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意识和自我意识

所有生物都有意识?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否则称不上是生物。不过若谈到自我意识,这我是不相信的,很难想象一只蚂蚁会问“我是谁”这样的问题。据说婴儿要到18个月后,才会慢慢出现和发展这种意识。据说高等的哺乳类,比如类人猿,海豚,甚至猪,甚至狗,都有一定的自我意识。那到底什么是自我意识?或者换句话说,为什么自我意识是如此重要?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或者说不可知论者,我认为一个人只有一生。但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有这种想法呢?当医学足够发达,可以用我的体细胞来克隆另一个“我”的时候,我依旧断定,那个克隆出来的“我”并不是我。我们有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成长环境,各自的想法,或者再加一个,各自的“自我意识”。这个意识不是独立于我的这具肉体之外的,我的肉体的消亡必然伴随着这个意识的消亡。也许人类的科技可以发达到提取人脑,换一幅人造的身体。模拟各种信号来刺激这颗“大脑”,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下去。

这种方式也带来了另一种危险。既然人类可以模拟刺激,让这颗“大脑”仍旧以为“我”还活着,那若我被强行取出大脑,对方给我强加各种各样不堪忍受的折磨,那可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就算每天哄得我的“大脑”舒舒服服,那这还算是一个人的生活吗?如果一个婴儿刚出生或者自我意识还没形成的时候,大脑就被人放进了一个类似的“模拟器”中,那等这颗大脑长大后,这还算是一个人吗?

以此类似的是,当你被不知名的力量投到了一个只有你一个人的陌生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不会饥饿,没有死亡,能感知到世界,却感知不到自己,能做的只有游荡和思考。假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的大脑认为那经历了漫长的时间),你有多大的把握仍旧认为你是一个人?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我撑不了多久。漫无边际的孤独,毫无交流,很快会奔溃,然后自我意识消失。在意识消失之前,我不敢断定,我会不会认为我曾经在那个地球上经历过的岁月是真实存在过的,抑或只是一场幻觉,有“人”强加的刺激。

但我可以想到,若在这个世界里面,加入另外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生物,这个孤寂的世界立即会变得很有活力。但这也可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在一个非常有限的世界里,这种活力很快会消失殆尽,两颗头脑跟一颗没多大区别,很快就会同质化。从这种角度来说,差别越大的两颗头脑,更有可能给生活带来刺激。越是同质化的社会,越是没有活力。当更多的头脑加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复杂性越来越高,刺激越来越多,就越难走向同质,越难走入消亡。如果头脑足够多,还伴随着死亡的话,这活脱脱就是另外一个人类世界。如果不是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存在,宇宙有天体相撞的危险,以及资源枯竭的忧虑,我对人类的长期存在是有信心的。

不过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的意识正在走向同质化,一个同质化的社会必然会越来越缺少活力,虽然还远未到危险的地步。难不成说,人类社会最大的发展来自于激烈的冲突,而冲突过后则必然带来同质化,然后带来活力的衰退?这真是一个令我自己也感到惊讶和害怕的推论。

我是无法想象人类能够造出一台“类人”的电脑,能够思考,也就是说有“算法”之外的一些东西,我们通常叫做“灵感”,“自由意志”诸如此类的东西。就算人类成功造出了一台这样的机器,并且这台机器能够不断学习,并有自我身份认同,“它”也很难跟人类完全一样。人类经过这么多年的进化,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有着现在这样的基因,从而带来各种各样的潜意识的欲望、喜好和毛病。很多都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可以称之为本能的东西,而这些几乎是不可能以一种方式“注入”到这样的一台机器里去的。假如我们真的强大到能够做到这一步,那我们人类本身也处在一种极度危险之中。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所谓自我意识,自由意志等等都将成为人类可以控制的工具,但还有什么“自我意识”“自由意志”可言?

Advertisements

2010年10月25日 - Posted by | Life, 无法归类,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