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我们被骗了多少-无法无天的自由

毛泽东在“著名”的反对自由主义一文中,对自由主义的种种表现,作了一些批判。我要承认的是,毛泽东在文章中提到的种种现象,确实是对当时中国的“革命”有阻碍。但是这些现象是不是因为“自由主义”而产生的呢?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仔细的看了一下毛泽东提出的自由主义者的十一种表现,除了零星的几个短句还能跟自由主义扯上关系以外,没有任何一条跟我们一般意义上的自由主义有关联。我由此可以断定,毛泽东根本不理解自由主义的含义,或者他自己杜撰了一种“自由主义”用来批判。

当然,要把自由主义这个复杂的概念说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由主义的历史请参看维基百科上的条目:自由主义。自由主义的含义在启蒙时代和当代,在美国,欧洲和中国,都有各自不同的侧重点,甚至可以说,任何两个自由主义者对于自由主义的定义都是不同的。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无论怎样,自由主义者在一些方面是一致的,自由主义有可以称之为内核的东西。

“自由主义流派纷呈,适时多变(象任何主义一样),它毕竟或多或少会有一内核,这一内核构成其“家族成员”的相似之处,否则它们就不会共有一个名词。这一内核与对专制主义的批判密切相关。自由主义的本质是对专制主义、专断权力,不宽容、压制、迫害的道德批判,其根据是一种价值多元主义(pluralism)的立场,其主张是一种个体自治(autonomy)或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的实践,其保障是以思想自由和言论权利为核心的个人基本权利 (rights)的实施。因此,我们看到,自由主义的内核起码包括多元主义、个人主义、基本权利这三项原则。根据对这三项基本原则的态度,我们可以判定某种思想、理论或实践是否属于自由主义,是否否定了自由主义。”(《自由主义的道德处境》

当然,自由主义的自由不是绝对的自由。在拥有上述内核的基础上,自由主义的自由是有限制的自由。

“在自由主义的全盛时期,自由的概念拥有一个相当明确的含义:它在根本上意味着自由的人不必忍受专横的压迫。但对于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来说,保护他免受这种压迫需要一种对所有人的限制,剥夺他们压迫别人的可能性。”(《哈耶克:自由主义》

那如何来“剥夺他们压迫别人的可能性”呢?那就需要法律。

“自由主义的自由概念则必然是一种法律下的自由,它为保证所有人的同等自由而限制每个人的自由。它并不意味着有时人们所描述的那种单独个体的“天赋自由”,而是一种社会中可能的自由,而且受到那些对于保护他人的自由至为重要的规则的限制。”(哈耶克:自由主义》)

“在‘如何由自己’这一点上,自由主义的态度是:既伸张‘自’,又限制‘由’。就前者言,密尔说:‘在每人只涉及自己的事情中,他的个人自动性就有权要求得到自由运用。’于后者,密尔则说:‘个人的自由必须限制在这样一个界限上,就是必须不使自己成为他人的妨碍。’可见,自由主义的自由,无论密尔,还是霍布豪斯,都是既自由,又不自由 ;既力主由自己,又对其加以限制。限制的度,在于你是否触犯别人。比如,你当然有挥动手 臂的自由,但须止于他人鼻梁之前。否则,你触犯别人的自由,即他的鼻梁免于受侵害的自由 ,他则以等利害交换的方式也触犯你的自由,其结果,双方都将失却自由。可见自由所以自由 ,乃限制使然。这个限制,由谁保证?法律。于是,法律在自由主义的思想体系中登堂入室,并成为维系自由的最后保证。这就是霍布豪斯为什么开篇谈自由,却绕开自由是什么,反而从限制谈起,并一直延伸到法律。最后他仍以法律作结,说:‘法律使个人解除了对恣意侵犯或 压迫的恐惧,而这确实是整个社会能够获得自由的唯一方法和唯一意义。’就法律对于自由的‘唯一方法’和‘唯一意义’而言,可以把这种带有法的性质的自由主义,称之为‘法治自由主义’。”(《中国自由主义的“胡冠鲁戴”》)

法律的普及以及落实,是自由主义成长的良好土壤。不过,我们发现,就算是现存的法律,尤其是东亚以及穆斯林国家的法律,很多内容就与自由主义的内核相冲突。不仅仅如此,在这些国家里面,人治的色彩浓厚,法律甚至宪法有被束之高阁的情况出现。所以自由主义者在这些国家,还有更多的任务:在倡议普法的基础上,还要倡议修改与自由主义内核相冲突的法律。

“自由主义的原则要求,社会生活所必要的对每个人自由的种种限制应当减少到最低限度,并应尽可能做到均等(康德语)。”(《自由主义的原则》)

但很显然,我们的国家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或者说还离得相当远。游行集会,组党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等都没有落实,户口制度,暂住证等歧视性的制度依然存在,自由主义者依旧任重而道远。

当然,我并不是说自由主义不可批判,自由主义没有缺点。不是的!自由主义有很多缺点,也是可以批判的。可以这么说,自由主义者欢迎来自其他立场的人讨论这些问题。《自由主义的道德处境》这文章,就对自由主义的缺点以及困境阐述得很清楚。但若对自由主义的基本立场和内核不了解,而加入对自由主义者的批判,让人觉得隔靴搔痒还是小事,像毛泽东这样,不知道自己在批判什么才是更可怕的。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把我原来写的一篇文章搬了过来。另外,若对这个问题有兴趣,还可以参看我的博客右边的一些链接。

Advertisements

2007年02月23日 - Posted by | 自由, 政治, 个人, 中国

2条评论 »

  1. 取下了。

    条评论 由 木鱼桥 | 2007年02月27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