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宽容

宽容,这真是一种让人向往,而现实中稀缺的东西。房龙写了一本书叫《宽容》,并在书中,引用《大英百科全书》给宽容下了一个定义:

准许他人有判断和行动的自由,心平气和、不执偏见地容忍有别与自己或传统的观点。


在这场“河蟹”与“草泥马”的战争中,重申一下这样的“宽容”无异于与河蟹谋钳子。波普尔大大告诫我们,“人孰无过,我们一直在犯错误。因此让我们互相谅解对方的愚行。”不过大大接着又告诫我们,

宽容,但不是对不容异说、暴力和残酷的宽容。


随着会翻墙“草泥马”的增加,河蟹们早晚会被摘了大大小小的钳子,踉跄地走路。我在豆瓣上找到这本书在中文世界里的十几个版本,可见“宽容”在中国的稀缺。我曾经看过的是这个版本。我几乎已经忘光了书中所写。重新翻出来,看了一下目录,才回想起一些东西。这是本“宽容”在西方的历史,禁锢与宽容之间的战争的历史。不过套用前沿里的一段话:

这本宽容的历史确切地说应该叫“不宽容的历史”,房龙在书中认为:“恐惧是所有不宽容的起源。”

诚哉斯言,宽容如此难得,恐惧才是罪魁祸首。能让我们恐惧的东西是如此之多,又有几人可以逃离恐惧,甚至面对恐惧呢?罗斯福老大曾经说过,有四种基本的自由不容剥夺,“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等到哪一天我们有了“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才能来谈谈对于河蟹们的宽容!

Advertisements

2009年02月23日 - Posted by | Life

一条评论 »

  1. 条评论 由 ke | 2009年02月24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