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哀莫大于心死

“哀莫——大于——心死!” 正在看小说的小木,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是解脱了一样。

旁边的小环听了个真切,不过有些疑惑。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哀莫——大于——心死啊!”

“哈哈…”小环这次总算听清楚了,开心的大笑起来。

小木默念了几遍这句话,连南方人常犯的卷舌音后鼻音的毛病也考虑了一下 ,确信没有什么问题。大惑不解,从学过这个句子开始,他一直是这么读的。

小环叹了一口气,这个小木,很多问题谈起来头头是道,写起文章来也差强人意,不过古文的基础知识不是一般的差,老闹笑话。这次的这个断句错误,多半是当年读书的时候,囫囵吞枣的缘故。当年一错,现在顺口就错,从不考虑。否则凭小木现在的水平,也不难发现自己错在哪里。

“哀——莫大于——心死。” 小环纠正道。

才默念了两遍,小木就发现自己确实错了,还错的这么离谱。

“这意思没弄错就可以了。”明显是讨饶的语气。

小环知道这是小木嘴硬,也不去理他。只是突然有什么触动了一下心思。小环默念了两下这个句子,才悠悠了说了一句: “你大概深有同感吧!”

小木没有说话,心里却似翻江倒海,不能平静。刚才喊出这句话,不过是小说里提到了,而自己觉得深有同感,却没有深思。

这一年多来,自己心头,常常响起的几个字倒不是上面那句话,而是“心丧若死”,不过意思却差不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也不知道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当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心丧若死”了,对什么都这样。哪怕对小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明显有些冷淡。其实以两人的关系,多亲密都不过分。

但是为什么呢?背痛?背痛不是好了很多了吗,特别是最近一年多,影响已经不大。痛得打滚的时候,尚且还有股子拼劲,反而快好了,才心丧若死?这样的解释,小木是无论如何不能够接受的。自己都无法接受,遑论说服他人。

其实他隐隐的知道,原因并不是那么简单,却也不是特别复杂,无非是信任、不甘、委屈和懊悔。只是一直不肯去想,有空就埋首于游戏、小说和无休无止的辩论之中。被小环这么一提起,一腔往事涌上心头,冲得喉咙阵阵发酸。幸亏背对着小环,才没让她看到自己的眼睛:多半是有些红了。

小环见小木久久没有说话,却也没有什么动作,知道被自己一句话勾起了回忆。 小环不敢说话,心却是很疼,一想到自己的为难,委屈就汹涌而至,眼泪不停的往下掉。一会儿,就不能自己,抽噎起来。

小木静静的听着,只觉得五味杂陈, 分不清是什么滋味。有心想去劝劝小环,却一直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听着。

良久。

“对不起。”小环轻轻的说了一句。

“又不是你的错。”小环的道歉,让小木更羞愧。

“其实,”小环小心的斟酌这词语,“你顶多也就是心灰意冷罢了。若说心死的话,我是不信的!”

小木刚想说话,小环却又开口了。

“若真心死,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若真心死,你还会去参加那些辩论?若真心死,像你这么懒的人,还会去翻那些枯燥的哲学书?”

听到这最后一句,小木也不禁莞尔,轻松了许多。站起身来,坐到小环身边,拉着她的手,轻轻地道:“若真心死,一年前我也不会追求你。”

Advertisements

2007年10月1日 - Posted by | 欣慰, 个人

一条评论 »

  1. 原来你在这儿呐

    条评论 由 成阳 | 2008年04月19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