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后记

首先,我要道歉,那就是我的情绪化。在看了两篇ΚΕΦΙ的文章之后,我极度反感他的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态度。以致于我在回帖文章中,花了大量的篇幅来批评他的态度。批评别人的态度,正常情况下是不应该发生的,我也知道这点肯定会被人诟病,不过说我批评别人态度的人,怎么不回去看看ΚΕΦΙ里教训别人态度的姿态?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把关于态度这点明明白白摆到台面上来了?

其次, 我还要道歉。对于global warming的问题,我的认识是不够清晰的,哪怕到现在为止。我写上一篇文章,关于ΚΕΦΙ《重复澄清》以及他的态度,主要是因为我被ΚΕΦΙ的态度所激怒。怎么说呢,我是无法冷静地阅读他的回复,现在去看依旧无法冷静。他的文章中充斥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牛博网上的一些读者可以忍受这种说教式的讨论,我表示悲哀。老罗把这篇文章推荐了,我只好哭一下。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牛博网上以这种态度说教的人还不少,还包括老罗。只是我之前并没有认识到,或者说我默认这种态度有时候是必要的。现在我发现,这种态度已经让牛博成了所谓“牛人们”的个人秀场所,除了胡缠,太簇等很有限的几位博客以外,无法形成一丁点讨论的味道。不信的可以去看看牛博网的回复,不管是博客中的还是论坛中的,几乎都毫无营养。老罗强烈谴责那些坐沙发的人,但也是以高高在上的态度谴责的。

我重新回想起了新人对我说的话,网上辩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跟他们所讨论的不是一样东西。除了浪费时间以外,毫无用处。我当然知道很多论坛确实是这样,但我曾经以为,牛博网不是这样的。

小白和我,是带点理想色彩的年轻人,试图在中文网上,对global warming 和 DDT 进行那么一点理性色彩的讨论。结果我们发现我们失败了,而且败得那么惨,小白的最新博客见这里:《关于这场辩论》。我不得不承认,是我高估了罗永浩和牛博网,当然还有一个方舟子。

现在我要好好考虑一下,为什么我会对方舟子、罗永浩这么信任。这当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有大把的原因。方舟子打假的贡献怎么说也不过分,罗永浩创办牛博网,网罗了一批牛人,可以让我这样的人,看到很多牛人的牛文,也是一件功劳很大的事情。至少我是很感激的。

不过就像昨天晚上新人、小白和我讨论,谈到方舟子的时候,新人说,方舟子的昨天跟今天是一样的,没有进步。而小白反应说,他其实在退步,因为他的专 业知识忘记得差不多了,连silent spring这样明显的夸大和不实都看不出来。小白说她对方舟子非常失望,我也对他很失望。不过我总存着一点心思认为,方舟子也仅仅是被欺骗的,我相信他会改正他在这点上的错误的。

关于方舟子,另外推荐一篇文章,是安替写的,方舟子,一个根本无法成为朋友的同道中人,他是以一个基督徒身份写的,不过事不同理同。安替在这里为我们展现了宽容的意义与难得。

对于老罗,建议一下,老罗应该好好学习醉钢琴的两篇文章:敌人的权利给老罗的情书。醉钢琴的文字我非常喜欢,一如既往,就算新人不这么认为我也喜欢。

好了,就这样了。

 

Advertisements

2007年03月10日 Posted by | News and politics | 17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