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我懒得出去

“我知道我的身体与面孔不理想,却非要不折手段地否认这个事实。我们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外表上的缺陷,这是不是很成问题?”

这是摘自洪晃的所谓自传《我的非正常生活》里的一段话。一本自传却有十几个人写,是货真价实的拼凑之作。洪晃在答应交稿的时候就自知自己无法完成这本书,就求爷爷告奶奶地找了一帮人帮他写,而她自己只是加了一些图片,写了一些介绍性的文字——多半是介绍他人的。不过这书写的还真不错,真诚有趣而又毫无吹捧的味道,相当难得。搞的我对她手下的三本时尚杂志都有些兴趣了。极少有人能够像她那样活着,也没有什么人能像她那么写自传,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

当然这本书也该归类于杂书之类,我觉得大部分时候我也只适合看杂书。比较轻松自在,不拘一格,信息量还不小,而且正适合勾勒一个人当时的思想状态和行为,显得更诚恳。当然,书要合你的胃口才行。

回头把看过的书放回去的时候,在那个架子上看到一本书。比较严肃的书,稍微翻一翻,觉得挺不错。不过当时看着天晴,正打算按计划找朋友去游泳。结果到外面喝完一杯豆浆,倾盆大雨又开始了。回到图书馆,那书还在,是张中行的《顺生论》。那是个喜欢看杂书的老头,很合我的胃口,至少那篇名为《我与读书》的序,看的我非常舒服。老头说:

确知真知很难。许许多多久信的什么以及宣扬为应信的什么,绝大多数是经不起分析的;因而对于还未分析的什么,上德是“不知为不知”。

老头又说:

浮世间,为了争上游,至少是为了活,大概常常不得不狂热或装作狂热吧?

这人清醒到这份上,很多时候难免成了搅局者,扫人兴致者。不过老头完全不介意,洒脱得很,真正让人羡慕。

旧习难改,仍然读书。

大道本多歧,由它去吧。

于是我把这本书借了回来,细细研究这个老头。在这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懒得出去。

Advertisements

2010年12月31日 - Posted by | Books, Life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