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刘夙与李华芳的所谓争论

本人订阅《读品》,但其实挺少看读品上的文章,大部分都不合我的胃口,每次只拣我也许感兴趣的文章读,多半也读不完。我也订阅刘夙的博客和李华芳的博客,虽然不认识,但也算有所了解。这两天刘夙发了一篇很没礼貌的文章,而李华芳做了回复。此文就是因为这事,我想说几句话。当然我自我标榜是自由主义者,并没有什么中立的立场。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一部分, 即“一 和“读品帮”开战是迟早的事”

1. 我个人建议是,应该避免与刘夙辩论。通篇都是冷嘲热讽和教训的口吻,也不知道是老师还是父母没教好,很没礼貌。刘夙还喜欢给人贴上诸如“小资”“自由主义”之类的标签。然后一棍子扫一片,这样的话语,在刘夙的文章里比比皆是,无需多谈。我想很多时候他想说话,但也许出于傲慢,他根本做不到有的放矢,只能学老毛的做法,先树一个想当然的对手,然后一阵猛批。整段文章东拉西扯,根本没有主题,倒像是有仇恨。

2. 自由主义者不需要有强大的科学背景。个人从各自的学习和经历中选择符合自己想法的流派,无需强加到他人头上。这正是自由主义的出发点。就算没看过哈耶克,也可以说自己是自由主义者,这本身就没问题。可怜刘夙非要要求所有自由主义者都要通读自由主义的作品以及强大的科学背景,这本身就是无理取闹的。

3. 读品作为一份非赢利的小众杂志,刘夙竟然用“洗脑”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可见他的话基本上就是脱口而出,根本谈不上深思熟虑的。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二部分,即“二 哈耶克的屁股擦不得”

我对哈耶克的作品读的有限,没有读过他提到的《自由秩序原理》一书。所谈及的话题不便深入。不过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一方面刘夙批评李华芳“对进化论的理解不过是二手、三手或更多手的。” 另一方面,刘夙却一再引用他人的二手资料来为自己的批评辩护。至于在评价哈耶克时用的种种脏词,根本就不该是一个自我标榜学术的人该用的。当然,这点小恶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刘夙甚至声明“因此,完整的科学体系必然是分层次的,对人类社会研究来说,最高层是社会科学,之下是心理学,再下是神经科学和生物学。”框架有了,细节却完全没有。连“社会科学”这么一个大而无当的词语放在这里也不做解释,这也未免太缺少细节了吧?李华芳对此另有批评,在此不赘。

当然刘夙在下面又强调了“哪怕人类永远也不能把握人类社会的每个细节,但只要能够把握住人类社会的框架,就不会出大的错误。”进而他以此指责波普和哈耶克的开放社会理论错误。这其实与前面所提到的是一体的。对于刘夙来说,只要有了框架,细节都是不重要的。但我有问题,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什么叫“框架”,什么又叫作“大的错误”?若连这样的细节都没有,你的框架又在哪里?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另一些东西。刘夙在大量的文章中对“进化心理学”推崇备至,不过到现在为止,刘夙竟然没有对这个他如此推崇的学说做一个详细点的阐述。当然也许他一直在尝试,只不过一直没有成功。至于他非要把“进化心理学”应用到人类社会中,并得出“人人生而不平等”这样一个所谓真理的时候,我只能说,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关于刘夙文章的第三部分,即“三 用拼尸式的文章替哈耶克辩护是否是帮倒忙?”

连题目都如此不堪,当然五个题目没一个像样的。懒得写了,就到这里了。

 

2010年10月22日更新:今天顺着刘夙新文章上的链接,找到了一份三月份他所发的一份书单。我看过其中的三本,都是非常好的书。既然如此,其他的书也有必要找来看看。这个要多谢他。

Advertisements

2010年10月22日 - Posted by | Books, 政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