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幼功

这是这两天才碰上的一个词(春宫遥遥)。今天刚刚被讥笑“幼功不佳”,要读《放牛班的春天》这本书。当然,我被要求读的书有很多,很多属于扫盲一类的书都没有读过,这只是其中一本。这一点被新人和小白嘲笑过很多次了,我唯有默默承认。中学时代有大把时间,又非常想看书而没有什么书可以看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是什么都想做,结果什么都做不好。不提这些!

那些大牛们的事迹看得越多,“幼功”的不足就越明显。罗素鸟人从小就被关在书房中长大的,家人和家庭教师都是极其博学的;波普尔的母亲一家全都是音乐家;西方近代的大牛,很多都是贵族出身的,要不就是从贵族里面反叛出来的。他们的知识既是自己追求得来的,也是用钱堆出来的。当然,你要有钱(有钱的父母也行),也要懂得拿钱去买好的书,然后把大量时间堆进去。

歌德在《歌德谈话录》里说:“一个人要认清这一切,首先要到了相当的年纪才行,其次是要有足够的钱为经验付出代价。我为我的每一个警句就要花去一袋钱。我花去了五十万私财,才换得现在我所有的这一点知识。我花去的不只是我父亲的全部财产,还有我的薪俸以及五十多年的大量稿费版税收入。此外和我关系密切的公侯贵人们为我所参加的一些大事业也花去了一百五十万,他们的措施及其成功和失败之中都有我的一份。”

这件事小白也深有体会。她小时候买书,都是她喜欢什么买什么,一直到现在。这当然很好,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受她知识面所限,只能买眼前可以看到和看懂的。于是本该早早就知道的一些人物,到现在才知道。而现在,则没有时间用来读书。不过我还是很为她感到庆幸,她有很好的父母。以前很穷的时候,也给小白买很多书;而现在只要她想买的书,他们从来都不问为什么要买。

扯远了。幼功不足,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看来是很普遍的事。连新人也承认“其实我‘幼功’也不算很好。”我见过的其他人,再也没有比她看过的书更多的人了。

不过,现在主要的问题多半不是缺钱,而在是否愿意看书,是否愿意把时间花到看书上面去。中国的书价不高,一本书也就二、三十人民币,而很多资料,甚至是书互联网上都有,包括很多大牛们的著作。当然,我认为越是大牛的书,越不能在电脑屏幕前面看。互联网的好处是,你想查的资料一般总是有的,方便快捷。但你若是想好好研究一个问题,还是回到纸面上来的好。就像小白看波普尔《通过知识获得解放》这本书。结果小白花了一天时间才看了一篇,还不太看得懂。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大牛的著作是很难懂的,要静下心来慢慢看的。不过小白读的这一章是一篇演讲稿《知识与对现实的塑造》。于是小白感慨,波普尔在演讲的时候有人能听懂吗?

 

 

 关于问题:很多问题别人已经论述过了,很多问题是伪问题,而另外的一些,则是俗人想出来打发时间的,一旦时间被打发了,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了。你要能提出一个称得上是问题的问题,你就可以算大师了。

Advertisements

2007年02月2日 - Posted by |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