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退休以后的日子

“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野营了。” 说话的是老崔,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从来都是冲劲十足的, 这句话说得一点激情都没有。

不过没有人嘲笑他, 我们大家都一样。

“是啊, 这才走了两天, 腿就跟断了一样。” 李猴子接口。 这家伙从认识到现在就没胖过, 整一个孙猴子转世。 当年一天到晚赔人家吃饭喝酒, 真正做到了“酒肉穿肠过”。

… …

下午3点, 我们这群老家伙就都累得不行了, 在路边找了一块小平地, 气喘吁吁地搭了一个多小时的帐篷, 分头找了点柴火, 才在酒精的帮助下, 点了一堆火, 边煮东西边聊天。

“我们一起野营多久了?” 问话的是小牛, 做甚么都是一把好手, 就是工作的时候赚钱少点。

“牦牛提出野营那时, 我记得很清楚, 62岁。 今年81了, 第20年了。”

“好久了啊, 可惜牦牛走得早。 就我们几个的身子骨, 看来还有一些年可以熬呢。”

“还不是多亏了牦牛”。

“是啊… …”。

我不禁回忆起那段日子, 刚刚退休的日子。 每天大清早起来, 吃过早饭, 第一件事就是往车库跑。 开始的日子, 老伴还跑出来喊我一下:“老头, 上哪儿去啊?” 我就愣一下, 回头慢慢跺到沙发上, 一屁股坐下来就是半天。 后来, 老伴就不管我了。 我要一直等到坐到车里, 想想今天应该先去公司还是先去见客户, 才想起来退休了。 再以后, 慢慢得习惯了这种日子, 经常感觉自己很老了。 每天无所事事, 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 懒懒散散 , 没点生气。 跟那帮老家伙们聊天, 也一个个失了魂似的, 最好的日子也就是去运动运动, 养养花遛遛狗。 直到那一天, 我在上网的时候碰到了好多年都没有遇到的牦牛。

牦牛一直是我们之中的异类。 大学那段时候经常在一起, 以后就很少见到他了。 在网上看到他的时候, 他即使人在南极我们也不会觉得意外。 每一次他总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不知道在做些甚么。当然他也偶尔会回来跟我们团聚一下, 但很少跟我们说他的事情。 不过后来我跟牦牛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总不肯承认他没告诉我们他在干什么。 他说:“我一直在追求。 而且只要有机会, 我也一直在劝你们去追求。” 对于这话, 我们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我们大家都在追求, 只是追求的不太一样罢了, 用不着你来告诉我们。 然后牦牛再一次跟我们失去了联系。

这一次我又问他, 牦牛, 你在哪儿呢?

牦牛说, 在家。

我说, 奇了怪了, 你追求怎样了? 你竟然还有在家的日子。

牦牛说, 还在追求, 忙着写书呢。 我其实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家的。

我感慨了一下, 说, 我们现在这帮老头子们退休了都闲得要死, 你倒自在, 写起书来了。

他突然激动起来, 说, 我有事情给你们做, 你们要不要做!

我毫不犹豫就替所有人答应了下来, “做!”

Advertisements

2006年08月10日 - Posted by | Life

一条评论 »

  1. 是你的小说吗?

    条评论 由 tank | 2006年08月13日 |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