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关于Team Seagrass

跟随Team Seagrass一起出去有一段时间了,也该写点东西了。

Team Seagrass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志愿者们隔一段时间定点观察海草的生长情况,然后根据一定的规范记录下来。有人据此做研究,另外,我想也算是一份记录吧。海草是一种生长在浅海海滩上的草本植物,但是不是藻类。海草跟陆地上的植物一样,会开花结果,但藻类不会。它们曾经是生长在陆地上的,后来慢慢的就移到了浅海,算是陆地对海洋的一种反哺吧。很幸运的是,前天我们去Pulau Semakau的时候,刚好有一种海草开花,把雄花的花蕊漂得到处都是。

虽然是浅海,但如果太深的话,是很难观测的。而特殊如Cyrene Reef,潮水高的时候根本就不露头。所以我们都会选择潮水很低的时候才去。我没有查过什么时候潮水很低,不过跟月亮有关。就算如此,有些时候水还是很深的。上一次去Chek Jawa的时候,水就漫过了大腿。

根据他们制定的一张表,观测的地点一共有二十几个,网站上现在还列出的只有其中的六个。不过这一年来,我只去过上面提到的三个地方。Pulau Semakau是个垃圾掩埋场,Chek Jawa在乌敏岛的那一端,而最神秘的则是Cyrene Reef。这几个地方,我都去过三次或者三次以上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我没敢问。但我个人猜测,其中的一多半估计已经没有海草了。这其实也可以理解的,据我上次所看的那份新加坡“The Singapore Blue Plan 2009″,这些环保爱好者所提出的要求,也仅仅是保护新加坡还未被开发的10%海岸线,从而可以在最低限度上保护这个岛国的生物多样性。对于一个岛国来说,90%的海岸线都曾被开发过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数据,我想全世界除了澳门可以做一个比较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三个地方了,香港估计也望尘莫及。简单的说,在新加坡做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工作,是一件让人窒息的事情。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原因,我觉得说绝望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绝望之中就有英雄,我说的就是Ria,Team Seagrass的组织者。我所能查到的,在新加坡几乎所有关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事情都跟她有关。只要看看下面的博客就清楚了,这些都是她在维护。

Cyrene Reef Exposed!

teamseagrass

wild hannenings in singapore

wild shores of singapore

wild singapore news

可能还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博客,若有,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那天我在搜寻新加坡环境和海洋保护一类的信息的时候,真的被她吓了一跳,好像新加坡就她一个人在做这事。当然这不是事实,national parks现在据说也有一个二三十人的部门,专门是负责保护新加坡生物多样性的。不过就算如此,我仍旧一点也不乐观。也不用举多少例子,我们来看看Cyrene Reef的地理位置就都清楚了。Cyrene Reef是我所知道的,新加坡海洋生物种类非常多的地方,至少比Pulau Semakau和Chek Jawa多很多。

Cyrene Reef就在最中间,位置在新加坡本岛,jurong island和炼油外岛的中间,而且正好处在航道中央,不时有特别大的船只在附近通过。尴尬的位置和生物的多样性,构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这几乎是海洋生物在新加坡硕果仅存的乐园了。

Advertisements

2010年12月7日 - Posted by | Life, singapore, Travel,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