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Paul and Chris

整整忙了一个星期,围着机器和客户转。所幸机器运行得不错,至少比我预料的要好的多。频繁接触的几个人,包括客户和我们在欧洲的代理,都是讲道理的人。奥地利真是个好地方。

先说说我们的代理。有两个人,一个叫Paul,高高大大的荷兰人,挺着大肚子。另外一个叫Chris,瘦瘦的,也是一个荷兰人。

Paul我们在新加坡见过,喜欢喝啤酒,喜欢抽烟。很坦率的人,话有些粗。虽然对我们的系统了解不多——这不是他的错——但很擅长与客户打交道。很有意思的是,他对新加坡的态度。新加坡啤酒极贵,香烟也非常贵,让他非常讨厌。当他进入新加坡时,他为他从荷兰买的20新币左右的烟草交了50多新币的税,让他一直心疼不已。更让他头痛的是啤酒。新加坡天气热,老是出汗,特别像他这样的大胖子。对他来说,傍晚的时候喝啤酒正是最好的选择。无奈吃个饭10新币就够了,喝瓶酒就要6新币左右。若坐上一个晚上,不定要花多少钱在啤酒上。 不过就算如此,他对新加坡还挺有好感。比如说安全,干净等等。也对新加坡的一些做法感到奇怪。比如像他这样抽烟的人,必须站在烟灰缸或者垃圾桶旁边抽烟,因为烟灰也不允许掉落在地上。还有在地铁站里,地铁老是警告大家注意是否有可疑人物或者物品,但所有人都无动于衷,根本不管广播里在说什么。地铁里的人们也从不互相打招呼,压根儿没有这种想法。说起这些的时候,Chris总是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似乎Paul讲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故事。

Paul抽的烟很奇怪。他买的烟是散装的烟丝,随那包烟丝一起的还有50张小纸片,用来包烟丝的。在这里,室内的几乎所有地方都是不能吸烟的。所以每次我们准备要出门的时候,Paul就会开始包他的香烟。一支烟不到半分钟就会包完,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可以开始抽了。他讲得最多的就是,life is a shit 偶尔还会加上一句限定,most of the time 不过在一起几天之后,也许机器运行顺利,他偶尔也会说一句,life is good, sometimes

Chris 是一个不太一样的荷兰人。他不抽烟,喝酒也不喝啤酒,喜欢喝点wine。是个每天晚上要给家里打电话的好丈夫和好爸爸。一点也不像Paul,在提起子女的时候,总是一脸仇恨样。Chris说话温文尔雅,从来不说脏话。我做的不好,他会善意提醒;我做的好,他会夸奖。让他最讨厌的是,我打哈欠。我在新加坡和中国,打哈欠从来就是张嘴就来。每次这样他就拿手指对着我,我就不得不拿手遮掩一下。

不过他们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比如说都讨厌法国人,意大利人他们也不太喜欢,据说因为他们都不说英语。当然,他们两人都是非常坦率和认真的。还有,他们都同意瑞典的女孩子很漂亮,是他们所知道的最漂亮的。用Paul的话说就是, not a single shit。星期四飞瑞典斯德哥尔摩,自己去验证一下。高小白帮我找了很便宜的从法兰克福到斯德哥尔摩的机票。所有费用包括行李和机场税,来回才70欧,确实便宜。

昨天我们分手作别,感慨也许以后再也不能见面了。不过联系肯定会有的,因为这台机器。以后提到两人中的某一个的时候,我大概也会想Chris一样,说一句,he is a nice guy

Advertisements

2009年02月8日 - Posted by | Travel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