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日记

 

我所提及的日记,未必是每日都记的。 只是借用了日记之名,确切的说,应该是只写给自己看的个人记录,什么形式都可以。

关于这件事,当年初中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大糗事。那个时候要写周记。我在初中的时候啥也不懂,每天除了上课下课,回家抓青蛙喂鸭子以外,没什么可以写的。那天抓耳挠腮地在空空如也的周记本上挣扎了好长时间,终于明白自己什么也写不出来,于是向朋友诉苦。朋友是一个转学而来的复读生,也许是经验丰富,张口就说,不就是写不出来吗,那就老实点,写上“无话可说”就行了。当年的我也傻,真写了四个字“无话可说”就交上去了。

别人这么写也许没什么大问题,最多班会上批评一下就过去了;但我不同。班主任是我亲戚,按辈份,我管她叫姨的(虽然到现在为止,我都称呼她老师)。于是一个星期后,我的父母,舅舅舅妈姨父姨母就都知道这件事了。一直以来,在他们的印象里,我是三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兄弟里面,最懒的一个。于是我又一次被冠上了懒这么个称号,直到很久以后,这件事还常常被人揪出来,证明我确实很懒。 当然,我懒,而且我一直没有否认过。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经常说我懒,才让我变得越来越懒了,还是我确实是越来越懒,他们才经常说我懒。这个因果关系,我一直没有搞明白过,这一辈子也未必能够搞明白。

据说我在高中里写过诗。说实话对于这种指控我是不承认的。没有其他原因,只是我对现在还活着的所谓诗人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所以我对从我出生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出现的所有中文诗也缺乏信任。当然也可能是我看不懂或者没见过牛诗人,若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前些日子还用一个写诗软件,拼凑出了一首小诗《维纳斯》,作为对某一些诗人的嘲讽。

维纳斯
你把我戏弄着吧
我要挽着你

昏迷吧
留在我身边吧
我不想祈求

我是你的骑士

在那小屋旁
你离去了
我沉默着
只有荒山在长叹

当然这个做法既没有什么用,手法也比较龌龊,在这里检讨一下。

然后来了新加坡。刚开始两年什么也不写。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只好开始写。那时候,当我主动写一些东西的时候,肯定是我很痛苦的时候,至于哪里痛哪里苦只有自己知道,写下来也只给自己看。后来也发了一两个我认为比较客观的发给了我的朋友们。当时是被动的。电脑也辗转换了几个,那些写下来的东西,除了一小部分不知道什么原因,文件变成了zero byte以外,多数倒都还在。

后来开始写博客,其实是前面写的东西的翻版。 只不过有些不太好意思公开的内容就不写了罢了。断断续续,写到现在,地址换了三个了,还在写。在可预见的将来也应该不会停吧。没什么人来骂,也没什么人来夸。文章写得太私人,文字也烂。有时候为了表达一个在我看来很简单的意思,一写才发现很难写。没有把前因后果写明白,别人无法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写。那也没办法,也得继续写啊。写多了,慢慢就顺一些了。

现在每天都有很多想法,有时候仅仅是一句话、一个意思。没有写下来的话,后来都忘记了,只有极少数写到博客上来了。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可以骄傲的是,只要可以写进私人日记里的东西,没有什么是不能写出来的放到博客上的。当然我不可能把我的一些阴暗面放到日记里去,有些对我来说没有意义,自己知道就好了。除了很多年以后,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博客,不知道会发出什么样的评价。

Advertisements

2007年02月12日 - Posted by |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