用在这里也合适。我也许不明确我想要怎样的生活,但我起码知道我不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知道我不想生活在怎样的社会里。

新加坡看起来富庶开放,细究之下,却是令人难堪的傲慢和无知,甚至还有相当程度的粗俗,当然这也许跟我接触的人有关。高效清廉的政府,跟其他东南亚国家比起来当然是称得上的。不过这里没有独立媒体,没有公平选举,时间越长,官僚系统的弊病越重。看目前这形势,积重难返是迟早的事情。新加坡缺乏政治上的自由和公平,但经济上这两点是毋庸置疑的。比起国内来,这点弊病也就算不得什么。

两个朋友在北京,跟我说北京租房子是要小心的,有各种各样的陷阱。租房子的问题,当然远远不能与高高的房价和愈演愈烈的圈地强拆相比。但通过这种方式,进入我的耳朵,这事大概也够严重的。租房子都这么麻烦,其他事情可见一斑。把黄章晋的文章又一篇一篇重新看了一遍,那边的“恶”罄竹难书,一旦你参与了解了那种种“恶”,沉重便随之而来,无法摆脱也不该摆脱。光是了解一下,就能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想做点什么却无从下手。到底是谁们在维护这个社会的稳定?是努力推动和解和互信的人们还是继续用高压维稳的政府?答案其实就摆在那里,不过利益和短视加在一起,会让缺乏监督的权力疯狂。一天到晚高高在上喊维稳的,就是制造隔阂,冲突的主体。和谐需要对话,在平等的基础上。

理想主义不如说是责任感,残存的责任感。我在这点残存的责任感里苟活,顺便寻找一点温暖。

2011年1月23日更新:

崔新生曾经说:

我从来不认为人是可以相互理解的,所谓理解,就是做某一点、或者某一时刻、某一偶然的场合的那种心神交汇、一种无解的砰然一动。而如果将理解作为彼此的什么心心相印,则觉得非常大谬不然。人作为生命的个体,如果真的那么严丝合缝地去心心相印,这个世界就非常的一统和可怕了。汉语意境之夸张,一直使我心存警戒。曾经有一段时间,无论写什么东西就以成语为敌,而追寻一个字、一个字的极限意境。一切语言到此为止,已经成为潜在的一种问笔约束和要求。只是现在再也没有二十多岁时的执著,谴词造句越来越马虎和放任了,但神来之笔和浑然天成的寂寞之美,还是仍然是我沉醉不已。

从二十多岁的自然寂寞,到如今需要对寂寞的守持,个人修为是在不断地退步。接触好的文字、与好的人交谈、与好的场景相遇,都会有那种不期然的寂寞从心里向周身弥漫。那种好,就是寂寞,无以相告、不能倾诉,语言无法到达,那么寂寞的接近幸福的极致。感觉寂寞是圆的、宁静而充满力量。

好!

Advertisements

2011年01月22日 - Posted by | 自由, Life, singapore,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