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新加坡偏见(一)

今天开始写新加坡偏见系列,我写的是我的偏见,这是第一篇。

今天是印度屠妖节,新加坡公共假期。如果想外出旅游的,公共假期可以帮我们省一天带薪假。不过如果不想出去的呢,这公共假期实在是个鸡肋。图书馆不开门,游泳池不开门,几乎所有官方机构都不开门。原本打算去小印度的,各种原因下来,竟然一点想去的感觉都没有。能做点什么?要不逛街,要不就像我一样,宅!

在家吃中饭,桌上一份早报。报上以社论名义写的一篇文章:《公共议论应避免以偏概全》。我不清楚早报的社论是一向不署名的还是这篇比较特殊而例外,反正没署名。我无所谓,因为我一看题目我就乐了,你看,这跟我的标题冲突太严重了,千万别把我的文字列入公共议论里面去,改成个人的抱怨之类的比较好,要不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当然,文章中可没提什么是所谓“公共议论”,既然没提,该怎么界定,由谁来衡量?若按照文章中的两个例子,林姓大学生的言论和医学院副教授的言论,都可以算公共议论的话,那只要在公共空间提新加坡,就算公共议论了。这定义实在宽泛,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后面的“应避免以偏概全”。人家来参加对话,参加论坛,若不是想知道一些东西,就是打算反馈一些他们个人的困惑和疑难。就算一时得不到解决,起码人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至于这声音是不是所谓“客观”和“全面”,又有什么关系?就像我始终认为我说的话是偏见一样。我并不想以偏概全,但“全”在哪儿啊?

对我来说,“全”在于更多的对话,更自由的媒体环境和公共言论空间。只有经过充分的讨论,才有可能让民众得到“客观”“全面”的看法。否则,个人的看法永远都是偏见。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鼓励民众站出来说出他们的想法,努力去解决他们的问题,而不是得到质疑之后,来一篇写的扭扭捏捏的匿名社论,拿“以偏概全”来堵塞民众的言论之路。

至于文章中提到了“若每一个国民都因为对生活有所不满,而对现状采取消极否定的态度…”云云,这实在是让人沮丧。社论的作者若不是危言耸听,则必然非常不信任新加坡国民。一篇社论写成这样,真难为了“诚实”“理性”“客观”“全面”的作者。

Advertisements

2010年11月5日 - Posted by | Life, singapore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