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萧默与高尔泰

我在google reader读了南方周末上的一篇文章,应该是刚刚刊登的,来自高尔泰先生的《哪敢论清白——致《寻找家园》的读者,兼答萧默先生》(文四),并按图索骥,读了一系列有关的争论,按时间顺序如下:

萧默:《寻找家园》以外的高尔泰(文一)
高尔泰:昨日少年今白头—一头狼给一只狗的公开信(文二)
萧默致高尔泰的公开信(文三)

然后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篇文章。另外我还看了几篇评论的文章,一些争论。拜新人同学推荐,我看过《寻找家园》,所以对萧默对高尔泰的指控很不感冒。高尔泰先生的忏悔甚至感激,早就体现在《寻找家园》的字里行间,坦诚而透彻。倒是萧默所谓的忏悔,显得非常刻意,可疑。负责授权发布高尔泰先生文字的十年砍柴说了下面的话:

(砍柴按:这是高尔泰先生委托我在网上发布的三个文本。高尔泰先生和萧默先生都是我的父辈,他们经历过那个黑白颠倒、人兽共舞的时代,是中华的悲剧,更是他们个人的悲剧。对身处那段历史之中的个人,我想今人没有资格要求他们做圣人—-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没有圣人。人,皆有缺陷。对高、萧两先生的恩怨以及特殊历史时期的是非,我等没资格,也无法做出判断。将这三个文本公布,我以为对后辈人全面理解中华民族的那个时代或者不无裨益。)

砍柴说的貌似公允,却也不厚道。既然看了互相的文字,无法判断或者难以下结论可以理解,但又怎能说没有资格?高尔泰先生授权发布,不也仅仅是想澄清一下,向自己的读者有个交代吗?难不成他还真的打算跟萧默纠缠不休!?砍柴作为读者,竟然说自己“没资格”,真是岂有此理,你还不如说不便评论。至于我,还是让高尔泰先生自己的话来评价一下这种争论:

如此人文景观,其实非常普遍。米兰昆德拉早就在他的《玩笑》一书中,把这种没有忏悔的“与时俱进”,写得淋漓尽致。但是玩笑一普及,就变成了严肃。正如谎言一普及,就变成了真理。若要与之周旋,正好陪着玩儿。你说我“实际上是个弱者”,没错。否则,哪会一辈子被群狗追咬,连躲在深草丛中静静地舐一舐自己的伤口都没有可能?十几年亡命天涯,还要被追着抹黑,拉着垫脚,以衬托别人的高大?哪会被迫辩诬,别无选择,只能把本可以用来叩问存在寻找意义关注身外事物的有限能量,虚耗在渺小个人卑微琐碎的自卫斗争之中,显得时间和精力都毫无价值?

这玩儿对于你,是有趣和有利的。对于我,纯属生命的贬值。迫使我陪你来玩,这本身就是你的一个胜利。但这胜利,未必是强者的证明。强者之强,首在独立。否则没有自我,存在就是虚无。虚无之胜,也是虚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腐皮之上,毛何持而强?一个人的历史是自己创造的,一个人的价值也是自己创造的,此外持什么都是空的,何况腐皮?何况抹黑别人抬高自己的游戏?

Advertisements

2010年11月7日 -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个人, 中国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