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桥

虚荣

    很多年前, 一个朋友说我有“虚荣”的毛病。 我记得当时我很惊讶,以为是一件相当“不好”的事情, 但是不好在哪里我不知道。 甚至当我自己很认真的思考之后, 我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朋友说我“虚荣”, 其实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想当初可以虚荣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
 
虚荣这个词语解释起来还挺麻烦的。 看来要好好地解释一下这个词语,还不得不“虚荣”一把。 看来打比方比较好。 比如说有人夸奖了你, 你很高兴得受用了, 认为这种夸奖对自己相当合适, “我也认为我是这样的”。 不过事实上你并不是夸奖的内容所说的那么厉害, 那你就是虚荣了。 当然, 我们也不要把事情一概而论。 这个社会, 夸奖别人已经很少了, 所以带点夸张的夸奖, 就只好到处都是了。 真诚的没有任何故意水分的夸奖那是太少见了。 所以有时候这些类似的虚荣受了也就受了, 自己内心总是快乐的, 也少些麻烦。
 
现在看起来我的朋友是对的, 我是一个非常“爱慕虚荣”的人。 不过我还是经常怀疑, 有些自信是不是属于虚荣的范畴。 而且一天到晚内省自己虚荣, 毕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这比一天到晚虚荣的人还糟糕, 至少后者看起来还自信一些, 干活还有劲一些。 也许, 越不自信的人越需要虚荣来装点。 如果你对自己的所有都没有自信的话, 你就只有依靠虚荣了。 就像这那大韩民国一样, 自信的缺失, 导致了虚荣的滋长。 整个国家整容成风, 连总统都不例外。
 
我见过很少的文章谈到虚荣, 连快餐式的评论都非常少见。 大抵仅仅虚荣的事, 大家都不感兴趣。 就像你在大街上穿个奇装异服, 顶多也就是路人评论一下, 不会有多少人专门写文章论述这个问题的。 毕竟虚荣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个人的事情。 一旦到了关系到很重大利益的时候, 虚荣就会变质, 虚假作弊等等就随之而来, 虚荣就会再一次被人遗忘。
 
前些日子新语丝揭露的“西安翻译学院”及其校长造假的事情, 就是从虚荣到作弊的变质。 这种自我陶醉式的虚荣和被揭发之后的歇斯底里, 虚荣的虚弱可见一斑。
 
我开始同情中国历史上曾经的皇帝们了。 别人对他说话, 总往好里讲; 还没开口说事实, 先是一通马屁。 久而久之, 这种人人都有的虚荣, 在皇帝心中不知道会膨胀多少倍。 也难怪皇帝中浑浑噩噩的比英明神武的要多的多, 实在不是皇帝们的错。
Advertisements

2006年08月7日 - Posted by | 个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