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理想主义及其他

今天与新人因为太空堡垒中国联盟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帖子也许要在注册登陆后才可以看到),引发了一次争议,是关于理想主义的。

我门在谈到这个论坛上的人的时候,同意这个论坛上的成员,在整个网上水平比较高的。我就插了一句,说这是因为这个论坛上的人既然关注太空堡垒这样的动画片,很多人总还“残存”着一些理想主义。“残存”这个词,其实来自于罗永浩的主页,老罗动画工作室要招募员工,其中一个条件是:“希望你是一个保持或至少残存了一些理想主义精神的年轻人。”我这么说得言下之意跟老罗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承认中国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

不过,新人显然又一次发怒了。我上次也这么说过,她也发怒了,但我并没有追问。不过这次,她说,“残存”这样的词是对“理想主义”的侮辱,说残缺还差不多。 我不明白,所以我们讨论了一下,其实是她说我听,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她就谈到了“复合式理想主义”,谈到了顾准的《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提到了雪莱,顾诚,海子等等。还谈了波普尔,新人说,波普尔其实就是这种“复合式理想主义”的典范(大概)。我想了好一会儿,才跟她说,我所提到的理想主义,是指纯粹的理想主义。说“残存”是因为人天生就该有理想主义色彩,后来慢慢的丢失了。当然,我自己就可以说是一个“复合式理想主义”,因为我的价值观是在痛苦中,从我看到的各种各样的事例,评论,文章里总结出来的,当然最后的完成是在最近看了一些大牛的作品之后。 在痛苦中,继续挣扎,继续保持强烈好奇心的,总该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我也一直认为我带着相当的理想主义色彩;而后面的总结则是顺理成章的经验主义的结果。当然,我还会继续增加自己的知识,扩大自己的视野,让这种经验主义更完善一些。顾准说,“一切判断都得自归纳,归纳所得结论都是相对的”,正是符合我所得到的结论。当然,关于我自己的那点东西我没有说出来。

结果,新人马上就问,人天生有理想主义吗?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我一向认为,刚刚出生的人,确切地说是刚刚受精的受精卵,除了遗传信息,是一张白纸, 无分善恶,没有思想,没有自我意识。那这个理想主义又是哪里来的?罗永浩与我在这里又犯了什么错误?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我们开始认真思考价值观之前,我们就被灌输了共产主义理想,就算对此有所怀疑,也没有人怀疑我们的生活和社会会越变越好。这就是朴素的理想主义。所以罗永浩没有犯错误,我犯了一个错误,理想主义并不是天生的。但这并不能妨碍我用“残存”这个词。

再说一点,中国在文革结束以后,对共产主义的幻想在大众中破灭,民主意识又没有觉醒。犬儒主义盛行。偶尔能够跳出来,带点理想主义色彩的,也往往会回到犬儒主义,或者蜕化成了虚无主义。 带有“残缺“的理想主义的人总是很少。

Advertisements

2007年02月27日 - Posted by | 政治, 民主, 个人, 中国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