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想睡了,想听人唱歌。

反正博客早已经被墙,无所谓敏感不敏感了。昨天睡觉之前又做了几本kindle版的pdf,每一本都是敏感书,如下: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

胡平:《论言论自由》

胡平:《犬儒病》

胡平:《人的驯化、逃避与反抗》

邹谠:《中国革命再阐释》

今天在图书馆看《裸猿》,其实我早看过了,只是忘了。而且又有些心思,翻来覆去的有些问题,想要答案。这几天就老想着,人类的文明化,与从猿而来的进化方向是不是有冲突?有多大的冲突?我们是该按着既有的进化方向走呢,还是我们人类已经强大可以跳出“进化”的宿命,自己决定哪个方向了?当然很可能只是在很有限的一些方面,比如最明显的就是:控制生育。

因为有了这问题,我就想找证据,所以今天也做了一些摘要,如下:

1. 人类作为动物的生物属性塑造了人类文明的社会结构。——若想活的不拧巴,还得回头看看几百万年前我们的祖先的生活方式。

2. 这些解剖生理特征是为小型的关系密切的部落生活设计的。——也许这是大家想逃离大城市的根本原因。

3. 用衣物遮盖阴部必然是很早的文化现象。——我们是动物中非常特殊的,面对面的时候,生殖器冲着对方。

4. 人们时刻遵守着异常复杂的,避免接触陌生人的策略。——新加坡的地铁,不停地考验着这种策略。

5. 人们沐浴之频繁,远远超过了医疗卫生的目的。——虽然书中说是为了清楚气味,不过有些气味沐浴多少次都去不掉,这算怎么回事噢?

6. 人类的性行为高度发达,它要求恒常不断的表现和发泄。——中国政府老跟进化对着干,怪不得越搞越糟。有伤风化总比压抑好。

7. 使自己吸引异性的注意,可以减少社群里异性成员的对立情感。

8. 一旦配偶关系出了故障,悠远的灵长目动物冲动又会燃烧起来。——所以别再怪老公出轨了,都是进化惹得祸。

9. 出现了人为控制子女人数的倾向。——我觉得对待进化,女性有更多的反抗的需要。曾经她们成年以后,需要持续地生育和哺乳。而现在,生育所需的时间和精力越来越短,使得“许多女子参加外出狩猎”。

10. 我们使用的信号就是微笑。——这是人类才能学会的,所以不要板着脸,请微笑。

11. 事实上,我们的行为要服从根深蒂固的,早已“忘掉”的纯粹模仿所得来的印象。——李海鹏说:“人们迟早会受制于往日,显露他们从何而来。”

12. 好奇心和探索冲动与陋习和偏见相抗衡,由此产生的平衡具有创造奇迹的潜力。——我想这里“陋习和偏见”应该改成传统和习俗才恰当。而我们用探索冲动冲垮了传统,于是“文革”发生了。

13. 幸运的社会是逐渐求得完美平衡的社会:它必须求得模仿和好奇的平衡,求得盲目的,不动脑筋的抄袭和渐进的,合乎理性的实验之间的平衡。——我们的社会是幸运的社会吗?

14. 尽管父母可以引导孩子的好奇心,可他们无法压制孩子的好奇心。——我对这句话持保留意见,我想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社会中司空见惯:他们竟然压制了孩子们的好奇心。

15. 为游戏而游戏,游戏本身就是目的。——狩猎是一种游戏,现在我们把它叫做工作。

16. 环境千篇一律没有变化时,探索的冲动就停止不动。——当你觉得生活死气沉沉的时候,要么换个环境,要么改变环境。

 

Advertisements

2010年12月31日 - Posted by | Books, 自由, 政治, 个人, 中国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